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六章:饭馆敬酒讲和.广财笑脸相迎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776字

    孩子们回来了。话也唠的差不多了。宋青霞等人随即告辞。

    车上,秦琪握着方向盘嘴不闲着,一点没有刚才的矜持。

    “这个小破孩,简直是鬼才!

    就算是祖婆婆指点过他,就算是祖婆婆身边的‘八荒四杰’手把手教他,行了吧?

    再加上他先天资质。可也不能这么吓唬人呀。

    十二岁,突破了‘混沌界’三阶。八荒十二招的使得是虎虎生风,半点也不比我差,真的达到了武师的层级。

    这上哪说理去呀。

    我练二十年,今年才突破‘混沌界三阶’,您都几十年了去年也才达到‘人和界二阶’武帅的层级。

    不平衡啊不平衡。”

    宋琴坐在副驾驶上,拍了她一下:

    “就你多事。姑姑戎马生涯,俗事繁多,她的难处岂能是你我能体谅的?!还山要不是天赋异禀,又怎么能得到祖婆婆的青睐?笨死了。

    不过,还山师弟也确实妖孽了些,二指神弹,三十米开外百发百中。

    可见练气已成。

    师弟说从小看电影《飞刀华》就崇拜。

    把三寸钉子放倒‘磨电’铁轨上,等‘磨电’驶过,一个小刀片就成型了。

    他回去修吧修吧就当飞镖练。估计,也是飞刀好手呢。”

    “师弟看起来年纪小,可是个小男人呢。

    思宁说他平常不怎么说话,你看,见着我们几个,很怕把他当成哑巴,高兴的像过年似的。

    还有,今天听他讲,开始的时候都没还手,看见敏丫头被踹了一脚,就不要命的和人拼。

    哼,我看他就是人小鬼大花丛中的人。

    可不能由着他和外面的女孩胡天黑地的。”

    秦环玉说了自己的看法,听得出来话里有些担忧。

    宋青霞坐在后面,看着她身边的秀美双钗,和女儿的话里话外的意思,心里乐了:

    这些丫头都是玲珑心窍,呵呵。

    细想一下后,她也是纳闷:

    他毕竟是隐疾发作,就是有老家灵药和她们四个人内功渡气,也得休息个一天两天的呀。

    恢复的这么快就不是这些能解释的。难道是……宋青霞脑子里想起了那块黑色玉玦。

    毕竟在他脖子上挂了半年多。

    宋青霞家住的是当年日本厂长住的洋房。

    离刘还山家很近。下了车半玩笑半认真的说:

    “你们是师姐,管着他是应该的。但,更要疼爱小师弟。我就不用伺候这个词了。

    现在你们机会是均等的。可别到时候说我偏心。八荒山对年纪差距基本是忽略的。

    哎,闭嘴,不许问!

    我就说到这,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能说!!”

    “哇……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不过嘛,我和宋琴就是个通房丫头的命,我们认命。

    我们美丽的环玉可以呀,妹妹,可得想明白老妈的话哦。”

    秦环玉玉手毫不留情的抽了一下秦琪的翘臀。秀脸薄怒:

    “说什么呢,满嘴胡扯。”

    几个人嘻嘻哈哈的进屋了。

    宋琴、秦琪没回她们自己的小院,嚷嚷着今晚姐妹同房,给好妹妹最高明的建议。

    家属区边上,新功饭馆门口,刘还山锁好凤凰牌自行车。

    妈妈上午在这买了几个荤菜(家里肉票用完了无法卖肉)差人家六分钱。

    刘静文答应回头就送过来。虽然都是同行,但刘静文也不愿意让人多想,客人走了,赶紧打发儿子送过来。

    刘还山推门进去,饭馆就一桌人。

    “什么都卖没了,走吧、走吧!”

    桌上一个小白脸和自己年纪相仿流里流气,不耐烦的说。

    刘还山没撘岔,他看到了那个民兵联防队的副队长坐在上座。

    桌上还有七八个人,几个鼻青脸肿的,其中就有个在‘圈楼’跩二姐萧敏一脚的短发横眉青年。

    饭馆师傅出来刚要解释。

    “叔叔,我是来还钱的。我妈上午在这买的菜,差六分钱,我给您送来了。”刘还山递过钱。

    “呵呵,你是刘姐的儿子吧?都是同行,熟着呢。不急不急。”

    短发横眉青年,一抬眼看见刘还山,下意思的就蹦起来了,伸手抓起眼前的啤酒瓶子。

    顾广财赶紧拽住他。低声对桌上几个人说:

    “都稳当的喝酒,今后这个孩子,你们绝对不可以招惹。

    否则,别怪我不罩着你们。你们也别认我这个大哥。”

    那个小白脸流里流气的小痞子,原本没在意刘还山,往常仗着顾广财这个靠山,一般人也没放在眼里。

    现在听这话老大对这个小兔崽子都很忌惮,不由得回头多打量几眼。

    顾广财现在有点春风得意。

    孙路岐被抓进去了。派出所所长很是感谢他。因为今天中午请他喝酒才躲过一劫。

    马家贵和路建民也是心里对他大有感激之意。

    不是顾广财危急关头仗义说话,他们俩免不了到军区保卫处吃些苦头。最起码把身价打回原形。

    至于当场的痞子、地赖们更是感动的掏心挖肺。

    没有顾广财不顾一切的留下他们,而劝阻了交给部队带走,他们就有得受的啦。

    哪个身上没点事啊。在地方上,还有点人罩着。

    进了军区保卫处,就看那些战士们严肃的样子,也没好果子吃。

    指不定翻出别的事情,那就得蹲几年笆篱子(东北话进牢房的意思)。

    今天“地号”附近的道上人都传开了:

    财哥讲究!

    财哥义气!

    财哥敢和部队对着干!

    市里的头头都不敢放屁,财哥为了弟兄拼了!

    而且,路建民当时就决定顾广财为联防队队长。转正了。

    何况,这一段顾广财也看明白了,对什么革命行动早就没热情。

    他暗地里有意的结交三教九流的人。加上他背后大哥董子豪的势力,很快就有一批人追随他。

    隐隐有了些红工区老大的气象。

    这不,今天,他自己掏钱,到新功饭馆请他们吃饭。也有压压惊笼络人心的意思。

    这个饭馆的头是他的邻居。量大,还加个素菜。

    再说,现在也有给他上贡的‘皮子’。车俊胜就是一个‘腕高’的皮子头(扒手)。

    见刘还山要走,急忙起身过来拽住:

    “不打不成交,今天我没在场,我要是在的话,就不能发生这个误会了。

    来来来,今天我就做个说和的。这件事就过去了。谁也别放在心上。”

    转脸冲着短发横眉青年:“小武子,起来倒酒,说声误会了。”

    江殿武心里这个别扭啊。

    不起来吧,不给大哥的面子。今天顾广财也算救了他。

    起来倒酒吧,明明就是道歉嘛。

    自己怎么也是在地号一片甚至整个红工区都叫得响的‘梗耿’啊(不受人指使、难对付的人)。

    心里憋气,脸上就不自然。无可奈何有些赌气示威。

    从箱套里拎出四瓶啤酒,握住瓶颈,拇指顶住瓶盖,一较劲,‘嘭、嘭’,瓶盖应声弹起。

    这一手虽然有巧劲,但也能看出来人高马大的江殿武壮实如牛是有实力的。

    那一脸横肉、短发横眉,看着就让人躲着走的主儿。

    “我还是学生不能喝酒。谢谢了。”

    “山子,你是叫刘还山吧?”

    刘还山点点头。他对顾广财倒是没什么恶感。

    最起码这个人还算够义气,关键的时候敢说话。

    “我们平辈论交,你要愿意的话就叫我一声财哥,都是兄弟了。今天我还要替他们谢谢你。

    你没追究他们。后来,更没难为他们。否则,说不定够他们喝一壶的啦。谢啦!”

    仰脖把一碗啤酒干了。桌上的人明白顾广财的意思。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

    财哥是让他们对这个小孩领这个情。也是为了平复这个梁子。

    挨着打受着气,还没话说。谁让人家小屁孩能打、能干还后台硬呢。

    别说什么废话了,只能跟着干了碗里的酒。

    也有心里不忿的。像江殿武:堂堂小武子,也是江湖上有号的人物啊。

    但,顾忌到财哥的面子。没敢表现出来。

    刘还山很懂事,他也不愿意惹事。看明白了,他们一定事先都是认识的。

    “其实,你们在‘圈楼’不踹我二姐一脚,在派出所不把我绑起来打我,我不会和你们打架的。

    今后我也不会惹你们。我得回家了。谢谢财哥,哥们儿们你们接着喝。我也给哥几个倒一杯。”

    拿过江殿武面前剩下的两瓶酒。轻轻抓起瓶盖,轮流到了一圈。点点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