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密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1本章字数:2040字

    夜,漆黑如墨,一轮玄月挂在天空,大夫人和苏清瑶相携走在一条林荫道上。

    清瑶提着灯,步伐轻盈,嘴上挂着笑:“娘,这么晚了爹让我们过去是为了暮哥哥的事吗?”

    “八九不离十,轩辕流暮是最有希望的皇位继承人了,他要想坐稳宰相这位置,首先得选对阵营。”

    大夫人很清楚苏宰相的性子,一有往上爬的机会就会牢牢抓住,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苏明寒从一介穷酸书生到现在的地位,她王思然不知道帮了他多少。

    清瑶眼里满是期待,脸上漏出红晕:“娘,我真的会嫁给暮哥哥吗?”

    大夫人摸了摸清瑶的头:“当然了,你和流暮两人向来有来往,你要相信娘亲,相信你皇后姨娘。”

    清瑶很高兴,暮哥哥英俊潇洒才华横溢,是她最想嫁的人,而且,嫁给他,她可能会坐上那个位置。想到此,清瑶笑得更开心了。

    扣扣扣!

    大夫人敲了敲门。

    “进来!”

    大夫人和清瑶推门进去,只见苏宰相背着门,双手叠在背后站立着。

    大夫人关上门,走上前:“相爷,这么晚了,叫我和瑶儿来有何事?”

    苏宰相转过身来,表情凝重:“关于四王爷的事。”

    大夫人冷笑,果然。

    苏宰相继续说道:“几位皇子中,有三位被封为王爷,三王爷、四王爷和六王爷,三王爷骁勇善战常驻边疆,京中没什么势力,六王爷臭名昭著,皇上看在他母妃的面子上才封他为王,最具竞争力的就是太子和四王爷了。”

    苏宰相看着大夫人和清瑶:“我要清瑶嫁给四王爷。”

    大夫人倒了杯茶,递给苏宰相:“太子和皇后势不两立,我是皇后的妹妹,皇后姐姐有意帮助四王爷,清瑶嫁给四王爷是再好不过了。”

    大夫人看向清瑶:“瑶儿,你愿意吗?”

    清和淡淡一笑:“瑶儿无异议,父母之名,媒妁之言,女儿的婚事,全凭爹爹和娘亲做主。”

    苏宰相哈哈大笑:“思然,瑶儿,有你们是我苏明寒之幸。”

    大夫人巧笑道:“为相爷分忧,是思然应该的。”

    苏宰相很是欣慰:“接下来你们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三天后四王爷来访,你们好好准备准备。”

    此时,他们并不知道屋顶上一闪而过的影子。

    后院,一间陈旧的房子里。

    清和看看天空的月亮,甜甜一笑:“成了。”

    她打开药炉,传来沁人心脾的药香,她看着药炉里成色饱满的膏药,很是满足。

    这些膏药能美容养颜祛除疤痕,比舒痕液还管用,不仅如此,还能活血化瘀止痛,对治疗外伤很有用。

    这是用上好的药材炼制的,费了她很大的功夫,药材是她母亲给的。前世老教授让她背了很厚的一本炼制药物的方子,这儿材料齐全,她正好炼制打发时间。

    她已经炼制了很多药了,调理身体的、泻药、麻醉药……想到什么炼制什么,刚炼制成的是花费时间最久的。

    清和熄了火,把药膏分别装进了三个小瓶子收好,她张开胳膊活动活动肩膀,朝外走去。

    这里是后院,一般没人来,杂草丛生,这里距清和住的地方很近,她就常来这儿炼药,练习她母亲教她的东西。

    她炼药的房子起初破烂不堪,她和小竹收拾了好半天才像个样子,她也拿了把剪刀,修剪这儿的植物,现在看来,这个后院还有点人气。

    清和禁足快一个月了,这段时间她过得很充实,看书写字画画,大多是和她母亲在一起。

    和她母亲下棋,她每次都输;吟诗作对,她照搬的古人的,每当她母亲夸她时,她总觉得有些尴尬;她母亲弹的琴很好听,不过,清和也不弱;画画,清和虽然画的很好,不过比起她母亲,总是差点。

    随着二人交流的日益深刻,清和越发崇拜她母亲,两人之也越来越亲密。

    清和看了很多书,这些书都是她母亲给她的,繁体字,她可以看懂。

    清和以前有三个愿望,一是感受亲情,二是腿好起来和朋友遨游世界,三是跳舞。

    第一个已经实现,第二个得等禁足完毕,第三个,正在进行中。

    她前世在电视上看到那些舞者跳舞,旋转跳跃,特别唯美,她很想站在舞台上让自己飞舞,由于她腿的问题,这注定无法实现。

    她也看过她母亲跳舞,她母亲本就生的美,再加上绝妙的舞姿,甩袖,转身,弯腰,每一个动作都级极尽唯美,尽显风韵,清和自己都看痴了。

    有这么一个好老师,清和自然不会放过,她跟着她母亲学跳舞。

    她先学基本功,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练过舞蹈的,所以,现在清和练基本功时并没有多费劲,这具身体特别柔软。

    清和看着满院的花丛,来了兴致。

    她迈出腿,舞动起来。

    这是她学的第一个舞蹈,难度中等,也是她唯一会的,她明天开始学第二个舞蹈。

    踢腿,旋转,跳跃,她认真的做每一个动作。

    在月光的映衬下,她美的像个精灵。

    “啊!”

    清和踩到了树枝,身体失去重心,她向地上砸去。

    清和闭上眼睛,等着和大地来一次亲密接触。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嘴上贴了什么东西。

    等等,这触感!

    清和猛的睁开眼睛,只看见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眼里满是促狭。

    清和下意识挣扎,那人却搂的她更紧了,他长舍侵入,加深了这个吻。

    许久,那人放开她,把她扔在地上,一溜烟,飞走了。

    清和很愤怒,她揉揉被摔疼的肩膀,嘴里抱怨道:“什么人哪,无缘无故亲我,亲完还摔我,最好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清和现在很不爽,她没谈过恋爱,初吻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她还不知道那人是谁,天太黑了,除了那一双眼睛,她什么也没看见。

    对了,她闻道一股很奇特的味道,虽然很淡。

    清和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幽怨的看了一眼那人飞走的方向,心里感叹一声:有轻功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