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家门不幸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5本章字数:2018字

    大夫人安慰道:“别急,生孩子用的时间本来就长。”

    一个丫鬟跑了出来:“李大夫说孩子有些大,不能顺利出来,请示用催产药。”

    苏宰相皱眉:“催产药危害大吗?”

    “李大夫说只要适量就没问题。”

    “那好,准了。”

    不一会儿,丫鬟端着药进去了,产婆扶着五夫人的头稍微起来一点:“夫人,把这个药给喝了。”

    五夫人张嘴喝了下去。

    “好了夫人,,加油,深呼吸,腹部用力。”

    “啊!”

    五夫人使劲,然后深呼吸了几口气。

    产婆喜道:“头已经出来了,夫人再加把劲。”

    五夫人再次调整,用力,然后晕了过去。

    产婆高兴道:“孩子出来了,是个男孩。”

    众人听见,也一喜。

    可是,孩子的哭声呢?

    产婆意意识到了这一点,连忙剪下脐带,取出胎盘,她抱着孩子,掐他的人中,可是不管用。

    李大夫忙走过来,他翻开胎儿的眼睛看了看,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他把银针扎到孩子几个穴位上,可是无济于事。

    在外面的人许久没听到哭声,心也揪了起来。

    有丫鬟出来,脸上梨花带雨:“老爷,请节哀,小公子一出生就是死的,李大夫没能救过来。”

    什么!

    大家都漏出惊恐的表情,苏宰相闭上眼睛,后退了两步,大夫人扶住了他,他缓缓说道:“五夫人呢?”

    “五夫人的形势也不容乐观。”

    清和趁他们不注意,冲进病房,房里有几个丫鬟小声啜泣,她走到孩子面前一看,果真没救了。

    有丫鬟叫道:“血,好多的血。”

    产婆一看:“不好,血崩了。”

    李大夫忙过来,他拿银针扎穴,清和看出来,是止血的,可是血还是从五夫人身上留着,不减反增。

    他又拿着预先准备好的药,让产婆喂她,可是五夫人晕过去了,根本喂不进去。

    清和拿过药碗:“我来。”

    梅香发现清和出现了,哭道:“都是你让五夫人变成这样的,都是你,你怎么还有脸在这儿。”

    清和没理她,嘴里喝了一口药,嘴对嘴朝五夫人喂去。

    梅香拉住清和:“不准你碰她!”

    产婆拉住她:“现在不是闹小情绪的时候,让她做。”

    梅香松开了手。

    清和喂着,一口接着一口,她在嘴里含了两颗还元丹,顺着药给她喂了进去。

    药喂完了,还是不见起色,李大夫看这情况,叹了口气,五夫人没救了。

    他叹了口气,对身边丫鬟说道:“让相爷准备五夫人的后事吧。”

    房里人听了,皆苦出了声,梅香暗暗松了口气,随即脸上换上悲伤的表情,清和看见了她的小表情,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梅香扑在五夫人身上哭的撕心裂肺,清和看着五夫人的脸,她的眼睛还没合上,是死不瞑目吧。

    清和上前,帮五夫人闭上了眼睛,心里暗道,五夫人,清和一定帮你找到杀你和你孩子的真凶。

    听到下人来报,苏宰相等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苏宰相忙跑到产室内,几个夫人也跟着进去。

    产婆见苏宰相进来,忙道:“宰相大人,产房脏,您还是先出去吧。”

    苏宰相没理她,径直走着,这是他的儿子,这是他的夫人,几个时辰前,明明都是好的。

    苏宰相走了出去,除了收拾现场的下人都走了出去。

    苏宰相恶狠狠的看着清和:“这下满意了吧。”

    清和满含悲伤的眼中闪过一丝嘲讽:“满意?我为何要满意,清和很伤心。”

    “你还有脸说,都是你,害我没了孩子,害了五夫人,来人,把她给我关进地牢!”

    二夫人站了出来:“老爷,你怎么就能这样定清和的罪呢。”

    “除了她,还有谁,难不成是梅香?害她主子对她有什么好处?”

    “那清和又能捞到什么好处?相爷,千万别被有心人利用了。”

    苏宰相皱起眉头,吩咐道:“让梅香过来。”

    梅香一出来,就跪在苏宰相面前:“请相爷为我家夫人做主啊。”

    苏宰相说道:“把当时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当时,五夫人和三小姐聊了几句,在她们擦身而过时,五夫人就突然摔倒了,肯定是三小姐,都是她害的。”

    “听到了吧,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二夫人道:“兴许是五夫人自己摔的呢。”

    大夫人道:“我也觉得没可能是清和,否则她为何还要进产室呢?”

    苏清瑶说道:“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有可能是三妹妹,她进产室或许是为了……”

    她没说下去,但是现场的人都明白了。

    清瑶冷笑,她就知道大夫人没那么好心。

    梅香开口说道:“三小姐给五夫人喂过药。”

    苏宰相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大夫说道:“五夫人晕过去,我给她喂恢复体力的药,可是喂不进去,后来,三小姐嘴对嘴喂的五夫人,不过当时五夫人就已经回天乏术,药不管用也正常。”

    “那个碗还在吗?”

    “还在产房,没来得及收拾,我这就去检查。”

    李大夫拿出碗,检查了一番,说道:“碗没有什么问题,药里没添加东西。”

    清和想起了什么,问李大夫:“之前的药碗呢?”

    李大夫有些生气:“已经送走回去了,三小姐是在怀疑我配的药?”

    “不是,清和只是怀疑有人途中动了手脚,我认为,有必要查一查。”

    苏宰相听了,说道:“有道理,保险起见,还是检查一下吧。”

    苏宰相差人去拿碗,小厮来报:“那些碗都清洗了。”

    清和忙道:“清洗的水呢?”

    “没了,都倒了。”

    “倒哪儿了?”

    “下水道里。”

    清和忙道:“快带我去。”

    清和跟着小厮来到倒水的地方,检查了一番,发现,痕迹处理的干干净净。

    清和苦笑,动作可真够快的,如果没有猫腻,这儿不应该这么干净。

    苏宰相冷笑:“清和,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清和依旧说道:“五夫人摔倒和我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