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七章:整合道上势力.不许进入红星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424字

    等刘还山出门了,桌上的人才缓过劲来。

    瞪大眼睛看着桌上刚才刘还山扔下的啤酒瓶盖,惊诧的谁也说不出话来。

    如果说几个手指硬生生的抓启开瓶盖,还是有些人能做到的。

    但刘还山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呀。

    几个手指悬空用力,要比刚才江殿武大拇指甲较劲顶开啤酒瓶盖,困难的何止十倍!

    再看桌上的啤酒瓶盖,已经被捏成一个圆球。

    要是把它捏扁、捏成对折,对于桌上人来说不算什么。

    江殿武更能如此。

    可是,一边倒酒,另一只手不动声色的就把它捏成一团,可不就是他们能办得到的。

    一个小破孩就偏偏做到了。而且做的不动声色。

    就这一手,就看出来这个小破孩的心机和能耐了。

    还好,他说了:不会招惹他们。

    他们这个时候才彻底的明白:财哥不让惹乎这个孩子的真正含义。

    本身就干不过人家啊。

    江殿武却不服。:

    “哼,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有点巧劲嘛。让他举举我家的一百五斤的杠铃试试。那是实打实的劲。”

    大家是看到过江殿武平时锻炼的样子的。

    一百五十斤的杠铃,对他来说就像一段木头。咔咔的一口气十几个。喘口气接着继续再来一组。

    平时街头打架斗殴他第一个冲上去,力大如牛,牛腿粗的胳膊一拨拉倒一个,一对十也不落下风。

    加上皮糙肉厚、每天双拳打得上百斤重的沙袋飘来飘去,整个红工区也是赫赫有名的小霸王,人称小武子。

    谁要是让他摽上了,先想到的是麻溜的托社会老人(奉阳道上的话老炮的意思)讲和。

    在不就低头认服。

    难怪他咽不下这口气。

    “他没什么了不起?我听说‘圈楼’里一个大嘴巴就让你起不来了?在派出所里,他被反绑着双臂,你们群殴,还让人家脚踢肩撞打得你们十几个找不到北。”

    顾广才没给他留面子。刚才是在刘还山面前,自家人不能让别人看笑话。

    现在都是自己的人就不能不警戒他一通。

    顾广才还是讲究的,不能眼看随跟着自己的人招惹这个不起眼的小屁孩儿而招灾受难。

    “人多,我也没防备。挤来挤去施展不开,他们也是碍手碍脚的。

    要是我抡开了,小样!我一拳能把他怼出十米远!打不死他!”

    江殿武愤愤不平更不服。顾广才正色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不知死活的东西。你今晚没在拘留所过夜就不错了。

    我大哥现在基本不介入红工区的事,因为有我在,那是给我面子。

    你们可别一不小心再让一个半大小子给弄了,连我都跌面子,让人瞧不起。

    告诉你们说,我大哥几个弟兄都忙着在各区撅刺头,立梗耿,打地盘。

    第一杀手尹长海在卫东区无人敢档;

    第一悍将赵烈在红卫区无人不服;

    第一黑手高庆笙在红旗区无人不拜;

    第一彪子魏勇在红星区无人不惧。

    就剩下我们红工区没搞定。

    我都不好意思和我大哥在一起喝酒。你们还在这里胡吹大气的。

    有本事把那些社会刺头拿下!把那些学校的梗耿(东北话不让别人指使不好对付的人)搞定!”

    顾广才又是一碗啤酒干了。

    小白脸的半大小子叫汪世明,很机灵会来事。伸手给顾广才倒满酒。

    车俊胜,人称奉阳‘四大腕’(扒窃手段高明)之一,花钱如流水,交友广阔:

    “财哥,今天周伟出去约架了。没来。他说了,他佩服财哥仗义。就跟你混了。

    他爸爸是公安局的。根硬。有他和小武子咱们还不横晃(东北话没人敢惹横着走道的意思)红工区?”

    “我再说一次,刚才的那个小子,不能惹。

    红星家属区你们不准干活(偷盗扒窃),你们也不准在红星家属区内打架惹事。

    这是红线。”

    顾广才心里真的畏惧刘还山后面的人。可是不能当他们面前说。

    一个小姑娘一个电话就能让军区保卫部处长带一个排迅速出动,进来就是一顿枪把子。

    就是市里的那个什么人民保卫组组长,在人家眼里算个屁呀,还不是被人家可劲的抡了十几个大嘴巴。

    那个容貌秀丽、果敢利索的女厂长,连军区保卫部的处长对她都毕恭毕敬的喊一声大姐。

    她叫刘还山一口一个孩子,还说是等他回家吃饭,

    难道是她儿子?

    上次就是这个军人出身的女厂长,二话不说掏枪就开。

    都说她十一岁上山当土匪打鬼子。杀人如麻。那股当机立断的狠劲一点都不假。

    现在,能不惹就不惹。

    等大局定下来,大哥身边的人腾出空来,还怕对付不了一个小屁孩儿?

    明的不行,还来暗的。准成点就是了。

    江殿武也不好说什么。抓起一瓶酒,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去了。

    梗梗个脖子粗声粗气:

    “财哥,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我听你的就是了。

    不去招惹这小子。我也不找他算账。

    财哥,我不傻,你说话是不中听,可我心里明白,你心里装着弟兄们。

    要说谁最想找这个小子的晦气,财哥你最想!我们都听说了,你儿子就是让他打破了头。

    你都这样说了,还不是为了我们?兄弟们领情。财哥义气!

    财哥,就凭你这样对待哥们儿,我小武子鞍前马后跟定你啦。

    但是,他要是先惹乎我,财哥就对不起了。我和他拼命,否则我就没法在红工区混了。”

    车俊胜也端起一碗酒:

    “小武子的话,也代表我们,财哥我们跟定你了,咱们做一生一世的兄弟。

    钱,你不用愁,你是做大事的。我手下的这些人都不白给。放心好了。有我呢。

    红星的活我肯定不干。也会交代我那些小兄弟和我知道的溜子们(流窜作案的小偷、扒手)。

    财哥,我先干为敬,我干了!”

    顾广才心里也有些动情。

    这些人能死心塌地的跟随他,红工区很快就是自己的天下。

    他相信这些人的感情和义气。

    这些人和自己一样,都是从小就不爱学习,走偏门跑斜道。

    靠的就是好勇斗狠扬名立万,当梗耿做刺头。

    要的就是个社会面子。说白了,就是别人眼里的价值。

    他们用另一种手段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价值。

    维护着自己那点很怕别人瞧不起的尊严。

    有了面子,就有了地盘,也就有爱虚荣的女孩子投还送抱。

    这样的女孩子多了去了。说好听点是爱慕男子汉爱慕英雄。

    当然,同时也就会有小偷、扒手上贡孝敬你。

    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讲义气,抱成团。为兄弟敢拼命。

    就是你心里不讲究,心里不愿意拼命,那你也不能表现出来。

    要不,没人和你往来。

    强奸,偷盗,打架斗殴,甚至杀人都没人瞧不起你。

    但你不义气,那你就是最被瞧不起的人。

    顾广才虽然心狠阴险,可是他毕竟受董子豪多年的训导。

    他也最佩服的就是这个大哥了。

    这些人对他忠心,他也不能不义气。

    他可以玩心眼,可以使用它们,更可以骂他们。

    就是不能不把他们当成兄弟看。

    反之,你就是孤家寡人。指不定哪天就挨一刀子。

    这些人最恨的也是算计他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