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章3:少年隐疾成忧患.身世迷离荒土屯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059字

    是的,我们和祖婆婆认识十二年了。

    那时儿子还没满月,日夜啼哭不停,厂里卫生所的大夫给打针吃药都不顶事,儿子哭,思宁也跟着哭,闹得我也眼泪不断。

    他爸爸急的满屋打转转。

    这时候祖婆婆和她身边的嬛月、鬟敏两位姑娘进院打听(东北方言询问的意思)路,

    我们与祖婆婆就认识了。”

    “现在可以和你说了,祖婆婆她们打听路,是借口。其实就是来找你们的。”

    刘宝田闻言大吃一惊,满脸不解。

    刘文静的眼里也闪烁着疑问和惊诧。

    他们一直以为和那位老人家是偶然相遇带来的缘分,救了孩子,后来是因为喜欢才时常教导。

    “想知道还山为什么能得上这个病吗?”

    “嗯嗯,这个病严重吗?”

    夫妻俩人爱子心切,顾不得宋青霞话里的玄机。

    “说不上多严重,但也会致命。原本会慢慢的痊愈。现在有些地方我也搞不清楚。”

    “我儿子得的是什么病呀?宋厂长。”

    刘宝田听话音不对,有些急躁。

    “孩子不是你们亲生的,却是你的乳汁把他养大的,这就是病。

    他是荒土屯的种子,这就是病根。”

    宋青霞突然语出惊人,无异于在刘宝田夫妻头顶上响了一个霹雳,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呆呆的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宋青霞没管这些,自顾自的说。

    刘静文沉吟一下,心道:这是摆明了知道儿子的来历,要挑破那层窗户纸。

    难道她是三儿的亲妈?!

    这些年夫妻一直守护这个私密,唯恐儿子知道。

    心里有些惶恐。不由得挺了挺身,正襟危坐一声不作看着宋青霞静听下文。

    刘静文外表上看上去,不过是三十几岁的美貌的少妇。

    但出身高贵。多年来,饱经人生坎坷,经历了生活中许多的苦辣酸甜。

    这一刻也是一阵阵紧张心跳。

    多年的时刻守护,多年的担惊受怕,此时,眼都不眨的看着宋青霞。

    “还山怎么可能是什么荒土屯的孩子呢,这地方我听都没听说。荒土屯在哪儿?”

    刘宝田有点急。自己养育了十几年,一下子变成什么荒土屯的乡下的孩子了。

    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有点色厉内荏,心里也感到隐隐的不安。

    刘静文暗付:该来的总要来。

    想到这,白皙娴静的脸上恢复的平静,又是波澜不起的娴雅。

    镇静地往宋青霞杯里添了些水。

    理理耳旁的秀发,一反常态,不见了家庭妇女的样子。

    缓缓抬头,美目凝神看着宋青霞。直了直腰身,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高贵端庄的气息。

    不紧不慢的徐徐说:

    “还请宋厂长直说,我们夫妻真的是如坠五里迷雾。”

    “荒土屯人尾椎有一节是荒土屯人独有的灵根并不断的滋生滋养先天灵气。

    但荒土屯的婴儿刚出生三个月内必须吃亲生母亲的乳汁。

    生母缺奶,则每半月需以八荒山的奇花异草配以火湖寒潭之水煎熬服用。

    也可以每半个月吃一粒荒土屯人秘制的‘安神丸’。

    所以,荒土屯产妇,皆在八荒山里生产就是这个道理。

    否则,三个月内必然夭折。”

    “这要是在外面生孩子,在缺奶,不是干耗着?不是活不下去了啊!”

    刘宝田挠挠头疑问道。

    “自己的媳妇怀孕岂能不早做准备?

    就是条件不允许、无法准备,荒土屯人得到信,不论天涯海角自会快马千里送到这些物事。”

    “母乳都一样,谁家的不行呢?至于这么严重吗?”

    刘静文话里有些担忧了。但仍抱着希望和疑虑。

    宋青霞稳稳的端坐那里,看了看对面的刘宝田夫妻,移动一下茶水杯,目光深邃。

    “因为婴儿出生,都有一股先天灵气,帮助其固本筑元。

    之后,三个月内则大部分散去。毕竟现在这个世界浊气混沌太盛、灵气稀薄罕见。

    所以,荒土屯的婴儿刚出生这三个月也是影响一生的体质和体能的关键之关键。

    这三个月内要是喂养外人母乳,就侵蚀了荒土屯人独有的、父精母血所遗传的、婴儿体内原本纯净的灵根和灵气。

    体内灵根就会急剧退化,清纯的灵气就会逐渐消失。

    因为外人的母乳与荒土屯人的体质格格不入,无异于污浊和腐朽。

    可怕的是慢慢形成的杂质。

    后果:比普通婴儿更脆弱,严重的会伤及内腑危及性命。

    好比你本应是强筋健骨能提一百斤的体质,突然病变成软骨病或者肌无力了,你连十斤都提不起来,而且痛苦。

    除非服用八荒山奇花异草配以火湖寒潭之水或荒土屯人秘制‘安神丸’,方可止啼哭去病痛。

    即使这样,过了百天,伴着杂质的形成和残留,逐步埋下隐疾,不定期的发作。

    今天还山突然发病,有重力击打和透支内力的因素,毕竟他还是十二岁的孩子。

    但绝大原因是隐疾的发作。”

    刘静文内心极度焦虑,脸上失去了镇静,眼神中重重忧虑。

    宋青霞洞若观火明察秋毫。

    “彻底医治隐疾别无他法,就是修炼四灵混元内功,并激发体内与生俱带的上古‘四灵’混元之灵气来修补。不断的化解体内杂质。

    方可确保无事。

    这也是祖婆婆借故与你们相识并指点他修炼‘八荒武功’的原因——就是为了救他!

    因为他是荒土屯的孩子。

    你们可能会以为我天方夜谭另有所图,心里不以为然。

    那今天我就说我们方便说的和能说的。”

    刘宝田夫妻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紧紧的盯着宋青霞的脸色,端坐静听。

    宋青霞思付一下,端杯抿了一口水接道:

    “史上不乏长命奇异之人,有的就与荒土屯有些渊源,江湖骗子不在此列。

    彭祖尧臣商逝活了八百余年;

    八仙张果老尧时出生,唐代玄宗召见,倒骑毛驴行万里;

    伏羲在位一百五十年,炎帝在位一百二十年;

    《宋高僧传》里的慧昭寿二百九十;

    至于清朝,李青云命二百五十六年。

    你们不信,却有人信。世上不都是空穴来风。

    印度老奶奶Turinah,长寿一百五十七年,比李青云还多活一年。世人有详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