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章4:还山被栽赃.萧敏遭猥亵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470字

    孙路岐一看有人给他撑腰。

    来的人他见过,是市革委会人民保卫组组长。

    腰杆不知不觉就硬了起来。

    睥睇着陈丽等人,洋洋得意的说:

    “我们从那个小偷身上搜出人民币几十元,奉阳旅馆住宿牌,介绍信等,明显偷的是外地同志的钱包。

    还对现场的革命群众大打出手。

    后来那个女的企图拽着他逃跑。

    所有的民兵都在场,是我们当场抓获的。”

    说着把桌子上一些钱,牌,介绍信拿给路建民、马家贵看。

    孙路岐心里明白,事情都是他安排的。应该怎么说,胜子他们也都明白。

    想到这,有恃无恐的看着陈丽她们。心里恼怒这个煞星搅了自己美事。

    陈丽不紧不慢对着孙路岐:

    “这就是你们把一个孩子绑起来和那些‘革命群众’关在一起,任他们殴打的理由?

    这就是你把小姑娘绑起来关进屋里你单独搜身的理由?”

    话没落地,拍案而起!

    “你到底干什么?你是民兵还是流氓?你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

    陈丽虽然才二十几岁,但,三年前是奉阳市乃至辽省几十万学生领袖,堂堂红卫兵造反司令。

    大风大浪见多了。

    现在结合到市革委会领导班子,发起脾气来也是母老虎一个。且官威十足。

    马家贵闻言,怎么也想不到孙路岐想出的是这个招数,而且还把人家姑娘绑起来关门单独搜身。

    他娘的,这个王八蛋一定是见色起意。

    不过,他不能不救。赶紧打圆场。

    “陈丽同志,工作上难免出点漏洞。

    方法问题嘛。孙路岐同志的出发点还是好的。”

    “就是,抓小偷没错。方法有些失当没关系,只要大方向是对的。

    陈丽同志,对不起,公安机关办案,你就不要干涉过多了

    。把小偷和那个女的押到分局看守所继续审!”

    路建民毕竟是市革委会人民保卫组组长,这个时候不能不为把兄弟兜底说话。

    该硬还得硬,不能让陈丽牵着鼻子走。

    进了看守所,一审,什么都出来了。到时候大不了和陈丽解释一下。

    另一个屋里,萧敏给刘还山拍打身上的尘土。

    刘还山看二姐萧敏上身便装蓝棉袄外套有麻绳绑过的碎麻屑。

    “二姐,他们欺负你了?”

    萧敏听这话,想起刚才的事情,秀颜羞忿,火就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

    “我饶不了他!”

    “二姐,怎么回事?谁把你怎么了?”

    刘还山急了。他自己受点罪没什么。但,谁要是敢对他姐姐下手,他能绝不能饶了他。

    看见刘还山这么关心自己,联想到在‘圈楼’他自己挨那么多人打一手不还,别人踹她一脚,他就立刻就激怒成小凶狮。

    可刚才他不在自己的身边,那个色鬼……想起那双肮脏的手,在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上摸个遍,眼泪就下来了。

    情不自禁委屈的大哭,顾不得女孩家的羞涩,像对自己的至亲的亲人一样:

    “那个……那个抓我们的人,伸进我裤子里要摸我……要摸我……的下边……”

    哭的梨花带雨,抽抽涕涕。萧敏哪受过这个欺负和屈辱呀。

    刘还山看着如花似玉的二姐,想到她说的情景,顿时虎目圆睁怒火万丈。

    一脚踹开门,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萧敏担心出事,哭着喊着追了出来。

    恰巧,宋青霞、宋琴、秦琪一脸焦急的迎面走进派出所。

    “还山,没事吧?”

    “萧敏!你怎么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宋青霞看见刘还山像疯了一样,再看萧敏衣着不整,心一沉,不好,出大事了!

    门口的警察和民兵一看:这是怎么个情况啊,今天怎么各路神仙都来了?

    刚才一进门,撘眼就能看出来这三个女人不是一般人。

    一左一右两美女,中间的美妇披着军大衣,透着威严。凤目喷火。

    当时宋青霞没理门口警察和民兵的诧异。低声严厉:

    “带路!找你们领导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刘还山冲了出来。

    办公室的门,‘咣当’一下被重重的推开。

    刘还山一眼就看见挺胸瘪肚的孙路岐和愤愤不满的马家贵。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个箭步冲上去,蹦高抬手就是两个大耳光。

    孙路岐嘴里立马见血,吐出几个碎牙。

    “麻痹的敢动我二姐。你们欺负我是小孩儿,不敢揍你,是不是?!”

    顺路一脚踹在孙路岐的肚子上。‘蹬蹬蹬’孙路岐被踹出几米远的柜子底下,捂着肚子起不来。

    “你是什么人,敢在派出所行凶殴打民兵。吃了豹子胆了?!”

    “他就是小偷,他就是那个街头小地痞!”

    马家贵不傻,冲着他打孙路岐的狠劲,立刻就判断出来打人者是谁。

    “你麻痹地,你是和他一伙的,欺负我二姐。”

    也没客气,回头就是一个扁踹,马家贵一屁股被踹在路建民的脚下。

    “都他妈的没把老子放在眼里,老子崩了你!”

    路建民眼见着这个小破孩儿简直对自己无视,当面就敢殴打两个大活人。

    翻天了!翻天了!

    气的掏出配枪,指着刘还山。

    路建民心里这个窝囊啊。不就来占个便宜拿几个高压锅嘛。

    赶上这个事也不要紧。谁料想,进屋就碰见陈丽。同级不假,但也不能太过于横行。

    这又来了个混小子,进屋就开打。把派出所当演武厅了。

    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

    否则,自己的面子不说,传出去还不让同事笑掉大牙?

    让一个混小子,小屁孩儿给弄没电了。

    刘还山这个时候一点都不像个十二岁的孩子,不慌不忙的拿起办公桌上的蘸水钢笔(注1)

    回手向后一甩,蘸水钢笔如离铉之箭一下子钉在孙路岐头顶的木柜子上,入木三分。

    “信不信,你敢开枪,先死的一定是你。”

    目光死死的钉在路建民的脸上。

    “你们允许‘革命群众’打一个小孩子,就不允许一个小孩子打这个臭流氓?!天下还有这个理吗?”

    宋青霞随后进来。冷冷的对着屋里人说。

    “宋主任,你怎么也来了?”

    “我等孩子买鱼回来吃饭。半天也没回。是保姆打电话告诉我,被你们当小偷抓起来了。”

    宋青霞兼着奉阳市革委会副主任的头衔。可是名正言顺的市领导。这几句话信息量可太大了。

    孩子买鱼,等着吃饭,保姆打电话告诉……

    宋青霞到底身在官场,她几句话就点出了来的原因以及和孩子的关系。虽然有点是是而非。

    路建民没底了。

    他平时对宋青霞是恭敬的。

    不是惹不起,是不敢惹。无论从级别还是声望。

    最关键是,众所周知宋青霞苦大仇深,从小打鬼子。一直在部队上火里去血里钻,三十岁做到部队团职政委,丈夫都为了新中国牺牲了。找不出什么毛病。

    这也是文革初期连造反派都对她敬而远之原因。

    群众威望极高,没人去惹这个姑奶奶。

    “宋主任,这里没有臭流氓。您是不是误解了?”

    路建民没电了,不敢硬抗,更不敢嚣张了,也不敢在强调刘还山是小偷,转移话题目标。

    他看出来了,这位姑奶奶来,事情是无法善了了。说话声都发虚。

    宋青霞从萧敏的裤兜里掏出一个红皮的证件,在他眼前一晃:

    注1:那个年代办公大部分使用的是一个笔杆,插上一个笔尖,蘸着钢笔水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