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皇上的愤怒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3本章字数:2040字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轩辕流暮的手臂被一只豹子狠狠咬住。

    他忍着痛,挥剑砍向那只豹子,豹子松开了他的手臂,仰天大叫。

    看来,豹子怒了。

    他看着这些豹子,目光冰冷。

    猎豹朝他一拥而上,轩辕流暮开始和它们奋战,一招一式,直击要害,不拖泥带水。

    许久,战斗已结束,轩辕流暮全身带血,口喘粗气,看来已受重伤,看着猎豹都已死亡,他松了一口气。

    未等他缓过神来,他又发现,数十只豹子向他围攻过来。

    他像是想到了些什么,看着那些豹子笑了笑,拿出几个瓶子。

    他打开瓶子,向那些猎豹洒去。

    然后,只见它们开始相互撕咬,自相残杀。

    瓶子是清和给他的,说里面是些药粉,有奇特的香味,遇到凶猛的野兽时洒在它们身上,会有神奇的效果。

    轩辕流暮笑了笑,原来这就是那神奇的效果。

    不久,豹子都已陨命,横尸遍野,献血遍地,恐怖异常。

    有人来到这个地方,看到此情此景,吓懵了。

    那人喊叫着:“快来看,快来看,旷世奇景,好多豹子的尸体!”

    很多人围了过来,皆震惊。

    “这么多豹子,都死了,谁杀的?”

    “你没看到四王爷站在豹子中间吗,肯定是他了。”

    “没想到四王爷这么厉害,这么多豹子,怎么做到的。”

    “可是这么多豹子哪来的啊,不会是有人故意想谋害四王爷吧。”

    “四王爷浑身是血,是不是受伤了?”

    ……

    轩辕流暮没理会那些人说的,他说了句:“暗卫,把完整的豹子带回去。”

    这时二皇子,苏清远,苏清辰也敢到了,看着遍地豹子的尸体,听着旁人的议论,吃了一惊。

    二皇子隔着这些尸体,对轩辕流暮颤声道:“四皇弟,这些,都是你杀的?”

    轩辕流暮淡定道:“我只杀了二十几只,剩下的,是它们自相残杀致死。”

    二皇子不相信道:“自相残杀?怎么会?”

    一旁和乔御医走到一只豹子尸体前,看了看,闻了闻,他点头:“的确是自相残杀,这些豹子身上有一种奇特的味道,这种味道能激起它们的杀欲,这药四王爷是从哪儿拿的?。”

    “一个好友给的。”

    乔太医激动道:“这位好友是谁,我想向他讨教一下,这种药很奇特,但我不知道完整的药方。”

    轩辕流暮闻言,沉声道:“恐怕要让乔太医失望了,我这位友人不想让我透露他的消息。”

    乔太医无奈的叹了口气,遗憾道:“既然他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强求了。”

    苏清远缓缓道:“乔御医先别关心这些了,四王爷满身是血,想必伤的很重,你快给他看看。”

    乔御医拍了下额头:“瞧我这,臣给四王爷陪不是了,还望四王爷见谅,我这就给您看看。”

    他看着他们之间献血淋漓的尸体,抖了抖身子:“咳咳,四王爷能否过来让老夫看看。”

    轩辕流暮看了他一眼,嘴角不动声色的抽了抽,他越过豹尸,正要说话时,晕了过去。

    这些事很快传到太子耳里,他用拳头狠狠的捶上树干,鸟儿四散飞开。

    他愤恨的说道:“轩辕流暮,这次算你走运。”

    他对侍从说道:“我们回去。”

    轩辕流暮被送回北山营帐,轩辕晔看着浑身是血的轩辕流暮,大怒:“这是怎么回事?乔御医,他怎么了?”

    乔御医忙道:“四王爷性命并无大碍,身上有几处咬伤和抓伤,并不致命,微臣已经粗略包扎过了,四王爷心力交瘁,所以晕了过去。”

    轩辕晔松了口气:“无大碍就好,这满身血怎么回事?咬伤抓伤是怎么情况?”

    “血大多是豹子的。”

    “豹子?”

    “微臣听到声响敢到时,就看到四王爷周围都是豹子的尸体,尸体差不多百只?”

    “百只!百只豹子是哪儿来的?”

    看着震怒的皇上,乔御医抖了抖身子:“微臣不知。”

    “这百只豹子都是他杀的?”

    “不是,大多是四王爷用了某种特殊药物,使其自相残杀。”

    轩辕晔若有所思:“这样,当时有谁和四王爷在一起?”

    “没有,只有四王爷一个。”

    “你先回营帐好好看看四王爷,别留什么后遗症。”

    “遵命,微臣告退。”

    轩辕晔皱眉,下令:“带那边的侍卫长过来!”

    这时,太子回来了,他下了马焦急道:“听闻四皇弟受伤了,他现在怎么样了?”

    轩辕晔看着他,若有所思:“他没有生命危险,乔御医正在给他治疗。”

    太子舒了一口气:“那就好,不过那么多豹子,四皇弟怎么杀死的?”

    轩辕晔看到了太子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他顿时明白了:“朕也不清楚,老四醒来你问他吧。”

    大臣们一听皇上这话,都明白了,太子,怕是无缘皇位了。

    不多时,那边的侍卫长来了,他走到轩辕晔面前,跪下。

    轩辕晔看着他,厉声道:“你可知罪。”

    “属下知罪。”

    “你说说你犯了什么罪?”

    “属下没护好四王爷。”

    轩辕晔冷哼一声:“那你为何不在四王爷有危险时带人救他。”

    “属下看四王爷可以应付,所以……”

    “所以你就任由那么多豹子围攻四王爷!”

    侍卫长低头:“属下不敢。”

    王将军忙道:“皇上息怒,他们也是按规矩行事,兴许是四王爷太能忍了,所以他们没看出来。”

    轩辕晔大怒:“他满身是血了,怎么可能没看出来!”

    他指着侍卫长:“你说,那些豹子是怎么来的?为何会有那么多豹子出现?”

    “属下不知,忽然就看见出现了豹子。”

    “忽然就出现了?说的好听,是有人指使你这么做的吧。”

    侍卫长磕头:“皇上明查,属下上头只有皇上。”

    “哼,那你说说当时什么情况?”

    侍卫长舔舔嘴唇:“属下先看到大约二十只豹子袭击四王爷,四王爷把它们都杀死了,那个时候四王爷已经满身是血了。”

    轩辕晔冷笑:“那这个时候怎么不去帮四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