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章1:少年隐疾成忧患.身世迷蒙荒土屯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138字

    宋青霞诸人回到刘宝田家,还山醒了,一切都正常了。

    看不出一点萎靡的样子。

    真看不出来不到一个小时之前还在生死线上徘徊的少年,此时竟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当时,在医院罗书院长可不敢大意,坚持做了几个细致的检查。

    最后确定真的没事,才让他们走。

    见宋青霞等人都在,刘还山起身下地,礼貌的鞠躬:

    “宋阿姨好!”

    “玉姐姐好!”

    “琴姐姐好!”

    “琪姐姐好!”

    ……

    看见醒过来就下地,活蹦乱跳的刘还山没事人一般,刘宝田夫妻笑的合不上嘴。

    上去摸这捏捏那,恍惚不信眼前的儿子就是刚才那个吐血抽搐的儿子。

    “行了,行了,病刚好,别总控着脑袋,一会迷糊了。”

    还是当妈的疼儿子。

    还山感受到了秦环玉她们的眼神里有一种和原来不一样的亲切。

    看到同学李天民、冯志辉,开心的咧嘴笑了笑:

    “你们也来了呀,刚才我的样子是不是很惨?”指了指上衣上的血渍。

    “惨,惨的我们几个都想到你到那边以后,留下的铁钉飞镖该怎么分。”

    “不算事儿呀,你爸是木匠,钉子多得是,你就偷点,我给你做。呵呵”

    还山背着众人在李天民耳边小声嘀咕。

    几个从小撒尿和泥玩的小伙伴见还山没事了,就开闹了,你怼我一拳我踹你一脚的。

    小孩子病好了一点都不掩盖,纯真的心性一览无遗。

    这几个熊孩子没事就在家附近的‘摩电’有轨车轨上放上大号铁钉子,‘摩电车’开过,碾压成片片,然后修磨成样,天天冲着院子里的木板飞。

    一心想成飞刀华。

    那时候都看过一九六三年上影厂拍摄的电影《飞刀华》。

    电影里的华少杰飞刀使得出神入化。迷倒了一批青少年放下书包练飞刀,作业都不想写。

    后来因为这个,按着现在来说,对儿童和少年有导向问题,电影下架。

    秦环玉推了推身边的刘思宁耳语:

    “还不看看你宝贝的弟弟身上少了什么呀?”

    刘思宁羞涩的瞥了她一眼,转身把一件外套,给还在和小伙伴打闹的弟弟换上。

    “消停点吧。这时候精神了,刚才差点把爸妈和姐姐们吓死了。”

    刘思宁百般疼爱的呵斥弟弟。

    回头对着宋青霞说:

    “宋姨,今天就在我家吃饭吧。”

    “好啊,我们都不走了。今天就在这吃饭。”

    刘宝田家二十几平米的平房。

    外间是厨房有个七、八平米。

    锅台北面搭了个小炕,拉门推开大概四个平方。

    是姐弟俩的小天地。

    内间北面是牛皮纸打底、美术纸贴炕面、清漆亮油涂刷的火炕。

    地下一个四方桌,桌上摆着一个粉彩陶瓷花瓶,上面插的绢花,平添了几抹清新靓丽。

    桌子是姐弟平时写作业用。全屋就两把木椅子,干干净净。椅子上面铺的是各色碎布拼剪手工缝制的坐垫。

    整个屋虽然逼仄狭小却显得很干净明亮。

    能看出来主妇的素净和一丝典雅。

    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刘宝田上灶。一会就得了。

    刘静文落落大方的招呼几位客人。

    这顿饭吃的大家都很开心。

    饭后,刘思宁沏上热茶,宋青霞接过。冲宋琴递个眼神。

    宋琴知道她们一定有事情要谈。

    悄没声的扯着还山几个到小院,提议开车去沈水河边玩,也顺带消化消化溜溜弯。

    上海轿车开车到了沈水河边的一片小树林。宋琴问刘还山:

    “三儿,学过功夫吗?”

    “从小,祖婆婆就经常到派人到家里接我,我们一起在河堤下锻炼身体。

    教了我一些。还有,我从生下来就和祖婆婆练吐纳功夫。”

    这两次遇到的危险,宋琴和秦琪都是和宋青霞一起帮自己。

    刘还山很信任她们,如实回答。那个年代,男孩子都练点什么跟头把式的。不稀奇。

    除了刘思宁见过那位慈祥的老婆婆,不感到意外。

    秦环玉几个听了暗暗吃惊。祖婆婆亲自教导!

    还从小,小到什么程度?襁褓里?

    尽管她们几个大致知道了刘还山出身,也知道了他一定认识祖婆婆。可还是没想到祖婆婆亲自教他武功。

    自从那位旗手给小将们发出‘文攻武卫’的指示后,整个华夏从南到北习武之风倍加盛行。

    平时那些在单位落籍无名之辈,只因为学过几天武术立马就热的烫手,众人吹捧。

    仿佛都是出身名门大派深山老林似得。

    眼前这片小树林就是附近几个厂矿家属区早晨锻炼和练武的地方。

    几乎是天蒙蒙亮,这里就有压腿踢脚耍大刀的人。

    更有一些摔跤打把势的青年。

    东北地区、尤其是奉阳市流行粗狂豪野的‘武术加跤’(武术加摔跤)。

    现在是下午,还没到傍晚,人极少。几个人找了小树环抱中间有一块极平坦的场子(都是来练家子自己修整的场地)。

    “三儿,那就在这,给姐姐们表演表演呗。”

    秦琪阳光灿烂的笑道。

    刘还山看看和刘思宁窃窃私语的秦环玉。

    很有大姐风范的秦环玉闻言,笑盈盈看着他,那双美目柔情中透着鼓励和期待。

    刘还山走到场地中央,双腿微屈,俩手自然下垂,意沉胸腹,气走丹田……

    将腹中那股四灵混元之气再次聚集一起……

    蓦然发现丹田过去不听意念的消散游走的气息,慢慢的归拢,按着自己的意念丝丝凝聚,竟然抱成一团!

    第一次能够用意念指挥体内的四灵混元之气,大喜过望。

    不由得孩童之心大发,不断的指挥这团气在腹内翻滚腾挪。

    那四灵混元之气仿佛懂得还山喜悦的心情,又好似故意的都来凑热闹一般,从身体各处纷纷汇集在丹田,那团看不见但能真切感觉到的四灵混元之气愈加浓厚。

    宋琴和秦琪看到还山虽然双目紧闭,却面露喜色胸腹起伏,双手情不自禁的抬起,就知道他进入了忘我的状态,现在应该是初登殿堂,喜悦难禁。

    此时刘还山身体内外充满从没有过的力量,四灵混元之气随着自己的指挥在身上四处游荡,好不快活!

    喜不自禁,身不由己的施展出平时祖婆婆指点的‘八荒十二招’。

    霎时间,周围的小树无风自动,风云为之变色。

    手脚指处飞沙走石,剑指所向“兹兹”作响。

    身形好似急速旋转的陀螺,幻影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