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怀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1本章字数:2035字

    清和压住心中的不适,淡淡的说道:“这事要问四王爷,清和并不知道四王爷来访的消息。”

    “你们做了些什么?”

    清和直视苏宰相:“鉴赏乐曲,下棋,爹爹不信么?”

    “爹爹自然相信,王爷为你求情,你接下来就不用禁足了。”

    清和冷笑:“我本来就没有错,我没有推她。”

    苏宰相摆摆手:“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和四王爷走的太近,不会有好下场,木秀于林,风必催之,这道理你应该懂,之前你若是低调些,也不会……唉!”

    清和从苏宰相的眼神中看出了一抹担忧,这个道理她自然知道:“清和明白。”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苏宰相顿了一下,又说道:“如芸,你今晚陪我吧。老王,送三小姐回去。”

    清和回到房子,想着苏宰相说的话,他的话好像知道自己之前被劫匪掳走的原因。

    她之前太张扬,遭人记恨了,然后有人看自己不顺眼,所以毁她名声?他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说呢?难道是因为对方势力太强?还强过宰相?

    清和问小竹:“有没有和我关系特别糟糕的人。”

    小竹想了想:“特别糟糕的人是有一个,流月公主,皇上最宠爱的公主,她老和你对着干,对你冷嘲热讽的,小姐问这些做什么?”

    “我失忆了啊,之前关系不好的人我要防着些。”

    “这样也好,相爷和你说了什么?小姐一回来就心事重重的。”

    “无非就是些警告我的话,小竹,我还有哪些特别有权势关系又不好的人?”

    “嗯……没有了。”

    “小竹,和我说说我和流月公主是如何关系不好的吧。”

    “好的,小姐,你们一见面就吵,她总说你身份……卑微,还说你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看着就讨厌,她说你除了那张脸什么也没有,那些男人都瞎了眼才向你提亲,你们还打了好几架,反正你们都看对方不顺眼,对了,她喜欢二少爷。”

    “苏清远?”

    “是的。”

    “流月公主多大了?”

    “十四岁。”

    清和思索着,会不会是流月?娘和她说过,皇后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公主,流雅和流月。

    流雅嫁与了户部尚书的儿子林东起,如果真是流月,就算苏宰相知道了,也不会说出来,那件事相府,皇宫都说没查到真相。

    “唉!”

    清和叹了口气,顺其自然吧,以后发生的事以后再说。

    皇宫,轩辕流暮正往坤宁宫的方向走去,相府发生的事,皇后应该知道了。

    他一回到王府,就有皇后身边的人来,让他去一趟坤宁宫,没按她的要求去做,她大概很失望吧。

    轩辕流暮想起了清和,他知道她身上发生的事,流言说的她很不堪,他也没有在意过她,今天的她让他感觉惊艳,或许是惺惺相惜,她的琴艺和棋艺都让他刮目相看,言谈举止也是大家闺秀的风范。

    最让他映像深刻的是那支舞,不是他见过最好的,但是最让他映像深刻。

    她跳的很用心,每一个动作都几近完美,她的脸上带着笑,很享受跳舞的感觉,落花围绕在她周围,她美的像个仙子。

    或许轩辕流暮没有发现,每想到清和时,他的嘴角总忍不住上扬。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轩辕流暮看了看牌匾上“坤宁宫”三个打字,走了进去。

    他看着躺在贵妃榻上的皇后,行礼:“儿臣参加皇后娘娘,娘娘万福。”

    皇后闭着眼睛,勾唇一笑:“免了。”

    声音好听又不失端庄。

    “你们都下去吧。”

    房内的宫女太监都退下了。

    皇后睁开眼,妍丽典雅的脸上挂着笑,一席黄色宫装披身,雍容大气,尽显母仪天下之范。

    皇后红唇轻启:“坐。”

    轩辕流暮坐在身旁的椅子上,温和一笑:“皇后娘娘找我何事?”

    皇后轻笑:“你为何没按我要求的去做?”

    “儿臣原本想向清瑶妹妹提亲的,但是……”

    “但是,你撇下清瑶,跑到苏清和院子里吹箫弹琴,跳舞下棋,你侬我侬,好不快活!”

    皇后说的掷地有声,那双漂亮的丹凤眼冷冷的看着他。

    轩辕流暮苦笑,她果然派人监视他。

    “娘娘多虑了,儿臣和清瑶妹妹自幼关系亲密,不过儿臣想与清瑶妹妹再相处一段时间,至于今日相府发生的事,儿臣纯属欣赏。”

    皇后冷笑:“欣赏?”

    “娘娘也知道我爱乐成痴,清和妹妹曲艺清湛,儿臣只是讨教,并无其他。”

    “你没那心思就好,她是什么身份?一个烟花女子的女儿,还不是清白之身,我只是怕你被她狐媚的样子迷住,你以后注意点,别和她走到太近。”

    “儿臣谨记。”

    “你母妃原本是我的侍女,你有现在的成就全靠我的提拔,我找人教你武功,教你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你喜欢的乐律也是我找大师教的,我能让你风光一世,也能让你身败名裂,暮儿,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轩辕流暮心中一顿,随即说道:“娘娘放心,流暮定然不会让您失望。”

    皇后嘴上带着笑:“好了,你去看看你母妃吧。”

    轩辕流暮不卑不亢:“儿臣告退。”

    待轩辕流暮走后,皇后拍了拍手,一个黑衣劲装的男子从房顶飞下来。

    “把刚才四王爷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本宫的妹妹,让她莫要担心。”

    “是。”

    那男子悄无声息的出了坤宁宫。

    轩辕流暮,这个她亲自培养的人,越来越不受她的控制了,不过,只要他有欲望,他就逃不出她的手掌心,还有……皇后看向了远方,瑜妃是轩辕流暮的一个软肋。

    轩辕流暮在皇宫里走着,他对皇后这个人,一言难尽。

    他很感激她教他东西,不过被人掌控的感觉非常的难受,更何况,她抓着他的软肋。

    没办法,皇后权势太大,爹是当朝大将军,是手握兵权最多的人,妹妹是当朝宰相的大夫人,整个朝中,皇后几乎没有对手。

    不久,他就到了储秀宫,他母妃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