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真凶难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5本章字数:2014字

    清和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时候,况且,我还要查毒害我的真凶。”

    “好吧,接下来不要打扰我,炼药的关键时期,一打断就白费了。”

    清和点了点头。

    容长空全身心投入到炼药中,神情专注而认真,不一会儿,她停了下来,脸上浮起微笑。

    她打开药炉,三个白色的药丸静静的躺着,她拿出一颗给了清和,吃下去,不过解毒过程有点疼,你要坚持住。

    清和点点头,把药吃了下去。

    药刚下肚,她就感觉腹中有股灼热感,随即,一股疼痛延伸到她的四肢百骸,好像要把她撕裂一般。

    “啊!”

    她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

    容长空握住她的手,一脸担忧,她柔声说道:“你再忍忍,一刻钟的时间就好。”

    清和咬牙坚持着,她感觉像过了好几个世纪,容长空说道:“坚持,只剩半个钟不到了。”

    她脑袋晕晕的,随时要晕过去。

    “别在解毒过程中晕过去,那样解毒不彻底。”

    清和听了,努力睁大眼睛。

    许久,她听到了一个声音。

    “好了,解毒完成了。”

    清和终于晕了过去。

    清和睁开眼睛后,看着陌生的房顶,想起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她动了动,感觉全身酸软。

    她偏过头来,看见小竹趴在她身边睡着了,她努力坐了起来。

    小竹像是感应到了,醒了过来,看见清和醒了,开心道:“小姐,你终于醒了,都睡好几个时辰了。”

    清和开口:“这儿是百味人生吗?”

    “嗯,那个抱你出来的女子是这儿的老板吗?她长的真漂亮,说你的毒已经解了,刚看见你满身是汗的样子吓死我了。”

    “嗯,她是这儿的老板,现在什么时辰了。”

    小竹到外面看了看,说道:“申时了。”

    小竹拿出一个瓶子:“这是那个老板说的,让你醒来后吃上一个,让你去她房间找她。”

    清和接过瓶子,一看,是一些药丸,清和闻了闻,是恢复元气的。

    她吃了一个,问小竹:“我第一次让你煎药时可遇到什么可疑的人?”

    小竹摇了摇头。

    “那你有没有离开过煎药的炉子。”

    “嗯,小连说抬不动水,要我过去帮一下忙,就这会儿离开了一下。”

    “小连是谁?”

    “是相府药房做事的丫鬟,平时就做些杂物。”

    “她以前是谁的丫鬟。”

    小竹想了想,说道:“是二公子院中的。”

    “那她为何到药房工作。”

    “她做错了事,偷二公子房中的东西,二公子就罚她去那儿了。”

    “你去抓药的时候可还遇到什么人?”

    “抓药房里有林大夫,周大夫,还有两个抓药的小童,还有大夫人身边的一个老嬷嬷,她也抓药,她还问我在给谁抓药,我就说三小姐你感染了风寒。”

    清和皱眉:“那她有没有动过药?”

    小竹摇头:“没有,她问了我话后我就去煎药房了,她应该是回大夫人院里煎药了,煎药房没见过她。”

    “那煎药房还有谁?”

    “除了我,还有两个丫鬟在煎药,分别是大小姐院里的丁香,四夫人院里的小翠,还有一个人也在,煎药房的管事,秋萍姑姑。”

    “秋萍是什么人?”

    “她一直是煎药房的管事。”

    清和皱眉:“光听你这么说,不能确定是谁下的药,能肯定的是你不在的那段时间被人下的药,你第二次煎药时谁在?。”

    “药房还是那些人,抓药的小童问我为何还要抓,我就说不小心打翻了小姐的药,重新煎。至于煎药房,秋萍姑姑还在,丁香剪好药往出走,小翠还在煎,秋萍姑姑也问了我为何又来了,我也那样说了。”

    清和摇头:“还是没线索。”

    小竹满脸愧疚:“都怪我离开,否则小姐也不会受这么大的苦。”

    清和柔声道:“这不怪你,总有办法找到真凶的,我休息的差不多了,该去找这儿的老板了。”

    清和下床,向容长空房间走去。

    清和到了容长空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

    听到声音,清和推门进去,看见她房中的桌上摆了几道菜,还是热的,没动过。

    容长空见她来了,坐到餐桌旁的椅子上,她看着清和,展颜一笑:“恢复的不错,伸出胳膊我给你把把脉。”

    清和伸出手,容长空把手搭在她手腕上:“嗯,毒素全清了,接下来好好休息,吃几副治伤寒的药就好了。”

    清和把小竹给她的瓶子递给容长空,笑道:“谢谢了,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我一定帮你。”

    “这句话我记下了,这个药你拿着吧,反正我有很多,坐,饿了吧,先吃饭,这可是我亲手做的。”

    清和坐下:“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夹了一筷子,放到嘴里,然后脸色大变。

    容长空期待的看着她:“怎么样?我的厨艺如何?”

    清和很想把嘴里的饭给吐出来,可一想这不礼貌,便强行咽了下去。

    她赶紧倒了一杯水,漱口,容长空看她这个样子,哈哈大笑。

    清和嘴里还是一股子怪味,这是她吃过的最难吃的饭,听着容长空那样笑自己,她恼怒的看着她。

    容长空见她这样,挑眉:“你可真是倒霉,这些饭菜中只有你吃的那盘是那个味道的,别看味道奇怪,营养可丰富了,好了,你试试其他的。”

    清和没动。

    容长空吃着其他的饭菜,津津有味,清和看她这样,相信了她,重新坐下,夹了其他盘子的菜。

    吃了一口,清和立马把饭菜吐了出了,拿着水继续漱口,生气道:“你玩我?”

    容长空摇了摇头,收了脸上一惯的笑:“我没玩你,只是想着我要走了,给京城交的第一个朋友做顿饭而已。”

    清和无语:“你开的饭店做的饭那么好吃,你却做的难以下咽,你怎么做成这样的?”

    容长空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我也不想这样,草药吃多了,我的味觉就混乱了,这些菜你觉得很难吃,而我觉得非常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