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流言四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2本章字数:2018字

    流月一把抱住清和,开心道:“谢谢你。”

    诗会结束,人们四散回家,带出去的还有清和惊艳的表现,她在诗会的事迹就像一阵龙卷风席卷了全城。

    “没想到这苏清和这么厉害,不,她本来就这么厉害。”

    “是啊,她各方面都很精通,算是轩辕皇朝最有才的女子了。”

    “嗯,有这等才女乃我朝之幸。”

    ……

    起初,人们对清和的评论都是赞赏,渐渐的,不利于清和的言论冒了出来。

    “有才又能怎样,还不是残花败柳的身子,哪个男人会要一个破鞋。”

    “就是,不是说这诗会她带了苏二公子的诗稿吗,指不定她的诗真是抄的呢。”

    “别酸了,那是因为你们没人家苏清和长的漂亮,没人家有才,没人家那样的爹,所以嫉妒吧。”

    ……

    苏清和再一次成为京城讨论度最多的名人。

    小竹把这些告诉清和的事后,清和淡然一笑:“随便他们怎么说吧。”

    “阿嚏!”

    小竹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随后声音沙哑着说道:“小姐参加诗会也不和我说,不然我就算生病也跟着去了,听别人说就很精彩。”

    清和无奈道:“你家小姐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报名的,是被迫参加的,叫到我的名字时我还愣了好一会。”

    “什么人报的名啊,真是恶心。”

    清和摊摊手:“这个我也不知道,还有诗稿的事,也是被别人坑的,我根本就没有拿二哥的东西,还好他站出来帮我解了围。”

    小竹气愤道:“哼,那个人肯定是嫉妒小姐,二公子人是真的很好,阿嚏!”

    清和看了看淡蓝的天空,轻松道:“不管如何,总算是有惊无险。”

    小竹笑着:“那个人肯定想不到小姐会这么聪明,对了,流月公主去哪儿了?怎么没见到她。”

    “她啊,不是在二公子那儿就是在大夫人那儿,哦,对了,我上次参加诗会赢得的那颗七彩夜明珠呢?”

    小竹想了想,摇头:“小姐之前没和我说过,不过小姐通常把贵重物品放在床头的暗阁里,小姐去那找找看看,小姐今年得的金缕衣也是难得一见的佳品呢,阿嚏!”

    清和见小竹打喷嚏这么频繁,关怀道:“多喝点热水,按时吃药,多穿些衣服。”

    “谢谢小姐关心,天气转凉了,小姐也要多穿些衣服。”

    清和看着有零星的叶子从树上落下,飘到湖里,她缓缓的说道:“小竹,现在是几月份了。”

    “九月初了。”

    “是啊,都到秋天了呢,小竹,陪我去娘那儿一趟吧。”

    二夫人正在绣手绢,见清和来了,放下手中的活,她温和一笑:“清和,今天的事娘听说了,恭喜你了。”

    清和甜甜一笑:“谢谢娘亲,娘,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什么事情?”

    清和看了下四周:“这儿不方便细说,我们去屋里谈吧。”

    二夫人吩咐下人:“你们都先退下吧。”

    清和对小竹说道:“你也推下吧。”

    清和与二夫人来到房间,把门关上,二夫人说道:“清和,什么事呢,这么严肃?”

    “娘,楚太尉是什么人?他好像对我很好。”

    “楚太尉也是当年的风云人物,著名的大善人,好收藏奇珍异宝,在朝中也颇受皇上器重,他也是睿皇妃的父亲。”

    “睿皇妃。”

    二夫人神情有些悲伤:“睿皇妃楚灵毓,是娘的好友,是当年最受宠的妃子,她生有六皇子,可是她自杀了,娘以前带你去过太尉府,楚太尉挺喜欢你的,你和他也挺亲的。”

    “这样啊,娘,你认识薛涛吗?”

    二夫人想了想:“薛涛?他好像是京城很有名气的才子,礼部尚书的儿子,怎么了?为何问他?”

    清和笑了笑:“没什么,好奇问问,他和相府中的谁走的比较近。”

    “走的近的,应该是清琪,他们常常在一起玩,你怎么了?为何突然问起这些?。”

    清和慢慢说道:“就是今天诗会,感觉有人针对我,先生被人报了名,再是诗稿,我不知道诗稿从哪儿来到,当时感觉有掌风袭向我,然后诗稿就出来了,而当时擂台上只有我,吴伯,和薛涛。”

    二夫人心惊:“我还以为你自己报名参加的,报名和诗稿的事,极有可能是一批人干的,吴伯是太尉府的老人了,每次诗会都是他进行的,他没什么问题,你怀疑薛涛?”

    清和点点头:“嗯,我怀疑那道掌风是他的,然后诗稿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不远的地方,有两个可能,一是我上场之前,诗稿已经在我身上了,他那个掌风使得诗稿从我身上掉落,二是,那道掌风是把诗稿扔在据我近的地方。”

    二夫人思索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第二种方法几率大些。”

    清和苦笑:“我也是这么想的,他说话字里行间都在针对我,我和他有仇吗?”

    二夫人摇了摇头:“你们就没见过面,能有什么仇,诗稿真是你二哥的。”

    清和点了点头:“二哥亲自确认的,二哥的诗稿不是任何人都能拿出来的,拿诗稿的极有可能是府中的。”

    清和躺着二夫人怀里,声音有些哽咽:“娘,我好怕,自从我失忆后,就遇到很多不好的事,上次的追杀几乎要了我的命,娘,女儿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针对我?。”

    二夫人抚摸着清和的头,眼中透露出一丝无奈,她看着清和,怜爱道:“娘知道你心中有怀疑的对象,可是,就算是他们,你得拿出证据,否则无济于事。”

    “娘,我只想过安稳的生活。”

    “这不是由你能决定的,谁让你是相府小姐呢,有些事你不得不卷进来,清和,娘让你受苦了。”

    清和坐起身子,看向二夫人的眼睛,温和道:“娘,这不怪你,怪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清和想明白了,以后自己多注意些就好。”

    她会找到证据的,大夫人和清瑶不倒,她绝对没有好日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