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轩辕流暮的假想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4本章字数:2037字

    清和看着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会心一笑,希望这对情人终成眷属,也祝福自己和轩辕流暮,明年成亲前,不要出什么意外。

    轩辕流暮开始忙开使了算盘推广工作,皇上圣旨下达,各郡郡守十分配合,轩辕流暮把积压的货物卖给全国各大商铺,事情进展的十分顺利,近两周时间,事情进展了一半,有些郡距离太远,运输花的时间较长。

    长平商铺也借这个机会,也赚了不少钱,轩辕流暮看着呈上来的资料,眉头紧皱。

    白添,男,二十一岁,京城人氏,父母不详,尚未娶妻,五年前接手长平商铺,把濒临破产的商铺打理的蒸蒸日上,成为京城最大商铺之一,有很强的商业头脑,为人阴险狡诈,但诚信可靠,难得的商业奇才。

    这些资料和他以往查的一样,但是,白添的背景不会这么简单,他背后一定有人,那么背后的人是谁呢?会是皇后吗?

    可是,如果是皇后,她的目的是什么?专门和刘氏商铺对着干,专门和他对着干。

    但是,他以前基本很听皇后的话,难道是监视他?

    长平商铺这次这么做,明显是让他不快,他没听皇后的话娶清瑶,这难得是给他施压?

    目前看来皇后的嫌疑最大,白添,是皇后的什么人呢?

    轩辕流暮叹了口气,算了,这些自己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轩辕流暮又想起一个人,楚太尉,女儿睿皇妃自杀后就无心朝堂,创立了诗会。

    据他所知,楚太尉借着诗会的名义招揽人才,凡是参加诗会的不是官员后代的他都收编到了太尉府,明着说是谈诗作画,互相交流学习,实际上相当于僚客。

    睿皇妃为何自杀,几乎没人知道,睿皇妃深得皇上喜爱,第一个儿子轩辕流云一出生就被封王,她自杀时还身怀六甲,死后,皇上下旨禁止谈论她的一切,她那么受宠,又怀着孩子,没道理自杀。

    是的,睿皇妃是被人陷害的,至于被谁陷害的,这个世上知道真相的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这些人中,包括他。

    但他不能把真相说出来,他对睿皇妃怀有愧疚,所以他对睿皇妃的儿子轩辕流云特别关照。

    轩辕流暮苦笑,若是流云知道了真相,会恨死他这个哥哥吧。

    他又有了一个想法,楚太尉知道真相,但苦于没证据,现在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掩人耳目,真实的目的是培养人才,找证据,为自己的女儿报仇。

    或许他已经知道真相,在等一个揭开它的时机,那么,长平商铺背后的人也可能是楚太尉。

    那流云呢,他扮演什么角色?轩辕流暮脑海中浮现浮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流云知道一切,他现在的样子只是掩护,让杀他母亲的人以为自己没有威胁。

    当初,那个人是想除掉流云的,但看到流云吊儿郎当,没有威胁的样子,放过了他一马。

    轩辕流暮摇了摇头,苦笑,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和流云相处那么久了,流云是怎样的,他再清楚不过了。

    朝廷局势纷繁复杂,以后不知道会是怎样。

    皇宫,皇后和王将军在密谈。

    “那个白添,你接触过了,如何。”

    皇后紧皱眉头:“我又派人查了他,还是老样子,他很精明,什么也不愿意透露。”

    “你为何要和白添合作?”

    “因为他是长平商铺的老板,长平商铺是刘氏商铺的死对头,四王爷这段时间不听话,我存心让他不高兴。”

    王将军哼了一声:“这样做有用吗?他还是老样子,不会听你的话娶清瑶的。”

    皇后冷笑:“他应该感受到了,这只是给他个下马威,好戏才刚开始,我要让他主动和我说娶清瑶。”

    “你又想做什么?”

    皇后勾唇一笑,淡淡道:“商业方面我会继续和他对着干,至于其他的,爹很快就会知道了。”

    清和感觉轩辕流暮越来越忙,二人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清和再次去找轩辕流暮时,看见他气急败坏的把一个本子扔掉地上。

    清和很惊讶,她认识的轩辕流暮是淡定从容的,从来没有失态过,发生了什么?让他这样生气。

    清和捡起那本子一看,是账簿,他面前也有几本,她走到轩辕流暮面前,担忧的问道:“怎么了?”

    轩辕流暮冷静下来,对清和说到:“这是京城三家商铺的账本,是我旗下的,账本表面看没问题,可是里面有几处不合理的地方,经我调查,几个商铺损失了一大笔钱,账本里没有记钱是从哪儿损失的。”

    清和翻的看了几下,的却,有几处支出的多,收入却很不正常。

    “那你有没有问记账的人?”

    “问了,他们都说是自己失误,偷懒没记,经我调查,这几个人是皇后的。”

    “之前就没出现过问题?”

    轩辕流暮点头:“出现过,没这次损失大,看来得换一批信得过的人记账了。”

    清和看了看其余两本账本,皱眉:“这儿的人都是这么记账的吗?”

    轩辕流暮点了点头。

    清和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一种记账方法,出了问题,能很方便的找出来,就是记账的时候有些复杂。”

    “什么方法?”

    清和淡淡道:“两方记账,一方记收入,一方记支出,收入支出的金额要事无巨细,要对等,这样哪方出了问题,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可以用于府中事物,商铺,借贷,你们这儿可以钱庄吗?”

    轩辕流暮说道:“你的记账方式是挺好的,我可以试试,钱庄有啊,人们存钱的地方。”

    “这儿的钱庄一般是做什么的?”

    “人们平常存钱,有利息,存的时间越长利息越多,还有贷款。”

    清和想,看来钱庄倒是没什么问题。

    “这儿的钱庄是私人的,还是朝廷管束?”

    “二者都有,朝廷居多,在每个地方都设有钱庄,在京城,钱庄有五座,有两座规模最大,不分上下,一个是朝廷的宝成钱庄,另一个是民间的通元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