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章5:还山被栽赃.萧敏遭猥亵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567字

    “知道这个畜生刚才企图强奸谁吗?”

    宋青霞把萧敏的证件‘啪’地摔在桌子上,

    “是华夏解放军现役军人!

    是奉阳军区司令部机要室的机要人员!

    该当何罪?!你敢包庇吗?你长几个脑袋?!”

    懵了,

    彻底懵了。

    谁也没想到这个小姑娘是现役军人。

    还是要害部门的。

    这下子祸就闯大了。

    性质变了。

    路建民、马家贵头上汗马上就下来了。

    路建民心里这个懊悔啊,老子就是拿几个高压锅,至于这么点背吗?

    还怎么就这么寸,碰到了这个姑奶奶。

    比起陈丽来那不是一个级别的啊。

    老子运气咋就这么坏呢。趟这趟浑水干什么?

    追悔莫及。

    事还没结束,门口就传来一阵踢踏的脚步声。

    一阵风似的进来几个荷枪实弹的军人。

    为首的高大威猛一脸愤怒。

    “韩处长!”

    萧敏像见到娘家人似的,又哭了起来。但她没叫韩叔叔。

    谁说萧敏张扬,这个时候长心眼了。

    “把他的枪先给我下了!”

    进来的韩处长是什么眼光啊,堂堂大军区保卫部处长,目光敏锐着呢。

    一看,就明白屋里的大致状况和对阵双方人员了。

    门口的警察和民兵全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今天难道是各路大神大聚会?

    我们派出所成洞仙福地了?

    也不对呀。

    “这是我们奉阳军区保卫部韩处长。放下武器!交出配枪!”

    战士上前缴了路建民配枪。

    “谁欺负你了?”韩处长对着萧敏说。

    顺着萧敏的眼光,看见刚刚挣扎起来的孙路岐。递个眼色给旁边的战士。

    两个战士上去就是一顿枪托猛砸。

    孙路岐被砸的满地打滚哀嚎着叫:

    “马主任,救救我,我是为了你家孩子出气呀!”

    马家贵一听这话,马上就吓得要尿裤子了。

    你想死可别捎上我啊,

    我们是哥们不假,这时候能不能讲究点呀。

    “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战士反手一枪托砸在马家贵脸上,顿时开了五彩颜料坊。

    鼻血,鼻涕,疼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宋青霞倒是坦然自若,静静的看着。

    路建民可吓破了胆。

    当兵的只听首长的命令,手下绝不容情。

    “觉得是不是有点残忍?

    是不是有点重?

    是不是觉得解放军不应该这样对待你们?”

    韩处长对着路建民问。

    “看你能配枪,也是一方人物,咱们按着级别待遇来!

    我教训你。”

    拎起路建民脖领子,像拎小鸡一样。

    蒲扇大的手掌左右开弓就是十几个大嘴巴。

    抽的路建民头昏眼花,脑袋像拨浪鼓似的。

    大脸盘子立马胖了起来。

    “我今天就告诉你们,枪毙了你们都不过分!

    企图强奸部队机要人员,

    大罪!

    她父亲还在珍宝岛前线,在冰天雪地里作战,

    而你们却要强奸他的女儿,

    死罪!!”

    哗啦掏出手枪,子弹上膛顶在路建民的脑袋上。

    “你们自己说,该不该死?”

    脸吓得惨白,浑身哆嗦。

    “该死,该死,我不应该参乎这件事,但我真不知道啊。”

    前几分钟还装逼的路建民双腿哆嗦不由自主的跪下了。

    马家贵哪还有半点气节,胆子都吓破了,马上跟着跪下。

    “我们确实不知道事情真相。解放军同志,饶了我们吧。”

    他俩一听到韩处长这几句话,心里立即就彻底崩溃了。

    韩处长说是开枪把他俩打死,他俩知道,那不是吓唬他们。

    任何时候,有些红线是不能碰的。

    “韩处长,请您冷静,这位是奉阳市人民保卫组组长路建民同志,他俩确实是后来的。”

    陈丽很公平。

    韩处长瞄了一眼萧敏,看她小手紧紧的拉着刘还山的手,心里想,难得这位小公主对一个男孩如此在意……

    “韩处长,是这位陈丽同志救了我们。还有宋厂长。”萧敏赶紧点出陈丽的身份。

    “谢谢陈丽同志!宋大姐,劳驾您了,丫头让你们操心了。”

    韩处长当年是秦清海团里的战士,也就是宋青霞丈夫的部下。

    韩处长听明白了陈丽话里点拨他的好意。

    愤然训斥:“你们眼睛瞎了?还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今天看在陈丽组长和宋大姐的面子上,先放过你。”

    收回顶在路建民脑袋上的手枪,放进腰间的枪套。

    看见陈丽桌前一摞事情经过材料。伸手拿过来翻了两页。

    抬头又看了看还在拉着手的萧敏和刘还山。

    心想,索性就为这个孩子做点事。

    “把那个‘失主’带上来。”

    胜子是指使一个手下栽赃陷害的,外号叫野猫。

    一进来看见屋里的情形就知道事情不妙。很懂规矩的蹲在地上等着问话。

    “这几十元钱和全国粮票以及住宿牌是你被偷的东西?”

    韩处长目光凛冽直视野猫。

    “不是我的,是我家亲戚来奉阳丢的。”

    他没再敢坚持是被偷的。

    “这一百多块钱和长春的布票、粮票是从你兜里搜出来的。

    这张奉阳开往长春的两块一角特快火车票也是从你兜里搜出来的。

    火车票还没检票。

    和我说点什么吧?”

    “我……我……我家亲戚给我的。”

    “你当我傻啊?

    你身上长春的布票、粮票到底是哪来的?

    你是不是觉得这一屋子人就你聪明?”

    韩处长啪的一拍桌子

    “这里有‘圈楼’治安保卫组报案材料,真正的失主丢失钱包之后,马上到治保小组报案了。

    他是八点多钟到的‘圈楼’,准备在上火车之前买点土特产回家。

    你扒窃了人家的钱包,然后栽赃这个孩子,可是你没想到你留下的一百多块钱里,夹着一张九点三十的火车票。

    这里还有几个现场排队买鱼的群众证实,你借口看鱼,趁机把东西塞进了这个孩子的兜里。

    够缺德的。”

    野猫吓得簌簌发抖,知道惹上茬了。

    最怕的是最后落在部队的手里,那可就有得受的啦。

    柜子边上,从小酒馆找回来顾广财和派出所长对望一眼,暗自庆幸,没搅和进来。

    顾广财心里对孙路岐这个阴损的招数也是看不起,太下三滥,更是色胆包天。

    很是不以为然。报复也不能这样啊。

    但顾广财可是头脑来得快,也颇有胆色。这时候伸把手,那将来收获大大的。

    人民保卫组长,厂革委会主任,就是这些地赖们也是在他们地盘上有点分量的。

    这时候说几句话,就是不行,他们也会领情。这就是表现。

    想了想上前说:

    “韩处长,我是联防队的副队长顾广财。

    我没参与这件事。

    但我也知道,路建民组长和我厂的马主任都是后来的。

    他们确实不知道事情经过。

    这个栽赃外号叫‘野猫’,他也没对解放军女同志动手。

    我看这样:还是交给我们地方办吧。

    这也符合规矩,也不给你们添麻烦。”

    话说的很客气,也很给对方台阶下。顾广财可谓是精明善断的很。

    陈丽也说:“韩处长,顾队长说的有理,路组长和马主任的确是后来赶到的。

    尽管这里面有些情况也是费解,但,还是由我们地方组织处理为好。”

    韩处长不能不给陈丽的面子。毕竟刚才她解救了萧敏。

    另外,也看出来她是个讲原则的人。

    想到这,对着顾广才:

    “好,我就将这个畜生带走。其他的

    你们处理吧。

    但,必须让这个孩子的家长满意!”

    “我们走了。”韩处长也不废话,转身命令战士们上车回军区。

    “糟了,楚云还在我车上睡觉呢。”

    萧敏见事情处理完了,立刻想起楚云来了。

    “那就赶紧的去接她吧,直接送回军区杂技团,你也要回去写个整个事情经过。

    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等着坐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