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战江阴徐达鏖兵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347字

    词曰:雕鞍挽弓射天狼,金樽醉酒酹风雪。笑谈深处话古今,谁识得英雄豪杰?曾有那风铃儿响,花前月、芳草凄、征尘血。泪湿衣襟空惆怅,一番风尘终有别。曾道成就锦衾梦,又憾人生残缺。休悲泣,莫伤倦。仗剑江湖走斜阳,且看大风颂日月。

    这首词乃是江南一对佳丽所填,男的姓陈名墨雨,女的姓林名锦云。说来令人扼腕长叹,但都因这二人时运不济屡遭劫难。心灰意冷之际都弃文从武。终学得绝世武功。那陈墨雨帮助明成祖成就了一番伟业。而林锦云则是独步武林锄暴除奸,名扬神州。干下了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两人先后都成为人所敬仰的英雄豪杰。最后终因摆脱不伦理的束缚,落得个可悲可叹的结局。要知这二人的前因后果,且听我慢慢道来。

    残阳如血。

    硝烟弥漫。

    在那遥远的天际边,晚霞红得就犹如要滴出来血来一般,将半个天空都映红了。

    刚才还是喊杀声惊天动地的战场,此刻却又如死水般寂静下来。敌我双方都知道,这寂静的后面又将是新一轮的、如暴风骤雨般的厮杀。

    徐达身穿豹头铁甲,外披黑色大髦,头带红缨头盔,冷峻的脸庞透露出果敢坚毅的神情,他与副将常遇春、胡大海并辔立于山坡之上,身后的帅旗在晚风的吹拂下,不知疲倦地飘动着,斗大的“徐”字时隐时现。给这刀光剑影的战场带来了几分神秘。

    此地离江阴城约有三箭之遥。徐达纵眼望去,从城墙脚下到自己队伍的集结地,堆满了尸首、刀剑、盾牌和攻城的冲车。城墙边上被守城军士泼下的滚油,还在伴随着损毁的冲车、箭楼燃烧,滚滚浓烟被微风刮得在战场上四处飘散。护城河的水已被鲜血染得鲜红。水中的尸首有些都以肿胀起来,不停地浮动着。微风过处,就在这山坡之上,也能闻到浓烟裹着的血腥味和刺鼻的尸臭味。

    从早上辰时开始攻城,到现在已是酉时了。江阴城还在张士诚的手中。猛将胡大海早以杀得性起,正赤裸着上身,左手挽着藤牌,右手提着单刀,立马在徐达的身边。胯下的黄膘马也如主人一样,不安地刨动着前蹄,时不时地嘶鸣一声。

    山脚下几万将士已排成攻击队形,只等徐达的一声令下,便会勇猛地杀了上去。

    从上一次攻城的情况来看,守城军士不似前一番那般凶狠了。凭他多年的征战经验,他知道敌方已成强弩之末,而已方的士气却正在高涨。他知道只要自己一鼓作气,今天定能攻下江阴。

    他再一次用眼扫了一下战场,只见自已麾下几万将士,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声响,个个刀剑出鞘,正蓄势待发。

    他环顾了一下左右,慢慢地拔出了佩剑,突然将剑挥向江阴城,大喝一声“攻城”。刹那间,号炮连声响起,战鼓隆隆地擂响起来。就如山崩地裂一般,胡大海一马当先,带领队伍象狂飙般地向城墙卷去。

    “冲啊。”

    “杀啊。”

    “灌啊,灌进城去。”

    如排山倒海般的攻城队伍攻到城墙边时,只听一声梆响,刚才还不见人影的城墙跺口旁,霎时树立起一排排人群来。将羽箭、滚木、擂石,石灰包、燃油如雨点般地泼将下来,特别是那滚烫的油料,迎头罩向攻城士兵的头上时,便听见吱吱作响,瞬间就是一片惨叫之声。与此同时,城墙上又丢下了一排火把,迅即便点燃了燃油,形成了一道火墙,被泼上燃油而没有断气的士兵,便像一个大火球般,惨叫着在地上滚来滚去,渐渐地没有声响。不禁令人毛骨悚然。霎时城墙脚下便是一片尸首。

    但攻城队伍犹如发了疯的猛虎一般,前面一拨倒下,后面一拨又踏着尸首攻了上来。胡大海身先士卒,口中叨着单刀,左手盾牌护着头顶,顺着云梯奋勇地向上爬去……。

    此刻,在江阴城的行辕当中,张士诚面前立着四人,这四人正是他的心腹卫士,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鬼面四杰”。

    为首的一人四十岁左右年纪,姓史名唤文彬,江湖人送绰号“赤面猞猁”,使得一对好判官笔,加上内力深厚。一套“三阳掌”使将起来,无人望其项背。

    第二个姓潘名奇,江湖人称“青面郎中”,此人行事诡异,出手狠辣。一身武功已臻化境。此时也有三十岁左右年纪。

    第三个姓花名唤无影,时年二十四岁,人称“白面犴狴”,此人足智多谋,一对吴钩剑使得出神入化。

    第四个复姓司马名逢春,最为年青,只有二十二岁。一套家传的“云燕十八翻”,使将起来刚中带柔,柔中显刚,变化多端,摧碑裂石。功夫端的了得。搏得了一个“黄面通判”的绰号。因他为人随和,沉稳练达。所以深得张士诚喜爱。

    这四人跟随张士诚南征北讨,立下无数战功。虽年令相差较大,但一同在刀剑丛中滚打,患难与共、义气相投。遂结为生死弟兄,当时张士诚军中有“赤白青黄四大怪、心狠手辣鬼见愁”之说。

    只见张士诚说:“朱元璋那狗贼羽翼已丰。现群雄皆以剪除,唯我尚在,他不将我除去岂肯干休,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实不足以与他抗衡了。我悔不该未听尔等之言,未趁那狗贼与陈友谅大战鄱阳湖之时,挥师夺取金陵。唉……。”

    花无影劝慰道:“主公不必难过,胜败乃兵家常事。当务之急是主公应速离此险地,再徐图良策。”

    张士诚闻言点了点头说:“你说得对,后悔药没处买去。事以至此,只能听天由命了。”说完,对史元彬问道:“我交办的事体,办得如何了?”

    史元彬躬身答道:“回主公的话,山东济宁一带尚在我们手中,知道‘小明王’秘密的人,都被我悉数除去了。”

    “唉……。”张士诚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非是我张士诚心黑手辣,丧尽天良。实是万不得已而为之。”说完,竞掉下几滴眼泪来。

    张士诚走到桌子边,拿起桌子上的几个锦盒,对四人道:“小明王在汴梁危急之时,曾将宫中宝藏,藏于汴梁附近。通过我安插在“小明王”身边的亲信之人,以得到了这批宝藏的秘密。数月前我就着史文彬悄悄地前往汴梁,并将我宫中的财宝也一同藏于汴梁附近。你们刚才也都听到了,参与埋宝的人,都以被悉数处死。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批宝藏万不能落入朱元璋那狗贼的手中。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我和你们五人。我这里有四个锦盒,你们各依锦盒内的安排行事,不得有误。”说完,将锦盒一一分发给四人。

    就在这时,有一小校冲了进来,急匆匆地说道:“不好了,南门已破,请主公速离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