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清瑶心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1本章字数:2039字

    苏宰相面不改色:“家务事而已,清和犯了些错误,微臣让她思过。”

    “看在我的面子上,免了清和的惩罚吧。”

    “那是自然,微臣也正想这么做呢。”

    清和微微福身:“谢谢四王爷。”

    轩辕流暮笑道:“不必,莫要忘了约定。”

    清和摇了摇头:“清和不想在市井中抛头露面,抱歉王爷,清和恐怕不能去了。”

    轩辕流暮了然,眼中闪过一丝失望:“那便不强求了,有机会我们再切磋。”

    “多谢四王爷体谅。”

    轩辕流暮看向清瑶:“疏忽了清瑶妹妹,事情处理完了吗?”

    清瑶露出很委屈的表情,抱怨道:“多谢暮哥哥关心,已经处理完了,暮哥哥找清和妹妹聊天也不和我们说一声,我们找了你好久,担心死我了。”

    轩辕流暮摸了摸清瑶的头,宠溺道:“怪我没考虑周到,我给你赔不是了。”

    清瑶脸上浮现出笑容:“这还差不多。”

    轩辕流暮看了看天空,皱了皱眉,他对着苏宰相说道:“现在都是申时了,我该告辞了,多谢苏相国的热情款待。”

    苏宰相笑道:“四王爷不嫌弃就好,老夫送你。”

    苏宰相一行人把轩辕流暮送到门口,当然,清和没去,轩辕看见清和没送他,心里有些失望。

    送走苏宰相后,他们回了房。

    “爹爹,娘亲,暮哥哥没说提亲的事,他还和清和走的那么近,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苏宰相沉声道:“不会,为了那个位子,他知道该怎么做。”

    大夫人冷笑:“有丫鬟说了,四王爷去后院的时候,有人在弹琴,没想到那清和那丫头那么有心机,就他那破身子,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苏宰相叹了口气:“清和的确做的有些过。”

    清瑶听到这些,再想想轩辕流暮和清和在一起的样子,表情愤恨,她露出仇恨的目光。

    以前人们只知相府有个惊才艳艳的三小姐,却忽视了她这个嫡小姐,她也很优秀的,只是清和光芒太盛。

    她是当今皇后的亲侄女,外公又是当朝大将军,身份何等尊贵,她苏清和只是一个烟花女子的女儿,凭什么人人都喜欢她!

    看到那些世家公子争相向清和求亲,她嫉妒的发狂。

    好不容易盼来清和身败名裂,人人唾弃她,不耻她,清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清瑶眸光坚定,她一定要嫁给暮哥哥。

    清和在房间看书,小竹奇怪的看着清和,疑惑道:“小姐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是不是四王爷?这一页都快停留一炷香的时间了。”

    清和回过神来,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别乱说,大小姐和四王爷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对他没兴趣。”

    小竹不高兴的嘟嘟嘴:“四王爷多好的一个人呐,小姐到后院时不让我跟着,要不然我就能见到四王爷了。”

    清和挑了挑眉:“我不让你跟着是因为我不习惯,你喜欢四王爷?”

    小竹双眼放光:“哪敢啊,我对他是仰慕,四王爷那样的人只可远观。”

    清和的确在想轩辕流暮的事,知道他身份之前,她是真心把轩辕流暮当朋友的,当他给她玉佩时,她没想太多,只是以为朋友送的一个礼物。

    后来他邀她到如意楼一聚,她知道是切磋才艺,可当她看到苏宰相,大夫人和清瑶不满的样子,就没答应。

    清瑶喜欢轩辕流暮,她看出清瑶看轩辕流暮时眼中流露的浓浓爱意。

    她想了想个中关系,明白了他们的想法,他们想让清瑶和轩辕流暮联姻,可是他却和她呆在一起。

    她在轩辕流暮面前说出禁足的事,是有目的的,她需要他的帮助,她也知道他会帮她,况且自己本不应该被禁足,清和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她和四王爷合奏、谈曲、下棋,四王爷是个很优秀的人,他对乐曲对棋艺颇有研究,他们有很多共同话题,可她们注定不能走的太近。

    她看着那块玉佩,叹了口气,以后有机会还给他吧。

    “和儿。”

    清和抬起头,看见她母亲走了过来。

    她母亲是二夫人,除了大夫人,她在府中的事最多了,她母亲负责府中衣食住行用品的发放,其他的事物大夫人管。

    她看过一本书,记载了这个时空的名人以及他们的事迹。

    书中有介绍她母亲,柳如芸,很美的一个名字,就和她的外貌一样。

    清和看她焦急的样子,隐约明白了,她是来和她说轩辕流暮的事的。

    二夫人坐到清和旁边,秀眉紧蹙,她担忧的说道:“你和四王爷的事我听说了,娘问你,你对四王爷感觉如何?”

    清和略微有些诧异,问这些干什么?她如实答道:“四王爷聪慧过人,温润如玉,很好的一个人。”

    “你对他上心了吗?”

    清和明白了,轻笑道:“我只是倾慕他的才华,其他感觉并没有,我知道他是一个很特殊的人,我知道该做什么的。”

    二夫人松了口气,又问道:“你们是怎么见面的?”

    清和皱了皱眉:“听他说是闻琴音而来,我离前堂很远啊,他是怎么听到的?”

    “四王爷是习武之人,耳力自然要比常人强,府中又有人说你了。”

    清和想了一下,苦笑道:“大概是说我心机深,知道四王爷来临,故意弹琴勾引四王爷,还有……。”

    清和没说下去,她略带歉意的看着二夫人:“娘,连累到你了。”

    二夫人摇摇头:“无碍,早就习惯了,是我连累了你,你不要在意那些流言,清者自清,过段时间就不会提了。”

    清和躺在二夫人的怀中,享受着这温暖的怀抱。

    突然,传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小厮跑了过来。

    “二夫人,三小姐,相爷有请。”

    清和与二夫人相对看了一眼,她们站起来,往门外走去。

    苏宰相房间。

    “相爷,让我们过来所谓何事?”

    苏宰相神情复杂的看着她们:“四王爷的事,清和,四王爷为什么会在你那?”

    清和看着苏宰相看自己的眼神,心里一阵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