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叶琳的战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2本章字数:2065字

    “叶姑娘决定就好。”

    “那就以这沧浪园作个藏头诗好了。”

    清和看着他们比,心中有个疑惑:“怎么评判谁输谁赢。”

    清瑶解释:“参与比赛的那些人决定,他们往往会先评价一番,再作定论。”

    “如果出现平票的情况呢?”

    “那就重新比过。”

    “时间呢?要多长时间内完成?”

    “半刻钟,两人必须在半刻钟的时间内想好并写到纸上面,如果没有完成,就算输了。”

    擂台上,二人已经把诗写在纸上并读了出来,二人都很优秀,但程野还是差了一截。

    吴老伯朗声宣布:“叶琳姑娘获胜。”

    叶琳喜笑颜开,周围立马传了热烈的掌声。

    程野抱拳:“叶姑娘才华,程某佩服,希望姑娘可以觅得好夫婿。”

    叶琳微微福身:“多谢程公子,公子也很优秀。”

    程野下了擂台,吴伯洪亮的喊道:“下一位。”

    很快就有人上台,不过是个女的。

    流月不禁笑出声:“这个叶琳挺好的啊,那些符合条件的男的怎么不抢着上?”

    清远叹了口气,说道:“虽然她有才情,但是她嚣张跋扈,泼辣无礼,目中无人,特别喜欢捉弄人,而且方法奇奇怪怪的,很多人对她敬而远之,除非非常喜欢她这种性格的,否则哪个正常男人会娶,参加诗会的人大都不简单,虽然叶琳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但有福娶,也没福消受啊。”

    流月不高兴了:“清远哥哥,你不是暗讽我嫁不出去吧?”

    清远楞住了,随即明白过来:“不一样,我们流月是叫可爱,你觉得你自己是那样的人?”

    “我当然觉得我貌美如花,温柔可人,可很多人那么说我啊。”

    “别听那些人瞎说,他们都不了解你。”

    流月的心情这才好了点,她又问道:“这个叶琳看上去不像是你说的那个样子,她现在都是装的?”

    清远笑道:“嗯,是的。”

    清和想起什么,皱眉道:“二哥,你说过这个叶琳受欢迎程度和我差不多。”

    清远无奈,解释道:“怪我没说清楚,她刚大放异彩的时候和你差不多,很多男子求娶,她有些心高气傲,不愿嫁凡夫俗子,后来她的那些缺点广为人知,求娶的人大多是贪财好色的,不过,她的才华是真的让人服气。”

    “对了,这些人这么随意出题,不会提前准备吗?让对方作自己擅长的。”

    “他们不会,这关乎他们的尊严。”

    很快,这个女人也输给了叶琳,接下来几个也都没有求娶之意,叶琳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叶琳有些伤心,也有些愤怒和无奈,她知道她性子不好,她也没有萌生过嫁人的想法,可她那老爹说了,这次不带个男人回去嫁了,她就别想进入叶家大门,就不认她这个女儿,叶琳眼神变的深沉,她做了一个决定。

    这次上台的是一个俊秀的书生,温润如玉的样子,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他看着叶琳,顿了顿,说道:“京城许绍明特来拜会。”

    叶琳笑的和蔼可亲:“这位公子可符合我说的那些条件?”

    许绍明谦恭道:“符合是符合,不过在下家境贫寒,知道配不上叶姑娘,所以在下也只为比试。”

    “家境贫寒我倒是不介意,这次我就当你是为了求亲。”

    “这……”

    “这什么这,快开始吧,这次以对方为题好了,为对方做一首诗。”

    这就是叶琳的决定,符合条件的就行,管他是比试还是求娶的。

    不过叶琳是骄傲的,在作诗方面,她是不会放水的。

    这次,许绍明赢了,叶琳笑的花枝招展:“许公子的诗,叶琳佩服,那许公子以后就是我的夫君了。”

    许绍明忙道:“在下真的配不上叶姑娘,还望姑娘另觅良人。”

    “不必,就是你了,接下来,你就好好比赛吧。”

    叶琳迈着轻盈的步伐下了擂台,显然很高兴。

    现场明白情况的都默默同情着这书生,这些人也包括清和他们。

    这个书生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他已经坚持了九轮了,众人对他的同情更甚了,前途大好的一位公子就这样毁在了一个女人身上。

    下一个挑战书生的是一个蓝衣男子,手持一把羽扇,说不出的儒雅风流。

    清和见了他,握紧了拳头,这个人就算化成灰她也认识,他就是相公馆的那个青衣男子,把她交给老妈子的人之一,清和很怨愤,要不是他们,她说不定不会被大夫人的人抓去,也就不会发生那些事情。

    流月感受到了清和的情绪波动,不解道:“清和,你怎么了?怎么感觉你很生气,那个人和你有仇啊。”

    清和深呼吸,调节了一下心神,笑道:“我和那个蓝衣男子有些矛盾,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清远看了一眼那蓝衣男子,缓缓道:“我没记错的话是礼部尚书的儿子,薛涛,他怎么惹你了。”

    清和摆了摆手,故作轻松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对他的一些行为感到不满罢了。”

    清和很希望许绍明赢,不过结果令她失望了,更让她郁闷的是,接下来的比试,薛涛势如破竹,接连取胜。

    薛涛露出自得的表情:“还有谁要挑战?”

    半晌,没人上台,清和疑惑,这是比完了?她明明记得应该还有一个人的。

    这时,薛涛的声音响起:“相府三小姐苏清和,既然报了名,那就出来比试比试。”

    清和一下懵了,她报了名?开什么玩笑。

    现场除了参与比赛的人都炸了锅。

    “苏清和,我没听错吧,她不是说过比试无趣,怎么又来参加了?”

    “谁知道呢,不知她的作诗水平有没有退步?”

    “据说她失忆了,她知道她会作诗么?怕是把以前的才情都忘了。”

    “应该没有,不然她为何要报名参赛?”

    “不过有一点我很好奇,她名声这么差了,为何还有脸面炮头露面,不怕被笑话吗?”

    “或许正是为了挽回名声,所以这么做。”

    ……

    一个隔间里,一白衣男子听了这些议论,眼眸充满了冰冷,他紧抿着嘴唇,看出来心情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