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章2:还山被栽赃.萧敏遭猥亵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492字

    电话里他派去的一个小喽啰急切切的说:

    “那个冲在第一个打咱厂孩子的小兔崽子,正在‘圈楼’排队买鲜鱼。”

    机会来了!这个小兔崽子最猛,收拾他一顿,肯定能给马主任消气。

    孙路岐脑子里急速转动……他是联防队长,结交了不少混社会的闲散人员、流氓地赖。‘圈楼’也是他联防的范围。

    “胜子他们干什么呢?”

    胜子是个皮子(注1),号称奉阳市四大腕之一。(注2)

    “赶快找到胜子,往那小子兜里放点东西。然后你们把他就扭送派出所,我带联防队在南门口等着。那儿离水产柜台最近。”

    刘还山眼见着快排到自己了。手里捏着‘鱼票’和钱,耐心等待。

    身后走来两个小青年:

    “鲜鱼呀,可惜人太多,算了,现在排也排不上了。”

    感觉他贴了一下自己身体,往自己的衣服口袋里塞了点东西。回头看了看,刚要开口问。

    “卧槽,哥们,是他!他就是偷我钱包的小子。抓住他!”

    俩人像演戏似的,说变脸就变脸。上前就拽住刘还山。

    “我不认识你们,你把什么东西放进我的兜里了?你们干什么?”

    “麻痹的,还和我装。就是你刚才偷了我的钱包。”

    俩人不客气,撕拽着刘还山,拳头也往他身上招呼。

    后面排队的有几个工人和妇女看见这个小青年刚才往刘还山兜里塞进东西。

    还没等反映过来就出现了这一幕。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刚想‘仗义执言’一把,就见四周冲上来十几个小青年,上去不分容说一顿拳打脚踢。

    “这小子是小偷,是‘皮子’!打死个逼养的!”

    刘还山莫名其妙,只是招架,挨了不少揍。

    见他们不依不饶一口咬定自己是小偷,心里知道不对劲。

    边抵挡边开口说:

    “我不认识你们,我也不是小偷,再打,我就还手了!”

    十几个社会地痞还管你这个,打得更猛。

    刘还山荡开打过来的拳头,夺路而出。

    人群里一声惊叫:

    “三儿,快和我跑!”

    只见萧敏手里提着一堆吃物从围观的人群中冲出来,拉着他的手就往外跑。

    萧敏是进‘圈楼’给刘还山和刘思宁买点罐头什么的。没想到就碰上这件事了。

    “麻隔壁地,他还有同伙,连这个小婊子一起揍!”

    有人上来就踹萧敏一脚。萧敏一个趔趄。这个小子伸腿的时候看见是个女生,赶忙收劲,也算是腿下留情了。

    “卧槽你妈!打我就算了,还敢踹我二姐,你妈隔壁地不想活了。”

    刘还山身子一长,抬腿就是一脚,把刚才踹萧敏的短发横眉的青年踢出几米远。高大魁梧的身躯被踹的‘蹬蹬蹬’后退,受不住脚,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刘还山立马间就像换了一个人,梗梗着脖子直接手指着十几个地赖:

    “你们欺负我小,是不是?再敢打我二姐,我要你们的命!

    打架,我不怕你们。来呀!”

    一个大高个子白净清秀的青年,扫了一眼:

    “一起上!就不信撂不倒个小屁孩。”

    众人蜂拥而上。

    “二姐,你快跑!我挡着!”

    萧敏心头一热,危急时刻见情谊,这个小弟弟没看错。

    这是骨子里的男子汉。

    “三儿,二姐今儿就陪着你了,不跑。

    我看他们能怎么地。”

    说着上前要把刘还山拉到身后。

    刘还山可没萧敏心大,一把推她到一旁。

    对手的拳脚也到了。

    身子后仰,单腿横摆,接着就是串高蹦低,双臂挥舞,自由切换,大嘴巴子声噼里啪啦抽。晕了一群人。

    “这小孩一定是练过的。原来是一直让着他们。”

    “就是,这帮小子也不讲究,太不像话了,还打人家姐姐。”

    “你们不知道,刚才排队我在后面,我们几个都看见那个短发横眉的青年把什么东西悄悄的塞进小孩的兜里了。

    然后翻脸就说小孩他偷钱包了。

    这还不明白?明显的有仇啊。”

    “哎卧槽,那不是六路最能打的‘殿武’嘛,怎么一个嘴巴就被人扇趴下了?”

    孙路岐带着民兵在门口等了一会,还不见人,感觉不妙,带头往‘圈楼’里闯。

    他刚才和副队长顾广财说:

    “想不想替你儿子出气?想的话,就把派出所长‘弄明白’(意为搞定),别让他妨碍我审人。”

    顾广财不清楚他要做什么,但也是心领神会的从兜子里拿出几包‘大前门’香烟进了所长办公室。

    孙路岐带人闯进来一看就知道胜子这些人没打过人家。

    卧槽,这个小兔崽子这么厉害!

    胜子见状,马上明白:援军来了。

    “报告民兵同志,我们抓了一个小偷!就是这小子偷了他的钱包,他还想跑。”

    孙路岐此时没在意胜子说什么。从进来的一刹那,眼睛就被萧敏吸引过去了。

    这小仙女,一米六五的个头,体态均匀容貌秀丽,看起来年纪不大,水灵灵的小姑娘,嫩嫩的美少女。

    此时萧敏看见他们进来,星目含怒黛眉紧皱,也不知心里想些什么。

    孙路岐一看,眼前这个小姑娘,比起原来玩过的女职工那是市井俗粉和瑶池仙女的差别。差的不是一步两步。

    色心顿起。

    “都带回公安机关处理!”

    联防队员手提大棒,上前就薅住刘还山往外拽。

    刘还山见是民兵联防队的,也没敢反抗。

    任其推搡扭住。

    孙路岐亲自和几个民兵上前扭住萧敏,混乱中趁机从后面摸了几下萧敏圆翘的臀部,还顺手往萧敏两腿间掏了一把。

    萧敏毕竟是姑娘,满面通红,但也害羞不敢说有人摸她屁股。

    咬碎银牙愤恨的说:

    “放开我!你们是民兵还是流氓?

    我跟你们走好了。

    看一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孙路岐暗想:一会带到派出所看是我谁吃不了,还是你吃不消。心里窃喜。

    他盘算:一会连威胁在恐吓,还怕这个小姑娘不就范?

    这样的美女就是揩揩油也胜似送上门来的老娘们。

    进了派出所,孙路岐就让手下把刘还山和萧敏用麻绳绑上了。

    递个眼色给手下。一个民兵嗫嚅的说:

    “这么多半大小子打一个孩子?”

    孙路岐瞪了他一眼,几个民兵只好推搡着刘还山进了一间屋子。

    接着,又把胜子一帮人带进屋子里。咣当一声关上了门。

    孙路岐迫不及待的把萧敏拽进另一个屋子,看着这美丽的猎物,色心大发精虫上脑。

    关起门给自己倒一杯水,好整以待的准备好好享受眼前这个美丽的姑娘。

    “那个小子偷人钱,被当场指认。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弟弟,他怎么可能偷别人钱包!”

    “钱都搜出来了,好几十块。一个小孩哪来的这么多钱?

    还有全国粮票,旅店住宿牌。一个奉阳的小孩,不是偷来的,是哪儿来的?”

    单纯的萧敏一时语噻,她也想不明白。

    “被人认出来了,你上来就拽他跑,你就是他同伙。说不定你们一起做的案。”

    “你胡说。满嘴胡言。莫名其妙。”

    萧敏一时也想不起来怎么反驳他。

    “你这样的态度,是要被送看守所甚至判刑的。

    不过,要是配合的话,放了你也不是不可以。”

    孙路岐慢慢的享受自己征服眼前这个小仙女的过程。

    看着一个漂亮美丽的姑娘,在自己面前由矜持到崩溃,然后在跪倒自己的脚下哀求,想想都会很爽很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