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对我好的就是好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55本章字数:2071字

    第一章对我好的就是好人

    “快点去把垃圾丢了!”

    掺杂着鄙夷和愤怒的声音从豪宅里面传出来后,古典华丽的大门被无声推开,大厅里面苍陆色的灯光透过被打开的门缝打在外面早就已经积了一层的薄雪上面,身上的衣服依旧单薄。

    安清欢冷笑一声,费力地拽起垃圾袋,往小区外面的大垃圾箱走过去,丢垃圾?祁家一个这么大的家族,还会没有下人丢垃圾?再说收垃圾的车子每天都会经过门口,又何必要她冒着严寒走这么远?只是整她的一个借口罢了,不过从小到大,她已经习惯,只是想着快点离开这个冷漠的……家,然后,给母亲报仇!

    记得小时候自己也可以和一个小公主一样,听着妈妈在睡觉之前给自己讲故事。

    突然“嘭”的一声响,回忆被硬生生打断,安清欢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个男人扯住往暗处带,垃圾散落了一地,安清欢看着满地的垃圾愣了愣,不知道又会被祁家的人折磨了……

    安清欢回过身就要对着身后的人大骂,突然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双腿直抖,一个男人……一个浑身破烂的男人!

    那个男人倒是冷静得多,靠在墙上微微喘气,双眸在黑暗里面异常晶亮,有鹰的锐利,有剑的寒意,还有一种水的温柔,安清欢看的微微出神。

    “带我去隐秘的地方,有人在追我。”男人说话了,带有磁性的嗓音,有些沙哑。

    安清欢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虽然她小时候似乎经常面对这些的情况,但是在这个时候犯花痴是不是有些不太适合?安清欢赶紧点头,拉着男人就往自己的小屋子走过去,那里恐怕是祁家最隐秘的地方了。

    安清欢回过头疑惑地看着男子,怎么拉不动?他不是要自己带着他走吗?

    “你不问问我是好人还是坏人?”男人好笑地看着安清欢,这丫头就这么容易相信别人?何况自己这个样子,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就跑了吧。

    好人?安清欢低头笑笑,笑容明亮又苦涩,抬头,安清欢说:“对我好的人就是好人呗!哈哈,还是快点走吧!”

    男子在安清欢的笑声里面竟然放松了许多,跟着安清欢到了眼前这个极其简陋的小屋子。

    “这是哪?”

    “我的房子。”

    “……”真的有够简陋。

    安清欢推开门,并没有开灯,搀扶着男人坐在房间里面唯一可以坐的床上面。

    温馨的味道一股脑地钻进自己的鼻子,这样的味道让男人觉得很是安心,这是,家的味道吧?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过家了?

    男人摸索了一会儿,找到开关,打开了房间里面的灯光,安清欢正低着头在抽屉里面找着医药箱,看见灯光不由被吓到,急忙惊慌地抬头抬头,看着那个男人。

    “这样他们会发现你的!”

    男人笑笑,刚要说没什么事时,无意瞟到安清欢脖子上面的胎记就再也移不开眼睛,话生生卡在了嘴边。

    那是罂粟花的胎记?

    罂粟花的胎记,至今为止只听说过一个人有,听长辈说那朵罂粟花胎记甚是妖艳,所以女婴出生时也是名噪一时,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胎记,还有她的身世。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要是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那么这个女子对浑身是血的自己不害怕也不奇怪了。

    安清欢看了一眼盯着自己发呆的男子,嘴角还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脸颊迅速生气两片绯红,将刚刚找到的医药箱丢在男人的身上。

    “自己处理!”

    男人被医药箱正好砸中伤口,“嘶”的一声,强烈的痛感直击大脑皮层,还没有抬头,就将医药箱直直地丢过去,眉眼全是不可抑制的怒气,他长了这么大,这可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

    “嘭”的一声,医药箱被摔成两半,里面的瓶瓶罐罐全部稀稀落落地掉在地上,安清欢拍着胸口直吸气,还好自己闪得快,不然这个房间里面就要多一个鲜血淋漓的人了。

    “你是不是有病啊!”安清欢稳定好呼吸,对着阴晴不定的男人吼道,原来自己不是灰姑娘,是农夫!农夫与蛇里面的那个农夫!

    男人看着被气得跳脚的女子,一阵打量过后,冰冷的眼底浮起一丝笑意,自己找了一个惬意的姿势躺好,左腿弯曲,右腿随意搭在床上,靠于床头,眼睛被藏在阴影里面,嘴角却噙着笑。他示意安清欢过来给自己处理伤口,眉头轻挑,似乎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安清欢甩了甩脑袋,恨不得甩自己两巴掌,这不是王子,是蛇!不要犯花痴了笨蛋!一边给自己催眠,一边给男人处理伤口。

    男人看着小心翼翼却一脸不情愿的小脸,玩心大起,他突然单手搂住安清欢,俊祁向她靠近,眼里笑意更浓,却带着致命的魅惑。

    安清欢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脸,瞟了一眼放在自己腰上的大手,冷笑一声,呵呵,姐只是花痴,又不是陆痴,想撩我?

    还没等男子反应过来,安清欢搂着男子的脖子吻了上去,直接撬开了对方的牙齿。

    男人只是微微一愣,马上化被动为主动。

    安清欢狡猾一笑,用力咬破了对方的嘴唇,一股腥甜的味道沁入自己的口腔,对方马上将她推开。

    男人并没有生气,只是抬手擦掉嘴唇上的血,半晌,男子开口:“你知道我是谁吗?”

    安清欢很肯定地点点头,说:“蛇。”意识到自己说漏嘴,又马上摇头,清了清嗓子,心虚地说:“我怎么会知道?”真是个自恋狂,他以为全世界都要认得他?

    男人看见安清欢眼里的毫不掩饰的鄙视,出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存在感感到怀疑,同时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无知感到可悲。

    “我是龚昊然。”

    一阵沉寂过后,安清欢挠挠头,这名字挺耳熟,但是她很仔细地想了想,对着龚昊然摇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不认识。

    龚昊然:“……”

    一夜过后。

    安清欢看着床上睡得龚稳的男人,满头黑线,他不是应该走吗?为什么还没有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