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章3:还山被栽赃.萧敏遭猥亵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065字

    “我明白了,你们是故意的找茬。

    我不会放过你!”

    看着孙路岐色眯眯的眼睛,萧敏凭着女孩的直觉就感觉到了:今天的事情不会轻易了结。

    三儿,现在指不定遭多大罪呢。心里有点急。

    “我要打电话。”

    “打电话?嘿嘿,还是等我弄清楚情况在说吧。”

    孙路岐看这个姑娘不吃这一套,有些失望,那就霸王硬上弓吧,反正现在派出所都是自己人。

    从椅子上站起来,就上前搜身。

    “那个小偷是你的同伙,是不是你身上也有赃物?”

    嘴上说着,手就往萧敏的身上摸。

    萧敏羞愤的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了。脸上像蒙上了一层红布。

    “臭流氓!你不得好死!”

    孙路岐没理这个,看着满面红晕的姑娘,越发别有情趣。

    美丽的姑娘此时就是自己案板上的肉。还不随自己心情摆布。

    手不停的在萧敏的身上摸索:

    “我知道你们小偷喜欢把东西藏在哪儿。”

    又把兴奋的有点哆嗦的脏手摸向萧敏的衣服里。

    左手伸进萧敏的裤带,右手伸进毛衣……

    萧敏羞愤的脚踢口咬,全不顶事。

    眼见着躲不开一场受辱,甚至更严重。她不敢往下想。大喊:

    “救命呀,耍流氓啦,救命啊!”

    紧要关头,屋门被一脚踹开。

    接着冲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姑娘,短发军装,只是没有领章帽徽,腰扎武装带胸带领袖像章。

    后面跟着一位三十多岁的精干女士和两个干部模样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我在审问小偷的同伙。”

    孙路岐脸上有些尴尬和不自然。话也有些色厉内荏。

    “你们就是这么审问一个姑娘吗?那边的屋子里十几个人殴打一个被绑起来的孩子。

    你们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

    “你是谁?凭什么干涉我们办案?我是这片的民兵联防队队长。”

    以退为进。

    “这位是我们奉阳市革委会财贸组组长陈丽同志。

    今天是到红工区‘圈楼’副食商场检查工作的。”

    三十多岁的女士直接点明了身份。

    “哦,市里领导哇,欢迎欢迎,请喝水。”

    孙路岐心里喊着:倒霉,这个年轻的组长等于文化大革命前的局长。

    可不能怠慢。虽然心里恨陈丽坏了自己的好事。

    但不得不假装热情的笑脸相迎。

    陈丽冲进屋一眼就看见了孙路岐猥亵的动作和萧敏的棉衣凌乱。

    白皙的面孔气恼加上本身就是姑娘的羞涩,涨的红红的。

    径直走到萧敏跟前:

    “我在检查工作,望见水产柜台附近围了一大群人。等我们过去,询问现场群众,方知道个大概。

    放心,我已经让‘圈楼’治安保卫小组的同志留下现场群众了解情况呢,事情真伪马上就会弄清。”

    萧敏从惊慌中静了下来,看见身旁的孙路岐满脸带笑的谄媚,恶心的要吐。

    刚才那一幕让她更是恨从心中起恶从胆边生,杀他心都有。对着陈丽平静的让人胆颤:

    “放开我,我要打电话!”

    陈丽预感这个姑娘来头不简单。绝不会是小偷或者什么同伙。

    事大发了!

    赶忙亲自上前松开捆绑的麻绳。

    萧敏活动一下被绑麻了手臂,抓起桌上的电话拨号:接保卫部!……报给对方自己所在的派出所。

    说完,又给宋青霞家里打个电话,简单说了一下这里的情况。

    转身问陈丽:

    “我弟弟呢?我要见我弟!”

    孙路岐正和陈丽喋喋不休的解释呢。陈丽闻声转头:

    “和我来。”带着萧敏出去了。

    回头嘱咐一起来的那个干练的女子和两个男干部:每个人都写下事情经过,民兵和闹事者分开写。

    马上找到派出所长。

    告诉他们,谁敢说假话作伪证,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那个特殊时期,领导一句话足可以大发你到劳改队里吃窝头。法律基本就是一纸空文。

    孙路岐知道今天倒霉到家了。撞见这么一个女煞星。

    趁屋里没人马上给厂革委会主任马家贵打电话:马主任,事情不好……

    关萧敏的屋子在里面。关刘还山等人的屋子在派出所进门左边的地方。

    所以,陈丽到派出所,先听到了刘还山屋子里的打斗声。

    陈丽、萧敏走到门口,陈丽趴着萧敏的耳旁:

    “你弟弟是什么变的呀,被绑起来了还肩撞脚踢的把十几个小青年打趴下了。”

    说着对萧敏很友好的一笑。

    萧敏:那个小破孩儿至于这么神勇吗?心里也是一松。

    马家贵正和市革委会人民保卫组组长、(注1)他的把兄弟路建民在办公室里闲扯。

    办公桌上放着几个包装好的高压锅。(注2)接到电话,没敢耽搁,立即赶往派出所。

    、、

    派出所。

    陈丽带来的人正收缴众人写的事情经过。

    ‘圈楼’治安保卫组也把现场群众和售货员的证实材料也送到了。

    “什么人干涉公干机关办案啊?我倒是看看是谁。”

    边说着边推开派出所办公室门。

    一眼就看见了端坐办公桌后面的市革委会财贸组长陈丽。

    旁边站着的派出所长和联防队副队长顾广财,俩人一脸通红满嘴酒气,低着头不敢吭声。

    “什么风把陈主任吹来了。欢迎陈主任检查指导。”

    陈丽撩眼看了看路建民和他身后的马家贵。

    “你们来的挺快呀。

    我分管财贸,到‘圈楼’检查工作,发生在‘圈楼’的事情,我当然要过来看看。

    怎么,路组长了解情况?”陈丽不无深意的反问了一句。

    “不不,我不了解情况。我也是在锅炉厂检查工作。

    接到电话,和马家贵主任一起过来的。这个联防队是马主任厂里的民兵。”

    路建民当然不会上陈丽的当。

    直觉告诉他:事情不是马家贵说的那么简单。

    “我是锅炉厂革委会主任马家贵。

    革命群众抓小偷打了几下,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那个女的应该就是小偷的同伙。

    要不怎么现场拽着他想逃跑?

    搜她的身也是为了搞清情况嘛。”

    孙路岐刚才在电话里简单说了这里的情况和事情原由。

    马家贵这个时候不能不为孙路岐辩解。

    何况,那个小偷也是确实人赃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