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章2:少年隐疾成忧患.身世迷离荒土屯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309字

    一阵施展下来,刘还山已是大汗淋漓。

    不过,头三招还有模有样,后面就不行了。

    气势弱了许多,甚至有些笨拙。难得的是,十二岁的孩子能够基本顺畅的使下来已经很不错了。

    要知道,‘八荒十二招’简单,不简单的是每招后面都随着对方的兵器和身手、环境伏着几十种变化。

    施展的准确与否,行家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刘还山知道后面的九招自己还不行,反复施展真武三手,往返循环,最后是呼呼带风毫不拖泥带水,逐渐使得十分纯熟顺手。

    秦琪拾起一枝落地树枝用半分内力带着风声向还山掷去。

    还山感觉有物袭来,本能用千臂无影手抓住树枝,然后瞬间变招-拂柳穿扬手,树枝反向秦琪奔来。

    以秦琪的身手当然不可能中招的,树枝在离他一米的时候节节寸断落入尘埃。

    “呵呵,三儿,这场病没白得!你刚才演绎的是‘八荒武功’。

    ‘四界十二阶’你过了‘第一界-混沌界的三阶’。

    来来来,过来歇歇,别累着。要不,还不心疼死姐姐。”

    “琪姐姐,你也懂‘八荒武功’?”

    刘还山惊喜异常。还真是亲戚,练的武功都是一家的。

    “可是我感觉‘八荒十二招’里,我就前三招还能使上劲,后面的九招就是照猫画虎了。”

    “是呀,我练的也是这个。我们是同门呢。

    三儿,不急。你就是在襁褓中修习也才十二年,已经很不错了。

    我五岁开练,到了今天快二十年了,也才能使出这三招的精气神来。”

    说到这,秦琪自己心里也不由得暗暗吃惊。

    三儿的天赋真的是本族所见最优秀的,难怪能得到祖婆婆如此疼爱和青睐。

    “我今天感觉最大的是我肚子里的气团子听话了,还感觉每次得病后身体都多了一点力气”

    “三儿,刚才和你说了你练成了‘八荒武功’的第一界:混沌界的三阶。

    咱们这‘八荒武功’分四界十二阶;

    其中又分内功、武技两大内外功夫。

    内功,平时也叫‘四灵混元内功’,

    外功武技也就是世上人所说的武术、我们的也叫‘八荒十二招’,

    也是分四界十二阶。内功具体的分为:

    第一界‘混沌界’-龙吟丹海惊涛拍岸;

    三阶-养气、聚气、练气;

    第二界‘人和界’-虎啸裂石以气御剑;

    三阶-力气、真气、御气;

    第三界‘地玄界’-雀翎渡江玄女飞花;

    三阶-筑基、筑府、铸身;

    第四界‘天道界’-龟息不息天人感应;

    三阶-结灵、金丹、元婴。

    咱们这外功武技的‘八荒十二招’

    同样分为四界十二阶。一招一阶、三阶一界。

    看是简单其实繁复的很。具体分为:

    第一界‘混沌界’-真武三手-千臂无影手、拂柳穿扬手、六丁开山手;

    三阶-武者、武士、武师;

    第二界‘人和界’-玄冥三路——凌虚跨海、花影无踪、金平崩裂;

    三阶-武将、武帅、武王;

    第三界‘地玄界’-玄武三掌——迎风破雨惊魂掌、劈关斩隘金刚掌、惊涛拍岸落魄掌;

    三阶-武君、武皇、武帝;

    第四界‘天道界’-北神三式——盘古开天、凤凰磐涅、日月无光;

    三阶-武圣、武神、武仙。

    我们练的‘八荒武功’,是荒土屯人的两位始祖在上古洪荒年代受那位天外女神的指点,

    万余年殚精竭虑呕心沥血领悟而来的最简单、最有效也是最复杂的武功,

    可以说是集天地之精华参宇宙之变化,博大精深神鬼莫测。

    好好用功,许说十几年后你能突破第二界。

    那个时候你在施展玄冥三路,就像今天你施展真武三手一样顺畅给力。”

    “哦、哦”刘还山想起千朵莲花山那场梦;那梦里的始祖和始祖母。心里想念,不由得一阵怅然。

    “这真武三手是‘八荒十二招’的入门基础。

    第一招-千臂无影手是防守的招数;

    第二招拂柳歘扬手是适当反击的招数;

    第三招六丁开山手是进攻的招数。”

    秦琪边比划示意,边点拨重点精要。

    “更不要小看了你练成的内功混沌界,

    它能让你纳气换血、去杂质补能量、自视内腑疗伤治病,要每天坚持练功。记住了?”

    “琪姐姐,我记住了。

    那我们是不是一伙的?”

    “我们是同辈,我是你姐姐,当然是一伙的啦,也就是同门。

    另外,我听说,由于种种情况,你体内有些杂质,会给你带来一些苦楚。

    就像今天这样的。不要过度的累着或者内火上心。

    没关系,慢慢就会好的。放心。

    姐提醒你,重要的是任何时候千万不能让别人或者什么东西击打你的颈部就是后脖颈。

    千万千万。那是你的空门。危急时刻事关你的性命,切不可大意哦。切切。”

    “我一定会加小心的。琪姐姐。我空门的事情,祖婆婆也和我说起过呢。”

    刘还山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脖子:这个地方是我的命根子喽,是得护着点。

    刘思宁掏出一块干净的手帕,给弟弟擦汗。秦琪取笑:

    “这哪里是姐弟呀,分明是我们荒土屯的小媳妇。”

    刘思宁白玉无瑕的秀颜在夕阳的红霞里格外明丽。假嗔薄怒:

    “没见过你们这么当姐姐的。他刚刚从医院中出来,你们不心疼?”

    “三妹,在医院的时候,妈妈和两位姐姐喂了他我们荒土屯两种灵药——‘安神丸’‘玉清露’,

    这个时候他练功正好把已经化开的灵药,加速全部吸纳了。

    这两种灵药,世上难寻,对三儿的身体大有好处的。

    你真以为两位姐姐不知轻重呀。都是为了你这个宝贝好。”

    刘思宁服用过火湖玉兰,和妈妈一起吃过百花谷的七色花。当时是感觉到意乱情迷浑身火热。但弟弟抵住后背渡气给她和妈妈,果然,吸收的极快。后来不一会竟和妈妈匆匆如厕,一泄如注。

    对大姐的话深信不疑。

    刘还山家

    刘宝田恭敬的伸手请宋青霞椅子上坐。

    宋青霞让刘静文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刘宝田坐在炕沿上。

    喝了一口刘思宁沏的茶水,思付了一下,盯看刘静文的双眼,悠悠道:

    “我把几个孩子支出去了。就是想和你们说点我们之间能说的话。

    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和祖婆婆是同乡,她是我的前辈。

    你们和祖婆婆相识十二年了吧?那时还山应该还没到两个月,宁丫头才两岁……”

    “啊,你和祖婆婆认识?”

    刘宝田脸上一副讶异神情。

    刘文静压着惊奇,没言语,等着宋青霞下文。

    宋青霞略微抬头越过刘静文秀丽的脸庞,看着她身后的炕琴柜上方,放佛猜想她们当年的相识过程。

    “我上个星期第一次见到还山,就给祖婆婆打电话了。

    祖婆婆和我说了你们的事情。”

    “哦,是这样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