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章4:少年隐疾成忧患.身世迷离荒土屯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322字

    很久以前,我家两位始祖,在洪荒年代有段奇缘。

    得那位天外女神相助和改造,两位始祖的尾椎上的一节进化成独有的灵根。

    所滋生滋养的灵气深蕴其身,父精母血、怀胎孕育、世代遗传。在臀部上端的外表肌肤上有小小的红色胎记。分灵气的纯杂,灵根的退化程度,胎记大小不一,颜色也深浅不同。

    最佳的是黄豆粒大,颜色鲜艳。

    由于两位始祖和那位天外女神的‘四灵’奇兽常相伴随,体内自是有其气息潜伏。

    如得激发,与自身的灵根、灵气的滋生滋养相得益彰。

    经那位天外女神点拨,两位始祖深受启发,历经久远耗尽无穷智慧,千锤百炼去芜存真,创立了‘八荒四灵混元内功’和武技‘八荒十二招’。合称‘八荒武功’。

    这功夫,外人练不来、也练不成、更是偷不去的。

    所以,荒土屯人的寿命之长,和超强的体质、体能及灵根之进化、灵气之精纯,远非你想象。

    而你们家祖上和我们荒土屯却大有渊源。

    但就凭你俩自身潜质还生不出还山这样资质的孩子。

    还山不是你们亲生骨肉。”

    听到这儿,刘宝田夫妻默然无语。夫妻俩清楚地知道儿子屁股上是有一颗黄豆粒大小的红色胎记。

    “还山天纵奇才超品非凡,尾椎灵根溢彩夺目,胎记黄豆粒大小色彩鲜艳,体间游荡着荒土屯人独有的灵气,当年祖婆婆借故上门,第一次见他在襁褓中时就知道:

    所料不错,果然是我们荒土屯的孩子!

    到底是谁的孩子,你我应该是心知肚明。

    只是当下这种社会形势忌讳莫深。不说也罢,否则岂不是惊世骇俗?

    更可能给你们带来飞来横祸。另外,也是没到说的时候。

    当然我也不能强夺还山回荒土屯。就算带他回去,你们也不能进八荒山。

    还山还小,这样离开,你们和孩子都不会快乐。为了孩子我也不能这样做。”

    宋青霞不无深意的瞥了他们夫妻一眼,颇有些伤感的接道:

    “滚滚红尘,圣人也难以脱俗。

    几千年来何止万千子弟虽是奉命下山护佑华夏。

    可定力不足,搅入局中却为情所困、为利所诱、为名所累。

    甚至不惜先其自毁灵根、散去灵气,再与外人通婚繁衍,可气可恨、但也可哀。

    按着荒土屯的规矩必然消其族谱再不得进入八荒山。

    几代之后灵根彻底不再、灵气彻底消散,与普通人无异。更是可悲。”

    说完不胜唏嘘。

    听到这,眼前这位资历非凡声名赫赫的厂长,其来历已经毋庸置疑。

    刘静文扯了一下丈夫的衣袖,俩人对望一眼,刘宝田明白妻子的意思,走过来肃穆的与妻子庄重虔诚的向宋青霞鞠了一躬。

    “我们夫妻确实不知荒土屯,但却听家里老辈说起过八荒山。

    宋厂长自是出身八荒山,我们夫妻也自应是大礼相拜。

    求宋厂长和祖婆婆救我儿子一命。”说着就要跪下。

    宋青霞连忙起身扶住。

    “不知不怪。你家先祖出山时还没建荒土屯。

    还山的身体更不必担忧,祖婆婆说,她十二年来一直关注着。

    他身上的隐疾岂能不知?按理,应该调养的差不多了,只需时日就可慢慢痊愈。

    今天爆发的这么激猛,我刚才说了,我也有点不明白了,不应该啊。

    他体内有一丝不明气息游荡,然而却并非邪恶。

    据祖婆婆电话里和我说,从还山七岁那年,她老人家感觉到孩子体内有了这股不明气息……”

    宋青霞双目微闭,低头沉思。

    刘宝田过来的给客人添水,无意中看到炕琴柜下端的抽屉。猛然想起:

    “七岁?……莫非……”

    “宝田,怎么回事?你是说……?”

    刘静文美目探问也似有所悟。

    宋青霞闻言,精光一闪,继而向刘宝田夫妻投去询问的目光。

    “我儿子七岁那年冬天,我记得很清楚,厂里福利每家分得三百斤很好烧的大块煤。

    那天邻居来和我喝点小酒,准备炒几个菜,就让儿子到煤棚里砸几块好煤。

    端煤进屋的时候他手里拿了一块黑色的有缺口的石头片子,中间还有眼儿,眼儿里穿着一条黑绳。

    好像挂在脖子上的一个物件。我也没在意。”

    刘静文瞄了一下丈夫点点头,刘宝田继续说:

    “怪就怪在自从儿子脖子上挂上那个黑石头片子,每天晚上不是热就是冷。

    思宁也跟我说过:弟弟不是踹被就是往她被窝里钻,身上不是火热就是冰凉。

    醒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一切如常好像什么事都没有。

    我们想呀,你说煤块里砸出来的,那得多少年前的东西啊,会不会沾上邪气了?

    所以,就不让他戴了。想扔掉,儿子死活不干。他姐也帮他讲情。

    最后扔到这炕琴柜的抽屉里,儿子偶尔还偷着拿出来玩玩。

    我们也就没大管。”

    宋青霞大为惊奇,还有这事?

    刘宝田在炕琴柜下端抽屉里一堆孩童物件中翻弄几下,拿出一个黑色石头片子递到宋青霞手里。

    宋青霞放在手上举目端详。

    咋看上去,这就是一块黑色玉玦(注1),正反两面有‘瑞雀’云纹(一种形似飞鸟的云纹,象征着高升如意。),只是有些发乌而不晶莹。

    那条穿绳倒是很容易看出不普通。

    是麻非麻是丝非丝,宋青霞运起内力拉扯,竟毫不损伤。

    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

    一条黑绳怎么可能历经悠久的岁月而不腐朽呢?

    宋青霞暗里运起四灵混元内功以防不测,也是为了稳妥。

    以她的几十年修为,内力岂可小觑。

    奔涌而出的内力犹如千军万马大戟长枪,又如丝丝钢针纤隙尽透,霎时间就把黑色玉玦包裹的严严实实。

    双目凝神仔细查看。

    只感觉乌蒙的玉玦表面下面,似乎有金彩流动微星闪烁,又似乎深邃无比洞天广大。

    自己发出的气息竟近不得玉玦内部,只能在周边停滞不前。

    无功徘徊不得其门,最后又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要知道以宋青霞此时的内功,已进入人和界突破一阶。何等了得!

    宋青霞大为震惊,不断的催动全身的内力,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对掌中的黑色玉玦一点作用都没有。

    宋青霞继续强行不断的推动内力,调动起来的四灵混元之气奔涌不绝,目不转睛危坐细瞧。

    屋里静悄悄,除了窗外偶尔传来邻居的说话声,都屏息静气不敢稍有声响。

    刘宝田夫妻见一颗烟的功夫,宋青霞已经是额头见汗,丝丝热气从百汇处溢出。

    正待上前劝解休息一下,只见宋青霞闷哼一声,仰头便倒……

    注1:玉玦:满者为环,缺者玦。玉玦古时多为王侯佩带,玦者乃遇满则缺的意思,王侯佩带是为警示,告戒其不可自满也不可自以为是。我国古代最早的玉制装饰品。新石器时期出现的北阴阳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