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害她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2本章字数:2043字

    清和心里咯噔一下,原来是大夫人和苏清瑶,她们找人害她。

    “就是,大哥,不用那么紧张兮兮的,三小姐又晕着,说实话,三小姐比大小姐好多了,三小姐好歹真性情,大小姐表面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心可真脏。”

    “哪家有权势的人不是这样呢,为了某个位子,勾心斗角,自相残杀。”

    “唉,这么漂亮的三小姐,我下不去手。”

    “下不去也得下,快动手吧。”

    “大哥,反正她要死的,不如让我们兄弟几个乐呵乐呵。”

    清和闻言,握紧了拳头,她从衣服里拿出一个簪子,藏在了袖中,还好她早有准备白天那会儿买了这个。

    “也是,大哥,可惜老四了,没命享受这艳福,没想到他居然被那个丫头给杀死了,那丫头会不会……”

    “不会,她又不知道我们是谁,就算她搬救兵也没什么用,一时半会找不到这。”

    清和松了口气,小竹还活着,她现在只要拖延时间,等待救兵。

    那个大哥看了看清和:“好吧,反正她名声那样了,老二,解开她的绳子。”

    “好嘞。”

    那人解开了清和的绳子,谄笑道:“大哥,您先请。”

    清和感觉有人压在她身上,她睁开眼,找准机会,手中的簪子狠狠刺入那人脖子的大动脉。

    鲜血,喷涌出来,流到了清和身上。

    “大哥!”

    “大哥!”

    剩下的两个人连忙拿刀砍向清和。

    清和朝他们扔了一把粉末,快速跑离他们。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身上这么痒?”

    “我也是,快追她,一定是她搞的鬼。”

    清和飞快的跑着,她那是第一次杀人,整颗心都在剧烈跳动着,腿又发软,她哪里能跑过两个训练过的人,眼看就要被追上了,她又朝他们扔了些粉末,那两个人似乎早有准备,躲开了。

    那两人更愤怒了,追她更紧了。

    “啊!”

    清和的右臂被砍了一刀,献血喷出,她一阵吃痛,不由叫出声来,速度也放慢了。

    一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她的脖子流出了血。

    “跟着我们朝河边走。”

    清和无奈,河对面是个森林,出了森林,救兵容易看到她,还有……

    清和看了看自己的手,血已经不流了,她这一路上放了很多血,直至那片森林前,不过这样也好,这两个人发现不了血迹了,希望救兵赶紧到吧。

    她又看着这两个人,她给他们洒了毒药,撑不了多长时间,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

    把刀架在她脖子上的人凶神恶煞的说道:“你给我们撒了什么东西?”

    清和淡淡道:“毒药,解药只有我有。”

    她不想给他们弄毒药的,可关乎自己的性命,她不得不这么做。

    “笑话?你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

    “刚撒上药粉时是不是感觉浑身瘙痒,现在又觉得身体忽冷忽热的?”

    那两个人慌了:“快给我们解药,饶你不死。”

    “送我回去,我彻底安全了才会给你们。”

    “哈哈,你安全了?你安全了就会把我们给杀了吧。”

    “就是,你安全了,我们还是死路一条,她不会放过我们的,反正大哥四第已经死了,我们怎么样都是死,还不如让你给我们陪葬呢。”

    “什么声音?”

    “二哥,不好,有人进入树林了。”

    那人凶狠的看着清和:“三小姐,对不起了。”

    清和看着架在她脖子上的刀用力砍向自己,她身子一斜,跳入水中。

    清和不会游泳,她呛了好几口水,她在水中沉浮着,不久,清和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她的眼角流出两行清泪,自己又要死了吗,她沉入水中,仿佛间她感觉进入一个怀抱,那怀抱是多么温暖。

    清和感觉头特别的疼,自己仿佛置身于一片沙漠,燥热难耐,她感觉很渴。

    “水,水。”

    “小姐,说话了,二夫人,小姐说话了。”

    二夫人立马从床边醒来,她看着清和在床上脸色发白,楠楠自语。

    “小竹,快去拿杯水。”

    二夫人扶起清和,拿过水杯,放在她唇边喂他。

    清和都喝光了,她缓缓睁开了眼睛。

    二夫人一把抱住她,哭着说道:“清和,你终于醒了,娘担心死了。”

    清和缓过神来,连忙安慰:“娘,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二夫人擦了擦眼泪:“小竹满身是伤的跑回来说你们遇到追杀,你知道吗,那个时候吓坏我了。”

    “娘,让你但心了,小竹呢,现在怎么样?”

    旁边的小竹看着她:“小姐,小竹只是皮外伤,现在已经好了。”

    清和松了口气:“那就好。”

    二夫人继续说:“我去找你爹时,四王爷刚好在,多亏了他你才能得救。”

    “谁把我从河里救出来的?”

    清和想起那个温暖的怀抱,平静无痕的心中泛起丝丝涟漪。

    “是四王爷,他把他的衣服披导你身上,四王爷一直抱着你回府的,他看起来很焦急,你病好后,找个机会好好谢谢他。”

    清和嘴角扬起一抹笑:“我会的。”

    二夫人忧心重重的说着:“你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四王爷陪你度过了危险期,大夫说你无碍他才走的,清和,四王爷好像很关心你,我不想你卷入那些尔虞我诈的斗争中。”

    “嗯,清和明白的,我自有分寸。”

    清和想起那些人的话,苦笑,自己已经被卷入了。

    二夫人关切道:“那就好,清和,你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头有些疼,还有,我饿了。”

    二夫人笑道:“看来你是真的好的差不多了,小竹,那些吃的来。”

    “好的,二夫人。”

    “娘做了你最爱吃的,你一定会喜欢的,以后出门多带几个侍卫,娘受不了惊吓了。”

    清和依偎在二夫人怀里:“好的,娘,这都是我的疏忽,让你受惊了。”

    “娘最关心的就是你了,那些贼人已经死了,问不出什么话来,现在还不知道害你的人是谁?”

    “娘,上次害我的人也不是没找到吗,我以后注意些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