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女神老板成我妻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8本章字数:3636字

    江北市,北长江路中段,画意咖啡馆。

    “程云回,程云回,林姐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

    正在咖啡厅内来回忙碌的我听到吧台收银员尹玲的声音,回头答应一声便立刻回到后厨放下托盘,稍稍收拾了一下,朝老板办公室走去。

    林诗画,画意咖啡馆老板,二十九岁,个头高挑,身材苗条,大波披肩发衬托着她女神的气质,无论走在哪里,都是人潮中惊鸿一瞥。

    然而我却只是她手下一个最不起眼的普通员工,除了长相还对得起“帅”这个字之外,在江北市别无长处。

    可就是这样看似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交的两条平行线,却偏偏走在了一起。

    林诗画成为了我的妻子,在接下来的生活里,她打给了我外人看来无尽的荣耀光环,更带给了我外人看不到的压力和屈辱。

    走在装饰古色古香的走廊内,我心里忐忑不安,虽说每次见到林诗画我都会热情的打招呼,但我相信她应该不会把我记在心里,甚至连我的名字都可能不知道。那么这次她专门请我到办公室是为了什么事呢?

    我想不明白,索性不再浪费脑细胞,等到了那里不就知道了嘛。

    再说了,脑海中想着林诗画那笔直的长腿,苗条的身材凹凸有致的。我的身体就不禁抖了抖,好像是受了寒一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似有电流在通过。能有一会的时间跟林诗画独处一室,也够我跟那帮狐朋狗友炫耀一阵的了。

    想着这些我来到了林诗画的办公室门前,抬手轻轻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林诗画那甜美的女中音:“进来。”

    我轻轻转动把手,缓缓推开门,深吸了一口气。

    在画意咖啡馆工作了三年,这是我第一次走进林诗画的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面积不大,装修也很简洁,里面的布置淡雅中透着一丝华丽,古朴中又不失现代。

    “林姐,您找我?”站在办公桌前,我看着她精致的面孔,强忍口水没有咽下去,恭敬的问道。

    林诗画脸上一笑,如烟如画,而我已心醉。

    “程云回,你在我这里工作了三年了吧?”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示意我坐下。

    我走过去坐下来,顺势将双手十指相交,压在大腿根部,掩饰着我现在紧张的心情。不好意思的一笑说:“是的,林姐,三年零一个月。”

    “有女朋友了吗?”

    听了这话我心中一顿,难道她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吗?那感情好,想她林诗画认识的女孩,应该不会比她差太多吧。心中这样想着,我回答道:“呵呵,还没呢林姐,我在这里又没车又没房的,哪会有女孩子愿意嫁给我啊。”

    林诗画一笑,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又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说道:“程云回,如果你愿意的话,咱们结婚吧。”

    我犹如被一个晴天霹雳轰在头顶一般,定定的看着林诗画,瞬间笑着说:“林姐,你别给我开玩笑了,有事您就直说。”

    “这就是正事,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也一直没有男朋友,如今我妈妈天天催着我结婚生孩子。所以我就想先稳定稳定她老人家的心,而我也不愿意随随便便的就找一个男人过日子,再说了就算是要找也要找个知根知底的,当然,至于生孩子这方面,我想借精生子。”林诗画冲我解释道。

    这下我才有些信了,但是要说让我打内心里接受这件事,我此刻还真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因为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尽管她说不能随随便便的找一个,可她林诗画是地地道道的江北市人,所认识的人里面比我条件好的肯定不在少数,她为什么非要找我呢?

    “呵呵,林姐,我想问,为什么非得是我呢?”我虽然希望这件事情是真的,可也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老实,但并不傻。

    果然林诗画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放在了桌上,一本正经的说道:“其实,咱们之间的这场婚姻我只是用来应付我妈妈的,当然了,有必要的时候也要应付应付社会上的一些朋友,这些你都得无条件的配合我。事成之后,我付你一百万。”

    一百万!还能和江北市的女神林诗画成为夫妻,眼看着她那精致的脸庞,还有这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女神气质,都无疑是在吸引着我。而且她提到了借精生子,我的眼中立刻透出精光,这话说的太直白了,什么借精生子啊,还不得我亲自操劳吗?

    想到能够拥有这个完美的女神,还有一百万拿,这样的好事如果我再不答应就真的会被天打五雷轰了。

    这一次我真的咽了一口口水,立刻说道:“好,林姐,我答应你。”

    林诗画对于我的答案显然是早就预料到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只是将那张薄薄的纸片推了推,说:“你最好先看看合同,没问题的话,签个字,咱们下午就去登记。”

    “第一条、双方只有夫妻之名,不能有夫妻之实,第二条、男方不许干涉女方私生活,第三条、必要时刻男方必须无条件配合女方扮演幸福夫妻,第四条、以上三条一旦违反,合同立即终止,所有条件取消。”

    所有条件取消,也就是说那一百万还不定是不是我的呢。

    看完这四条无比苛刻的条款,我心中却没有丝毫犹疑,因为我脑海中想到如果有了这一百万,就可以很快改善老家爸妈的生活了。而且再说了,尽管上面所说的夫妻之实什么的,还不都是事在人为嘛。

    想到这儿,我拿起笔,在合同下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且按了手印。

    就这样,一百万我把自己给卖了,就这样注定我开始了无休无止、痛并快乐着的婚姻生活。

    接着林诗画打电话给主管为我请了一下午假,我们一起去领了结婚证,在回来的路上她说事不宜迟,我们也追求追求闪婚的潮流,一周后举行婚礼。

    尽管说要举行婚礼,可是林诗画依然让我回去上班,她说一切都有她来准备,我不用插手,而且她十分坚定的拒绝了我将爸妈以及老家亲戚请来参加婚礼的要求。

    对于她的这个做法我十分愤怒,就在我将要发火的时候,她拿出了那张合同,我无奈只好顺从了她的意思。

    婚礼那天热闹非凡,来来往往都是江北市政界商界的一些名人,还有一些林诗画的朋友亲戚,为了表达对我的尊重,林诗画象征性的请了我的几个大学同学。

    我的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按照合同的要求我和林诗画表现的十分恩爱,不仅能时刻抓着她那白嫩柔弱无骨的手,偶尔还可以象征性的亲她一下,这都让我的心扑腾扑腾的跳个不停。

    敬酒的时候,来到我同学那桌,大家都羡慕我羡慕的五体投地,而最令我开心的就是当年我追过的大学校花,看到我娶到了这么漂亮的老婆,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而我还专门敬了她一杯酒,冲她说了声“谢谢”,谢谢她当年像扔垃圾一样的拒绝了我。

    一天的婚礼下来,我和林诗画都累得浑身瘫软。

    可是尽管身体累得像狗一样,可是我的精神却异常亢奋,随着宾客渐渐离开,我越来越期盼的洞房花烛夜就要到来了。

    想着以往看都不敢看的女神今夜就要躺在我的身边,而且还是在一张床上,我身体里的血液就好像是沸腾了一样。

    送走最后一位宾客,林诗画甩开我的手,走进卧室一下子躺在了那张属于我们俩的婚床上,修长的双腿犹如嫩笋一般透着灵气,或许是太累的缘故,躺在床上的林诗画,这样一袭红裙的样子,竟让我脑海中突然想起古装剧里的那些绝世美人。

    双眼微闭的林诗画,犹如睡美人一般,在期待着我这个王子的吻,吻醒她沉睡多年的梦。

    我将西装脱掉挂在衣帽架上,从床的另一边爬上去,紧盯着此刻的林诗画,我的妻子,用力吞咽了几口唾沫,然后向她身边爬去。

    眼看着离她越来越近,我似乎已经闻到了她身体所发出的淡淡的体香。

    就在我的手将要触碰到她的时候,林诗画一翻身,手中顿时多了一个黑色的手电筒般的东西,不待我反应过来便抵在我的胳膊上。

    我只听到“滋滋啦啦”一阵电流的声音,然后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我醒来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林诗画用防狼电棍把我给击晕了,我可是她“明媒正娶”的老公,在她那里怎么成色狼了?就算是色狼,也不值当的用防狼电棍给我这么一下啊,那得多费电啊。

    哎,不对呀,脸怎么这么疼呢?而且身子下面硬邦邦的,我不是该躺在床上吗?

    脑海中瞬间转过无数想法后,我终于睁开了眼睛。这下不得了了,原来我现在正躺在卧室的地板上,而林诗画那美妙绝伦散发着女性淡淡气息的小脚正踩在我的帅气的脸上,居高临下冷冷的盯着我。

    “程云回,婚姻合同第一条是什么?”

    我勒个去,这新婚之夜不仅将老公电晕,还要考试吗?但是我知道她是在玩真的,为了早点脱困,立刻说道:“只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

    林诗画这才将脚放下,冷冷的说:“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若胆敢再犯,一百万取消。”

    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虽说签了合同,但毕竟是夫妻,哪怕不能有夫妻之实,可些许的温存总得有吧。可尽管我心里这样想,但是面对着她以及她手中的防狼电棍,我只好低头认错,乖的像只小猫。

    “坐上去。”林诗画指着我身后的椅子说道。

    我不敢反抗,很顺从的坐在了椅子上。接着林诗画拿出一根绳子将我紧紧的和椅子绑在一起。

    看到她那动作,我立刻想到了绑架这回事,瞬间脸色变白了。这女人不会是千方百计的骗我,最后就是要把我给绑架了吧!

    但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多余的,林诗画将我绑好后自己径直上床睡觉了,而我只能在椅子上过一夜,对刚才我的冒犯以示惩罚。

    只穿着贴身的内衣裤,被自己的老婆在新婚之夜绑在椅子上整整一夜,而这只是因为我曾经试图去碰她。看着躺在床上的妙人,我不禁感到悲哀,刚开始的那种喜悦感幸福感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连YY的心情都没有了。

    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我们是签了合同的,合同里的每一条我都不能违反,哪怕连想都不行。

    无奈,再大的委屈也得忍着,为了那一百万,为了老家的父母能够过上好日子,身为人子吃再大的苦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