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八章:大嘴李天民.黄毛也有派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234字

    春暖花开好时节。满目春色,暖阳融融。

    这天放学刘还山没回家。告诉姐姐刘思宁:要和七连同学打篮球。

    这些半大小子们在操场上脱掉臃肿的衣服,换上平头短裤就开赛。

    那时候一件运动短裤能让这个孩子牛逼半个月。

    刘还山的球技受过宋桓疆的训练,中规中矩。几场下来有赢有输。

    就是那个李天民,得个球满场得瑟,恨不得搂着球不放,一心要炫他那不咋地的上篮动作。

    可惜,没一次机会。

    得瑟的后果就是被对方毫不留情,几乎毫不不费力的抢断下来。

    场外几个家近的看热闹几个女生也不给他面子,撇嘴、呲牙、竖小指。

    一阵嘘声。

    闷葫芦冯志辉冲他不满的白了一眼,实在受不了了,憋不住张嘴,想说点什么。

    “白楞(东北话睥睇不满)我干啥。闭嘴,有屁憋回去。今儿我民哥乐意。再瞥眼、撇嘴的,信不信我给你个大耳刮子?”

    大嘴李天民整天欺负闷葫芦嘴笨。拿他打哈哈。

    怪了,他俩还最好。打架背靠背,午饭一起搅。

    闷葫芦冯志辉心里里除了刘还山,是谁也不服的,但就是对大嘴李天民能忍住。

    齐兵不干了。

    “大嘴,球场上不带这样玩滴。你手里有球就被窝里放屁——吃独食。”

    齐兵人小鬼大,可不惯着他这个毛病。指着李天民开火。

    “小崽子,你长毛了吗?来和你民哥掐。那个球是我抢的,我就不给你。爱咋咋地。”

    李天民大眼皮一翻,整个一个白眼球大黑眼球小。左手故作洒脱的一抹他那满头的黄毛,自我感觉无比好帅,一副傲娇的样子。

    朱少东他们饶有兴趣的看着大嘴和齐兵斗嘴。甄柏磊嘴一撇,满脸不屑:

    “让他们干起来才好呢。几个傻帽。”

    陈二宝:“你才笨逼呢,看不出来呀,他们好着呢。这才是真哥们!

    你上去试试。信不信,就吵嘴的那两个,会立马放下争吵,会联合出手,会一起把你打回原形。”

    顺腿踢他一脚。

    “还是二哥看得透亮。对对对,他们好着呢。”

    满脸堆笑,点头哈腰。甄柏磊是软的其硬的怕。当面说好话,背后骂你娘的主儿。

    朱少东见状,笑着对球场那头喊:

    “山子,要不今儿就玩到这。你们当着我的面欺负大嘴,我看得都不好意思,心里不得劲呀。

    哈哈……

    哥儿几个,撤!”

    朱少东和大嘴李天民也要好。平时常常彼此逗个闷子(东北话逗乐子)。

    他知道,别看刘还山不言不语,这哥几个还真的绝对听他的。

    “卧槽,还欺负我?今晚我就让他哭着喊着求我赏他一个大嘴巴。”

    李天民不愧为叫大嘴,说起话来没边没沿。

    朱少东、陈二宝才不信大嘴李天民的鬼话呢,冯志辉的身手他们是见过的。

    但还是友好的招招手,撤了。

    齐兵没理大嘴的话,抽冷子(东北话突然的意思)上去就是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扭头就跑到刘还山身后。嘻嘻的笑个不停。

    “麻辣隔壁地,你也就会来这手。打个太平拳,出个撩阴腿什么的。”

    李天民昂着头,拿出大哥不与小弟一般见识的样子,拍拍屁股走到场外和女同学搭讪去了。

    “革命的女同学们,我的姐妹们,我不是很帅,但我很有风范和气度……是不是啊?”

    轰……女同学一哄而散。

    “唉……咱们工人家的儿女就是不懂得欣赏内在的美。”

    球场内外,大家不是打趣逗乐,就是搂脖子抱腰的开始穿衣服。

    李天民摇晃着身子,大大咧咧的迈着鸭子步:

    “山子,你得承认,我确实比小辉帅那么一点点。至于小齐兵嘛,还没长毛,不和他比。山子,对不?”

    “对对对,李天民,你是一头金发,嘴大、手大、屁股大。天下第一癞蛤蟆。”

    往外走的几个女声扭头齐声叫喊。接着就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卧槽,我在她们心灵里扎下根了。都能说出我的大号来了。

    这叫什么?这叫深入人心。懂不懂?

    笑什么呢?看你损色熊样,肯定无法理解我们学校这些可爱的女生。”

    对着五连的一个小个子:

    “信不信,你就是给她们传八回纸条,她们都记不住你的名字。

    我这叫什么?我这叫计谋。先打下印象在说。”

    李天民在那自己儿自我解嘲,满嘴跑火车。反正都是他的理,反正他从不感觉臊得慌。

    实在没词了,就大眼皮一翻,爱谁谁,什么都没听见。

    整天介满学校大嘴咧咧。全校的老师都习惯了。

    但,为哥们,为义气,那可不是这个样子,肯定是冲在前面,出手还快,速度灵活。

    别看他膀大腰粗沉甸甸的。

    冯志辉都替李天民臊得慌。

    “你不放屁能憋死呀?还有点别的能耐吗?”

    提着裤子对地上‘呸’的一口。

    “哎,哎,哎,我说闷葫芦,你是四五大六都不懂啊。不放屁当然能憋死了啊。你不怕憋死,现在能放屁吗?”

    冯志辉干咔吧嘴,急的说不上话来。真憋的脸通红。他最不擅长和别人斗嘴了。

    李天民得理不让人。

    “还我有点能耐吗,请你客气点,把那个妈去掉。你民哥就是有点能耐!

    岂止一点呀。是一点两点,三点四点。不服,我们再比比谁撒尿撒的远!!”

    冯志辉彻底没电了。

    这边,齐兵突然想起来什么,凑过来,在刘还山耳边:

    “我不确定,也是外校一个同学和我说的。

    今晚,三十六中几个中学的梗耿(不好招惹的人),会人(找帮手)要堵朱少东他们,准备狠狠的教训他们一次。山子,你弄不准,你说到底告诉他们不?”

    “刚才怎么不早说?都是一个学校的,朱少东和陈二宝是讲究人。是爷们!

    忘了上次我们一起并肩作战了?”

    刘还山二话没说,穿着短裤,偏腿上了冯志辉的自行车。猛蹬出了校门。

    红星机械厂家属区,包括红星子弟学校、洗澡堂、理发店、小商店、粮站什么的,在重工街东,肇工街西,南五马路和南十马路中间。

    刘还山视力极好,骑着自行车出校门就看到二百米开外,肇工街马路中央,几十个人打得异常激烈。

    朱少东七八个人被围在中央,对打二十多人。

    本来几场篮球下来就已经疲惫不堪了。哪里还是这么多人的对手。

    被打的头破血流,有的身上还挨了刀。

    兀自不退。

    甄柏磊早就没影了。

    马拉巴子地,又打到家门口了。刘还山心里学爸爸的口头禅。

    撂下自行车,身上只有短裤背心,二话没说投入街头群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