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章:群情激愤围警署.所长局长不怠慢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228字

    刘还山见他过来,没好气的:

    “财哥,我们不是说好了吗,翻篇了。怎么还到家门口堵我们打啊?”

    “还山,别这么叫,别这么叫。这样的话,我就得叫你三哥,我叫你三哥,你是我的三哥。

    不过,今天的事情我还是不知道啊。怎么都让我赶上了呢。”

    走过来,小声对刘还山:

    “你没事吧?你没事就好。那就公事公办,你们占理,他们自己不听话惹的祸。我绝不偏向。”

    顾广财此时只认清一个道理:决不能与这个孩子为敌。

    派出所

    双方分别关在不同的房间。都做了笔录。受伤的上医院。

    所长看见刘还山就头皮发麻。

    这个小子,上次当着市领导的面就差点把高压锅厂革委会主任孙路岐一脚踹死。

    军区保卫部的处长把奉阳市人民保卫组组长一顿大嘴巴伺候。

    就是个煞星啊。怕啥来啥。

    周科长的孩子他是认识的。他要求给他爸爸打电话,也让他打了。

    所长可知道不能搅合进去。但又不能不过问。职责所在。

    直接给分局局长打电话。

    “什么?胳膊打断了,牙掉了三四颗?这帮孩子太猖狂了。

    不要命了?周科长过去了吗?一定严肃处理!

    公安局的家属也是人民群众,不能白挨打。对了,注意劝住周科长,规避。

    不能让他介入办案。”

    等所长把前前后后的事情说明白了。又把几个重要笔录捡重点给局长念了一遍,

    局长那边炸锅了:

    “是这么回事啊,完全是自卫嘛。带刀子团伙堵截,性质就不一样了。

    对了,对方怎么样?那个刘还山有什么事情没有?

    我马上赶过去。千万不能让周科长冲动。”

    所长放下电话,到羁留室看刘还山。

    “山子,可不能这样啊,多后怕啊,要是出人命可就糟了。就是不出人命,你伤到哪里也不行啊。”

    “谢谢警察叔叔。可是不还手不行啊,他们都带着刀呢。那我们更得死得快。”

    刘还山已经穿上衣服了。

    满派出所都是人,当事人的家长、亲戚。家属区的邻居、同事。

    把派出所为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红星机械厂的职工,喊着派出所要给个说法。

    宋青霞家里,宋琴不紧不慢的汇报着。秦琪没听完就要下楼发动车。

    秦环玉也跟着要下去。

    宋青霞不紧不慢的:

    “你们的少爷没事。看你们急的。放心在家等消息。琪儿,你先把宝田和静文接来家。

    这个臭小子也真有血性。护家。好样的。像他爸爸!”

    “妈妈,那也得过去看看呀。三儿在派出所受委屈呢?”

    “谁委屈他呀?没听见所长立马第一个就给琴儿打电话了吗?他还不敢偏向的。

    让工厂的保卫处长过去交涉、处理。”

    派出所

    愤怒的红星机械厂的职工,大声嚷嚷要求放了自己的孩子。

    对方的家属自知理亏倒也没喧哗。

    一辆三轮摩托疾驰而近。

    从上面跳下来一个中年警察。

    急冲冲的冲进所长办公室。

    “我刚从医院过来。谁他妈的手这么黑。把我儿子胳膊都打断了。牙也掉了四颗。”

    “周科长,冷静,冷静。”所长温和的安抚道。

    “我冷静的了吗?不是你儿子,你当然不急了。”

    周科长就这么一个儿子。也知道平时在社会鬼混。小小不然的也就算了。都是孩子。

    现在被打的这样子,他不干了。

    听话音,所长并没有表态示好。一副工作态度。

    转身出了所长办公室门。

    一脚踢开羁留室:

    “草泥马地,都谁动的手?谁动的手?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警察叔叔,是我一个人动的手。”

    周科长双目尽赤,火往上拱,伸手一个大嘴巴烀上去。

    刘还山什么身手。岂能让他如意?

    “你是警察,这一下,我不还手。但,你要是再打我,我就不这样了。”

    刘还山不紧不慢的站起身来。

    “麻辣隔壁的,你还敢顶嘴,还敢和我叫板?我他妈的崩了你这个小兔崽子。”

    掏出手枪,顶在刘还山的脑袋上……

    外面的红星机械厂的职工看见一个中年警察气哄哄的冲进去,

    再看对方家属脸上都露出一丝轻松的神色就明白了。

    “小山子是为了救我们厂的孩子,是自卫,他们都带刀呢。

    怎么还不放我们孩子出来?还他妈的讲不讲理?”

    外面的人愤怒了。里面的人更愤慨。喊着:

    “那个警察去找小山子,事情不妙。”

    “草泥马,还讲不讲理?派出所就了不起吗?警察就一手遮天呀。

    不放我们的孩子,就砸了他派出所!”

    分局局长是从后门进去的。正门都是人,围的水泄不通。

    他知道弄不好,今晚就出大事了。派出所真就可能被砸。

    他和党委书记进去一看,派出所的人都在羁留室的门口围着呢。急忙上前。

    周科长吼着:“我儿子现在躺在医院没人管,这个小兔崽子这么狂妄你们还护着他。

    还讲理吗?

    我特么的现在就崩了他!”

    刘还山仰起脸,天真的样子:

    “警察叔叔,你要打死我吗?我可还是小孩呢。”

    一副纯真。

    派出所长上去就夺枪。厉声道:

    “周科长,我已经给你面子了。这里是派出所,不是局机关。我是这儿的所长!”

    “你特么的所长顶个屁!咱们的家属让人打了,还护着外人。滚!”

    周科长魔鬼上身,猪油蒙住了心……

    ‘啪’一个大耳雷子扇过来。跟着一个彪悍的身影一把下了周科长的枪。

    能当分局局长,这身手也不是盖的。

    “你还知道你是人民警察吗?你还知道你是公安干部吗?”

    上去又是一脚。扯着周科长的脖领子拎了出来。周科长连个屁也没敢放,一点脾气都没有。

    “无论什么时候,你第一个就不要忘了你是干什么的。

    平时不和你们计较。大是大非面前没有余地!

    你被撤职了。明天到政治部报道。听后处理。”这下子周科长脸都白了。后悔自己也的确也是太冲动,犯了大忌。

    局长也真是愤怒了。

    外面的职工们听到这些话,安静下来了。继续听。

    “做完笔录,被堵截的孩子都放回家。受伤的去医院。

    团伙持戒堵截的立即办拘留票子。我马上签字。”

    “哦,对了,我要见见那个叫刘还山的孩子。”

    红星机械厂保卫处长进来了……

    半个小时后,刘还山走出派出所门,秦琪开车迎上来:

    “刘叔、刘婶和你姐都在宋厂长家呢。你今晚就不用回家去了……

    “不行的,我的中楷字还差五十个没写完。我得回家写字去。”

    刘还山一脸人畜无害,万分认真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