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清和上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2本章字数:2010字

    此人正是四王爷轩辕流暮。

    一旁的轩辕流云悠闲的躺在踏上,他嘴角一勾,笑道:“真没想到啊,她居然报名参加了。”

    轩辕流暮沉声道:“是挺意外的,以我对她的了解,她是不会参加的,你之前不知道她报名吗?”

    “唉,你也知道的,名单不会提前公布,只会在现场一一揭晓,虽然太尉大人是我外公,但他不会给我看啊,况且这类比赛我也懒的看,你说,她会不会出来比赛呢?。”

    轩辕流暮语气笃定:“她会,为了她自己。”

    “既然你说她不会参加,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很显然,她被人陷害了。”

    另一边,流月看着清和,疑惑不解:“你不是说不报名吗?这是怎么回事啊?”

    清和冷笑一声,冷冷的说道:“我是没报名,但是并不代表有些搞事情的人帮我报了。”

    清远眉头皱起,显然很生气:“我说你也应该不会报的,那个给你报名的是何居心。”

    流月愤恨道:“那个人也太坏了,真有心机,什么人呐,这么没素质。”

    苏清瑶和苏清琪相视一眼,眼神复杂,清和自然没有错过她们的小动作,她知道她们都看自己不顺眼,随时会坑自己,所以时不时注意着她们。

    苏清瑶露出关切的表情,柔声道:“那三妹妹还去吗?”

    清和心里冷笑,表面上不动声色,她委屈道:“我不想去,我会作诗吗?我都忘了,上去岂不是丢人。”

    清琪忙道:“可是上面有你的名字,如果你不参加,有些人又要说妹妹了。”

    清远想了想:“也是,这个比试很多人关注,赢不赢没关系,重要的是你的名声,如果不上去,会被人人唾骂的。”

    流月也道:“是啊,清和,你失忆了,但是你聪明的大脑还有啊,说不定你会突然爆发呢。”

    清和苦着脸:“既然你们都这样说了,我只能上了,要是我出了什么意外,你们别笑我。”

    流月霸气道:“谁笑话你,我让父皇砍了谁!”

    清和被逗笑了,站起来朝外走去:“我会尽量的,给我报名的那个人,我咒他全家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清和看了眼脸色突然苍白的苏清瑶,冷笑,她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就知道了,那事是她的两个好姐姐干的,她观察她们的神情,就更加确定了。

    她说她不想去,是为了给她们一种成功整到自己的错觉,苏清瑶和苏清琪不就是为了让她出丑吗,她还真不想如了她们的意。

    清和想到此,面带微笑,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出去。

    “哎呀,你看,苏清和出来了!”

    “还真是她,她看起来好淡定,应该早有准备。”

    “她果真漂亮啊,几年前的辉煌不知道能不能重现。”

    “看下去就知道了,她要是没发生那些糟心的事就好了。”

    ……

    清和对人们的话置若罔闻,她走到擂台上,微微一笑:“京城苏清和,前来攻擂。”

    “好,好!”,薛涛笑着说道,“早就听闻苏姑娘气度风雅,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反响。”

    清和微笑,尽显大家之风:“薛公子谬赞了。”

    清和今日穿着白衣,再加上她样貌妍丽,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清雅的贵气,她站在擂台上,好像一支漂亮的白莲花,遗世而独立。

    很多人看到这样的清和,眼中的赞赏多了几分。

    不远的隔间里,轩辕流云笑意浓浓:“四哥,你说的还真对,她真的出来了。”

    “嗯。”轩辕流暮轻应一声,双目充满担忧,看着清和。

    “好期待啊,她说不定会让人大吃一惊。”

    薛涛笑道:“苏姑娘之前惊才艳艳,在下很有幸能够讨教一番,不知苏姑娘为何说再也不参加比试,今日却来了。”

    “清和失忆了,不记得之前参加过,听闻这个诗会颇为有趣,所以抱了名,薛公子还有要问的吗?”

    “没了,那我们开始吧。”

    突然,清和感觉到有一阵掌风向她袭来,她心里暗道,不好!

    清和看着地上散落的纸张,苦笑一声,果然。

    在隔间里的苏清瑶幸灾乐祸的笑着,苏清和,这次看你怎么做。

    薛涛捡起纸张,疑惑道:“这是什么?怎么从苏姑娘的身上掉了出来。”

    清和闻言,便知道这薛涛也可能有问题。

    薛涛看了看纸上的东西,惊讶道:“这是诗稿,署名是苏清远。”

    清和冷笑,这算计,果然真像她能做出来的事,只要能伤害到她,苏清瑶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亲弟弟都算进去了。

    薛涛立马鄙夷的看着清和,不屑道:“苏姑娘,你不会是偷来苏二公子的诗搞拿来当自己的吧。”

    清和笑道:“自然不是,清和只是向二哥借来诗稿揣摩研究的,这些天,我都带这些诗稿在身上的。”

    薛涛显然不信:“那为什么偏偏这么巧,你说服的了我,说服不了大家啊。”

    苏清琪看着这些,抱怨道:“她不是说自己没报名吗?这又是什么情况?我看她是说谎骗我们,她好有心机。”

    苏清瑶附和:“虽然我也不相信清和能做出这样的事,但是,清远,你的书房不是常人能进去的,她说不定真的……”

    “住嘴!”,流月忍不住说道,“我相信清和,她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清远看着流月,又神情复杂的看了苏清瑶一眼,慢慢道:“我相信她。”

    清远走了出来,走到擂台上看了看诗稿,语气严肃:“这些诗稿的确是我借给清和的,我在相府也常见她研读,我妹妹不可能做出偷窃我诗稿的事,也不可能在比试中用我的诗,我以人格保证。”

    清和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薛涛眼里闪过一丝恼怒,但他还是和气的说道:“有苏二公子这些话,我们就放心了,不过怎么知道苏三小姐没用苏二公子的诗呢。”

    清和笑了笑说道:“这简单,我作出的诗和这对比一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