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皇后的刁难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3本章字数:2011字

    清和来到大厅,看着厅里的人,一一行礼:“清和拜见皇后娘娘,四王爷,王将军,苏宰相。”

    皇后见了她,轻笑:“果然一副狐媚样子,怪不得四王爷那么上心。”

    清和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她抬头,直视皇后的眼睛。

    “你这什么眼神啊,想把本宫吃了似的,本宫说的不对吗?你这狐媚样子不知勾了多少男人的魂。”

    清和不卑不亢:“不知皇后娘娘在哪儿听到的这些话,清和绝对没做过那些事。”

    “呵呵,你没有做,那以前整个轩辕皇朝的男人为何对你那么着迷?还不是被你勾引的,你之后发生那档子事也是自作自受,指不定你和那些贼人你情我愿,只是不巧,被人发现了。”

    清和忍不住了:“皇后娘娘,这是污蔑!”

    皇后云淡风轻:“那你解释一下,那是为什么?”

    为什么?以前的苏清和的确有让男人追求的资本,那些男人对以前的苏清和着迷,不是很正常的吗?

    “因为人的本性,以前的苏清和惊才艳艳,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皇后冷笑:“照你这么说,他们喜欢你是应该的了?你分明就是爱慕虚荣,喜欢男人包围,你后来不是因为受不了那些男人冷落你,所以自杀的吗?”

    苏清和自杀的确有那些原因,但是最主要的是她受不了那些屈辱,可这本就是她穿越前苏清和的事,自己也不好开口。

    “皇后娘娘,清和失忆了,以前的事清和不好解释。”

    皇后唇角一勾,漫不经心道:“好,那我们就说说你失忆之后的事,远的不谈,就谈近的,你难道不知道未成婚前男女方不能住在一起吗?你娘怎么教的你?也是,她那样的人也教不出什么好来。”

    清和深呼吸一口气:“我娘是很好的一个人,比那些咄咄逼人,道貌岸然的人好多了,礼数我娘都教过我,清和也都学的很好,只是清和听闻四王爷受伤,担心过度,所以来王府照顾。”

    “王府又不是没人,非得你?”

    “下人们毛手毛脚的,清和不放心。”

    轩辕流暮插话:“皇后娘娘,是儿臣硬要清和留下来的,清和看我身受重伤,不忍拒绝。”

    皇后勾唇一笑:“那这样的话,本宫大不了给四王爷几个心细的丫鬟,苏清和,你今日就随你父亲回去。”

    轩辕流暮看着皇后,微微一笑:“谢皇后娘娘好意,丫鬟就不用给儿臣了,清和在王府呆五日如何?五日后,儿臣自会送她回相府,若皇后娘娘不答应,儿臣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

    皇后脸沉了下来:“你在威胁本宫。”

    “儿臣岂敢,只是一个小小的要求罢了,还望皇后娘娘同意。”

    皇后转头问苏宰相:“苏相国,你怎么看?”

    “呃,回皇后娘娘,臣当初也是不同意,奈何四王爷要求,臣不敢不答应,臣自然是想让清和随臣回去,四王爷又不想,皇后娘娘同意,臣就同意。”

    这时,一个小厮来报:“林尚书,李大人,王大人,吴大人……十多位大人来访。”

    “呵呵……”,皇后笑道,“关心你的人挺多的,本宫就允许苏清和住三天,三天后,立刻送她回去,这是本宫最后的忍让。”

    “儿臣明白。”

    “你就好好招待那些大人们吧,本宫也问候完了,王将军,苏宰相你们呢。”

    王将军哈哈大笑:“既然四王爷没什么大碍,那本将军也回府了。”

    苏宰相说道:“那我也回相府了,本来也打算带清和回去,既然商量好了,我也没什么要说的。”

    “儿臣送皇后娘娘。”

    “免了,你身子羸弱,万一又受什么伤,指不定怪在本宫头上。”

    “杨纲,送送皇后娘娘,王将军,苏宰相。”

    皇后等人走了一段路就遇到那些大人,他们见了皇后,齐齐行礼:“微臣参加皇后娘娘。”

    “免了,有劳各位大人挂心四王爷,四王爷身体不适,你们少待些时间。”

    “是。”

    轩辕流暮一人在前厅招待,清和回了留园。

    经过今天的事,清和体会到了皇后对她的不满,以后,能少见她就少见她吧。

    小竹跑过来,皱眉道:“小姐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皇后娘娘为难小姐了?”

    清和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说道:“以后不要在背后谈论那些大人物,稍微不注意,自己就会惹上麻烦。”

    “小竹知道了。”

    “小竹,我想画画,帮我拿工具来。”

    “好的,小姐。”

    清和很烦闷,她急需做些什么来排解心中的不适,她一遇到不开心的事,就会通过奏乐,下棋,画画来缓解,考虑到弹琴会打扰到别人,清和选择了画画。

    日出,日落,房屋,街道,花草,树木……清和把她来到这个世界所见的事物都画在了纸上,她现在,沉浸在绘画的意趣中。

    不知过了多久,清和停止了绘画,她放下画笔,揉了揉发酸的肩膀。

    忽然,她看见了轩辕流暮,他就在门口站着,静静的看着她。

    见她注意到了自己,轩辕流暮走了过去,温声道:“心情好点没?”

    “好多了,你来多久了?”

    “刚来。”

    轩辕流暮来了很久了,他看见清和在画画,就没打扰她,她画画的样子,是那么专注,好像其他事物不存在一样,她专注的样子是那么美。

    他就一直看着她,心中也变得颇为平静,他看她看的出了神。

    轩辕流暮拿起她的画,一幅一幅的观赏:“你这些画,都很好。”

    “谢谢夸奖,我也觉得不错。”

    轩辕流暮垂下眼眸,歉意道:“清和,对不起,我的任性,让你受到伤害了。”

    清和看着他,会心一笑:“不怪你,本来我也想留下来照顾你,三天时间,够了,你的伤应该差不多了。”

    轩辕流暮抱住清和,头埋在她的发间:“真想这么一直抱着你,真想让你每天呆在这儿,我可以天天见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