• 九章1:还山被栽赃.萧敏遭猥亵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197字

    第二天晚上,秦环玉骑自行车来了。

    进门就说,“婶,今天我要在你家吃饭。”

    刘静文当然欢迎,“环玉,想吃什么?”

    “我弟吃什么,我就吃什么。”说着进屋了。

    刘还山和刘思宁正写作业。三人见面就像好几年没见似的。抱成一团。

    “三儿,看大姐给你带什么来了。”

    从包里拿出一架上海产的海鸥135DF照相机。

    “这是我送给你的”

    哇,海鸥135DF相机,四百多块啊。

    刘还山只在商店的柜橱里看见过。想破脑袋也没想到,大姐秦环玉送他这么一个宝贝。

    “你不是喜欢照相摄影嘛,这个送给你正好。

    这是妈哄我开心给我买的。我对它没兴趣。”

    一会秦琪也进来了。她开着一辆小货车来的。带着两辆自行车。

    还有一台‘蝴蝶’牌缝纫机,‘熊猫’牌的收音机。

    刘静文忙不迭的只好接着,并安排摆放。

    这还没完。秦琪把手里的一个纸袋,交给刘静文。

    “这些都是昨天一起买的。

    袋子里那块上海牌手表给刘叔。

    那块女士梅花表是刘婶您的。

    哦,这还有一个六管袖珍‘鹦鹉牌’半导体(注1)。”

    别的都收了,也不差这一件了。不过,刘静文还是说:

    “收音机都有了,还买这个干嘛呀?”

    “给刘叔的。开车闷得慌,就听听。

    这是公安部十二局生产的。市场没有。”

    “这得花多少钱呀,真是让你们破费了。”

    刘静文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也有些受之有愧。

    刘还山的爸爸刘宝田开车去靶场试射了几天,

    这不,今儿大半夜才到家,没惊动孩子,打着手电筒,脱巴脱巴就上了炕。

    夫妻情笃,分别几天如隔三年。

    刘宝田还是平时那个猴急的样子,上炕就开火。

    刘静文本想唠唠嗑,在那个……

    无奈,刘宝田这样,只好顺着。

    搂住他的脖子,紧抿双唇不敢出声,担心外面小炕上的姐弟听见动静。

    强忍着一阵阵快感大潮,迷离的在刘宝田耳边细声如蚊:“轻点……哦……”。

    刘宝田三板斧过后,也就收云止雨气喘吁吁了。

    刘静文意犹未尽的清理一阵下身,缱绻在刘宝田的怀里,诉说昨天发生的事情和今晚秦环玉送东西事儿。

    刘宝田心情随着妻子的诉说跌宕起伏。

    最后还好,儿子没在学校门口出什么大事。

    当接过妻子递过来的袖珍六管半导体。打开手电仔细端详,高兴的坐了起来:

    “都没见过这么小巧玲珑的半导体收音机,上衣口袋就可以装下,这下子开车可就不闷了。

    还不羡慕死运输处的那帮小子!最少也得七.八十块吧。”

    “外面没有卖的。这是内部的东西,是什么公安部十二局生产的。好像九十,都有发票的。”……

    “亲戚?还山说是亲戚?扯淡,他知道什么。小孩子胡扯。

    看来是我大哥的朋友或者亲戚。我早就说,我大哥绝对不是一般人。

    这样算计一下,宋厂长她们一下子就个我们花了差不多三千多块啊。

    我的天啊,这么多钱!你十多年的工资啊!

    就是亲戚也不能这么大方啊!!

    我们不能不明白事,更不能不懂事。

    这个星期天,请他们来家吃饭。还有那两个女兵。我们得谢谢人家。”

    夫妻俩轻声的唠着。

    一九六九年三月九日星期天

    上午九点多。

    刘静文“三儿,宋厂长她们这几天都加班,定不准什么时候。

    不过,环玉和萧敏她们几个中午到。

    你去‘圈楼’(注2)在买点新鲜的鱼。

    呶,这是‘鱼票’(注3)这是钱。”

    刘还山骑着崭新的凤凰牌自行车一会就到了红工区最大的副食商店小六路‘圈楼’。

    买鲜鱼的真不少,排了好长的队。

    萧敏昨晚值了一夜班,得知今天刘家请吃饭,就和处长请假半天,借了处里北京吉普接上楚云往红工区来。

    萧敏也算老兵了。

    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父亲就安排十三岁的萧敏到山沟里一个老部下的部队打杂。

    也就是小姑娘跟着女兵屁股后面当跟班。好处是每天都有几个参谋给她上文化课。

    本来就是部队大院长大的。对军人条例门清,很适应。

    地方停课闹革命了,她倒是没耽搁。去年才正式调入军区机要室。

    萧敏对刘还山印象很好,别看他表面上呆呆傻傻的不爱说话。

    他们说起他在学校打架的事来,让萧敏感到:小男子汉,讲义气,有军人那种不畏生死的劲头。

    骨头里更透着一股狠劲。

    但偏偏表面上有些木纳,对一般人懒洋洋的不爱说话。

    听小齐兵说他平时挨欺负受气的事,看着他身上的衣服都是补丁。心里就有些酸楚。

    不过,他和自己的几个姐妹谈古论今的样子,还真是读了不少的书。

    萧敏没接触过底层的工人子弟。

    和刘还山却觉得很近,还挺佩服,小男人!

    车进红工区不久,就看见了小六路‘圈楼’,回头对后座的楚云说:

    “小五,今儿练功又起早了吧。你把军大衣盖上,眯一会。我下去买点东西。”

    后座的楚云曲卷个小身板早就缩在军大衣里,已经做上小女孩彩色的梦了。

    要不怎么说小孩觉大呢。

    孙路岐叼着‘大生产’香烟,在屋里坐着琢磨怎么落实对单位‘革委会’主任马家贵的承诺。

    马家贵看似就一个厂矿‘革委会’主任。但造反起家的他在奉阳市上下有不少的小弟兄。

    就是在市革委会也有几个拜把子的兄弟。这条大腿够粗。

    自己当初就是个后勤水暖工,鞍前马后围着这条大腿转,今天才成为民兵联防队长,才能玩到当初对自己正眼都不瞧的女职工。

    刚才的电话里他感觉到马主任心情不佳。就是因为儿子被打,他回家倒被老婆骂闹了一顿窝囊废。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破点皮儿。

    他自从造反后,连市委都敢冲击,对多大的干部都敢轮皮带,走那都是前呼后拥的,那受过这份窝囊气呢。

    话又说回来了,都是小孩子的事,又是你到人家学校堵门打架,还碰上那么个女土匪。

    不忍也不行啊。

    他知道,马主任不会自降身份和小孩子斗气。

    但他可以效劳。所以,就表忠心的说:

    “主任你放心。这事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有办法。我不能看着我大侄挨欺负。

    咱惹不起那个女土匪,不好在红星机械厂家属区做什么,还不能盯着那几个臭小子啊。”

    打瞌睡就有人送来枕头。

    正想着办法呢,电话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