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章2:中央警卫局.惊动省市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992字

    宋青霞此时倒是很镇静,

    接过宋琴递过来的两只三寸高的羊脂白玉瓶,

    上面分别刻黑色篆书:安神丸、玉清露。扶着刘还山吞咽下去。

    接着,让秦琪喊秦环玉进来,又让罗书院长贴门站着挡住门上方的小玻璃窗口。

    四个个人快速的扒掉了刘还山所有的衣服。面对一丝不挂赤裸的刘还山,三个姑娘还是情不自禁的有些面红耳赤,心里砰砰直跳。

    宋青霞吩咐宋琴和秦琪左右手和刘还山相握。

    另一只手掌同时按在刘还山尾椎处。

    秦环玉看到了刘还山屁股上那个和自己一样黄豆粒大小的红胎记,心里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她和妈妈一手握住刘还山左右脚,一手按在他腹部气海丹田。

    “我们用四灵混元之气,分别进入,引导和理顺他体内乱窜的内力。”

    宋青霞嘱咐道。

    不大一会,急诊室里就感到寒热交替。

    一会热浪扑面,一会冰寒加身。罗书院长眼睛瞪得如同铃铛,一下不敢眨地看着四女联手疏导这一幕。

    四女仙风灵气,宝相庄严,如凝固一般。……

    只有她们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摇曳。

    四个人加起来的内力岂容小觑!

    就连离她们几米远的罗书院长都感觉到置身于冰窟之中,瞬间又如同被放进火炉上燎烤。

    不长时间,只见刘还山腹部内凹,哇的一下,吐出了一大口黑色的血,里面夹杂着黑色的血块。

    宋青霞、宋琴和秦琪原本白皙的秀洁脸庞大汗淋漓红云密布,而秦环玉脸上却云淡风轻,只是也有一层羞涩的红晕。

    四人缓缓起身,秦琪、宋琴上前清理。

    小声和女儿秦环玉解释:

    “四灵混元内功本身就益于生殖繁衍和延年益寿。

    这个和四灵神物秉性有关。

    我们四个人用体内至阴至柔的四灵混元内功,导入还山体内引导、梳理他至阳至刚的四灵混元内功,就是阴阳两仪、天神合一的交汇。

    双方有些心旌摇曳、绮念丛生的感觉是正常的,有些生理反应不足为怪。妈妈也会有的。”

    秦环玉红着脸点点头。

    偷瞟了妈妈和宋琴、秦琪一眼,果然都好似海棠春色美人初醒。秀美的脸庞散发着迷人风韵。

    “这孩子天生茁壮、天赋异禀、灵骨晶莹。只比你剔透灿然,绝不必你差半分,是妈妈今生所见,我族第一人。”

    罗书院长一直站在门口用身子挡住玻璃,不让走廊的人们看见急诊室里的情形。

    “好啦,没事了。罗院长都是亏的你的针灸疏导。你为抢救工人阶级的孩子立了新功。明白?”

    罗书院长似有所悟,点点头。“我知道怎么说。”

    走廊上,刘静文忧心忡忡地搂着女儿低泣无语凄婉哀痛。

    刘宝田焦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不停的搓着长满老茧整天把着汽车方向盘的大手。

    半个小时过去。急诊室门终于打开。

    夫妻急切拥上前:

    怎么样了?

    到什么程度?

    还有救吗?

    刘静文秦环玉的手,声音有些哆嗦急切的问:

    “环玉姑娘,我家三儿到底怎么样了?”

    “放心吧,刘婶,休息一会没事儿了。”

    又对着刘思宁说:

    “我们现在就可以回家。还给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弟弟”

    刘宝田夫妻惊吓之后,更是大喜。刘思宁喜极而泣。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因为刚才那种生死离别的感觉,让她心里彻底的明白了:

    冥冥之中弟弟已经成了她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他已经不仅仅是自己的弟弟那么简单了。

    是血脉相连吗?

    刘思宁外柔内刚,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心……

    这时,走廊的另一头急匆匆的走来七八个身披军大衣,身穿绿军装腰扎武装带没有领章帽徽的人。

    俩个医生赶紧迎上去。他们没停下脚步,边走边听着他俩跟在一旁低声嘀咕。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宋主任,一向可好啊?我来迟了,我来迟了。”

    中间那个大个威武的胖子巴结的打招呼。

    宋青霞兼着奉阳市革委会副主任。

    “有什么事,有什么困难,需要我们医疗战线上的同志们出力的一定不要客气。”

    “省里的张副主任啊,我可不敢劳驾您。是您太客气了。

    各位领导都忙去吧,我请罗院长过来的。也是他救了我一个晚辈的命。

    请你们替我谢谢罗院长,这份对工人阶级的满腔热情和高度负责的态度,让我感动。”

    宋青霞不咸不淡的说,丝毫没耽搁往外走的脚步。

    “别别别,大姐,难得见您一次。

    这位是奉阳市革委会奉阳市财贸领导小组组长陈丽同志,这是奉阳市人民保卫组组长路建民同志。

    大姐,有中央领导在这里?”

    陈丽尊敬的朝宋青霞点点头。

    路建民忙不迭的一脸堆笑向宋青霞表示敬意。

    “有什么需要,宋主任尽管吩咐。”

    他和陈丽与宋青霞分手不长时间。

    省革委会张副主任脸上十分困惑,

    他接到医院逐级上报的电话:有中央警卫局的人在医院。

    那一定是哪位中央首长来了。这是‘大内侍卫’呀。

    不敢怠慢,风风火火的带着手下往医院赶。

    现在,旁边的什么原来的‘白衣天使造反兵团’什么司令、主任、总指挥等一干嫡系人马都没来得及介绍。

    宋青霞明白他的心里,只好走到他身边低语:“事属机密,不得外泄!”

    又抬头对他们说

    “谢谢各位领导,今天多亏了罗书院长,他医术高明妙手回春。

    好了,我们着急上火忙乎半天,现在孩子好了。我们这就要回去了。各自方便。再见。”

    没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张副主任没敢深留更不敢多说废话。他资历浅,人脉也不行。

    可多少知道这位宋主任的分量。没有一丝怠慢和勉强。

    “什么情况啊,这么牛逼,连我们省市区的革委会的面子都不给,还什么主任啊,不就一个破厂子嘛?”

    几个草头司令、总指挥的在往医院的会议室走的路上愤懑的嘀咕。

    “看那做派,也是个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典型人物。

    就凭她赶走我们的红色医生而让被打倒的反动技术权威看病,就大可以查查她。

    然后让红卫兵火烧一顿,看还神气不。”

    奉阳市革委会文教卫生组组长没够上说话,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意思。

    见张副主任扭头瞪了他一眼,马上闭嘴溜边了。

    医院革委会主任好像悟到点什么,对后面喊道:

    “老罗,过来……你认识宋同志?”

    亲切的询问。

    罗书院长好久都没看过这样的好脸色了。

    大多数时间就是每天面对一顿:打倒在地,在踏上一万只脚的臭骂。

    有些惊异和不适应的意思。

    “算不上认识,只是我给她带过礼物,顺便做了一次舒缓针灸。”

    罗书院长有些淡淡的说。

    “什么,你和宋大姐熟悉?怎么回事?赶紧说说!”

    张副主任大吃一惊。这个貌不惊人的白发老头最多不过是一个臭知识分子,再加上一个什么医疗权威罢了。

    万万想不到和这位宋大姐有瓜葛。

    “不是不是,我们谈不上熟。”

    罗书院长知道这些‘新贵’们误解了。

    “前几年我奉命去北京‘新六所’(首长办公的一个地方)给副统帅夫人针灸。

    夫人得知我是奉阳人后,就说:我正好要送给奉阳的宋青霞同志带点礼物呢。

    青霞同时平时鲜于别人往来,你帮我捎给她吧。”

    我滴天啊,副统帅的夫人给她送礼?!

    这是什么关系?

    这意味着什么?

    这送礼就是尊重的关系!

    这送礼的本身意为着为宋青霞在辽省的党政军界背书!

    难怪宋青霞这么孤傲这么卓尔不群。一切都明白了。

    副统帅的夫人都要给她送礼,能不牛逼吗?能不孤傲吗?

    尤其是路建民,更是一头汗:多亏是没和宋主任硬抗冲突。

    否则,碾死自己还不如同碾死一只蚂蚁!

    众人也惊讶的张开的大嘴。刚才还动心思要审查、要打倒、要火烧的这位宋主任、破厂长呢。

    宋青霞的形象,立刻在他们心里高大起来而且还神秘莫测。

    这是绝对招惹不起的人物啊。

    这些横冲直撞的造反派起家的头头们不由得肃然起敬,莫不感到刚才没更多唐突而庆幸。

    我滴妈呀,谁还查谁还敢扫啊?那不是缺心眼呀!

    罗书院长接着说:副统帅夫人送的那台‘红灯711-5熊猫’牌收音机,宋主任没要。

    而是让他以他的名义赠送给福利院了。

    大家这个时候没说话,都低头想:

    她怎么就屈尊到医院里救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呢?

    这个男孩是谁?竟然能让中央警卫局的人到场!

    什么样的身份能让这位高深莫测的宋主任如此呢?

    “对了,老罗,你今天为革命立了新功。

    明儿就在门诊部坐诊吧”

    医院革委会主任回头对罗书院长温和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