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和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2本章字数:2036字

    大夫人无奈道:“你呀,就喜欢找清远玩,快去吧。”

    清和大病初愈,也就做起了以前常做的事,到后院弹弹琴,作作画,写写字,炼炼药,流月见了也不得不赞叹清和的技艺。

    清和也常常送给流月一些美肤药膏,流月毕竟是女孩子,对这些药膏喜欢的紧,两人关系逐渐升温。

    然而,清和在跳舞时,被流月好好嘲笑了一把:“你虽然每个动作还可以,就是有些不是那么灵气,这不是那个能歌善舞的三小姐该有的水平。”

    清和很窘迫,之前无论是她娘二夫人还是小竹,都说她跳的还可以,感情他们这是在安慰自己。

    清和无奈道:“我失忆了啊,这样很正常的好吧。”

    “唉,算了,我来给你跳一支,让你见识见识,你给我配乐。”

    舒缓轻快的音符在清和手指跳跃,流月立即和着音乐跳舞,她微笑着,穿梭在花丛间,清和很清楚的感觉到,她很快乐。

    流月被惊艳到了,她母亲跳的给人一种柔美的感觉,而流月更增一种活力,清和明白差距在哪了,是感染力。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她母亲舞蹈中暗含的忧伤,也能感受到流月无形中带来的快乐,她们能让观众感同身受。

    一曲毕,流月停了下来,她扬起下巴,等待着清和的夸奖。

    清和鼓掌:“流月公主果然舞姿非凡,清和自叹不如。”

    流月哈哈大笑:“那是,跳舞最重要的是神韵,要练成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你加油吧。”

    “清和多谢公主指点。”

    流月摆摆手:“以后别公主公主的叫我,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清和疑惑:“为何你突然对我的态度好了,我失忆后第一次见你,你巴不得吃了我。”

    流月咳了一声,别扭道:“之前你一直和我作对,我看上的东西你居然不给我,其他人都是对我言听计从的,唯独你不听我的话,我觉得很气愤,所以就一直和你过不去,每看见你气呼呼的样子,感觉很有趣,后来,你失忆了,整个人都变了,你不会贸然顶撞我,虽然有时候也和我犟嘴。再加上这些天的相处,我觉得你这人还蛮不错的。”

    清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当初你硬要住在我这,看来是想继续和我作对。”

    流月嘿嘿笑着:“是啊,我当初的确想着要欺负你来着,不过没怎么欺负成,上次出府也是,让你听听那些流言,专门让你不高兴,你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在意。”

    “我当然不在意了,那些事对我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人的故事。”

    流月用手撮着一角,半天憋出一句话:“清和,之前有些事是我不对,不过已经过去了,我们讲和吧。”

    清和见状拉起流月的手:“我从没有怪过你,我很高兴有你这个朋友。”

    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清和突然来了兴致,取来笔墨纸砚,她画了一副画,画中有一个妙龄少女,笑靥如花,她在花林中飞舞着。

    流月很焦虑,她在清和的屋子里一直唉声叹气,清和见了,上前问道:“怎么了,从大夫人那儿回来后一直愁眉苦脸的。”

    “我母后给我来信,让我快些回宫。”

    “也是,你在相府都住了快一个月了,是该回去了。”

    “可我不想回去,好不容易出躺宫,宫里无聊死了,六哥哥好几年不回宫里,清远哥哥在相府中也有事,况且……”

    “况且什么?”

    流月给了清和一封信:“这是我母后给我写的,你看了不要生气。”

    清和打开信,越看脸色越黑:“什么叫不要与不该相处的人相处,免得染上污秽气,说的是我吧。”

    流月叹了一口气:“应该是的,谁让你名声这么不好,母后肯定在我身边安插眼线了,不然她怎么会知道我和你走的近。”

    s清和苦笑:“就算你母后没有,大夫人那边也有的。”

    流月睁大眼睛,瞪着清和,语气哀怨:“你怎么这么多对头?”

    清和无奈:“我也不知道啊,你母后让你明天就回去。”

    “是啊,不过我回信给她,等京中诗会结束后再回去。”

    清和疑惑:“诗会?”

    流月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清和:“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城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

    清和摇了摇头:“我整天呆在相府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会知道。”

    流月解释:“这诗会每年都会举行一次,太尉大人主办,太尉大人是书香世家,办这个只是闲情逸致,不算朝廷的,经过几年的举办,这个诗会成了京中重要活动之一,深受文人墨客青睐,还有些男女看对眼的就到了一起的呢。”

    “那哪些人能参与呢?”

    “谁都能参与,只要你有才华,不过得提前报名,你两年前就参加过,惊艳四方,获得了很多青年才俊的追求,不过你就参加了那么一次。”

    清和很惊讶:“我以前这么厉害!”

    “那当然了,要不然为何满城的男人追着你跑。”

    清和心里赞叹,以前的苏清和是不折不扣的才女,自己比她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诗她也会作,不过只能算是平平无奇,她那个时代的诗才叫好呢。

    “清和,你今年参加吗,今天是报名最后一天,三天后诗会就要开始了。”

    清和摇摇头:“不去,你也知道我失忆了,作诗作不出来丢人怎么办。”

    “好吧,那你诗会当天陪我去。”

    清和笑道:“行啊,如果你母后同意的话。”

    流月的小脸立马耷拉下来:“她应该会同意的吧,我不管,反正我要去。”

    清和转了转眼球,暧昧道:“你怎么不让你清远哥哥陪你去,却来找我?”

    “他啊,当然也去了,你们一起陪我嘛。”

    清和挑眉:“话说,你为什么天天缠着他。”

    流月很委屈的说:“那是因为他是个好人,长的还好看,脾气还很好,没尔虞我诈的那些心思,他又愿意陪我在宫里玩,什么都依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