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大夫人的下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6本章字数:2017字

    李大夫感觉疼痛小了一些,便说道:“是大夫人给了我一包药,让我放进去,这个药能使孕妇生产时大出血。”

    五夫人过来,掐住李大夫的脖子:“你好狠毒的心。”

    李大夫被掐着,喘不过气来:“是,是大夫人……咳咳咳……”

    五夫人放开他:“还有呢,你还知道些什么?其他无辜的人你们害过吗?”

    “这……”

    五夫人冷笑,作势挥手:“你还想试试刚才的疼痛是吧。”

    李大夫忙说道:“我说我说。”

    他眼中闪着悔意:“大夫人让我做的事,我都不愿做,那些都有损医德,可是我的家人在她手里啊,除了五夫人还有二夫人,不过二夫人平时喝的药没安眠药,她和三小姐命硬,都活了下来,可是二夫人却无法再孕了,害人的事我只做过这些,可就是这些让我整天充满愧疚,茶不思饭不想的,现在说出来舒服多了,希望五夫人去大夫人那儿,把她带走吧,她做的丧尽天良的事绝不止这些。”

    五夫人已经完全呆住了,眼中闪着伤痛。

    砰!

    门被人踢开,是大夫人。

    “李大夫,本夫人过来想和你说说话,没想到你说出这些话,你……五夫人……你不是死了吗?”

    五夫人看着她,瞬时扑了上去:“这不是大夫人吗?你害的我好苦,还我命来,还我儿子命来。”

    大夫人慌忙逃窜,嘴里说着:“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告诉你吧,你和你儿子的确是我让李大夫下的药,我还告诉你,你最亲近的侍女梅香也是我让她推你的,哈哈哈,不过,这不怪我,都怪你的无能,是你的无能害死了你的儿子。”

    大夫人跑到了外面,五夫人追了过去,大夫人有武功,到了外面,一掌向五夫人打去。

    五夫人堪堪躲过。

    “我要让你魂飞魄散,让你不得好死,都是你来了,相爷又冷落了我,我要你们都死。”

    她又出掌,眼看就要打上五夫人了,有人突然出来制止了她。

    她回头看去,是轩辕流暮。

    她又向远处看去,看见苏宰相阴沉的看着她,眼里满是愤怒。

    她好像想到了什么,朝五夫人看去:“你不是鬼,你有影子,你到底是谁?”

    五夫人缓缓道:“我是苏清和。”

    “哈哈哈……我今天算是倒霉,中了你们的套了。”

    突然,二夫人冲到大夫人面前,用手捶打着她,哭的撕心裂肺:“是你,害的我不能生育,你为什么呀,进了王府,我时时刻刻敬着你,从没不训过,你为什么要害我?”

    大夫人被轩辕流暮制着躲不开,她冷笑:“你还好意思说,我看见你装柔弱的样子就感觉无比恶心,你的这幅狐狸样貌把相爷勾的神魂颠倒的,你只是个妓女,你凭什么?”

    清和抱住她母亲,心疼的看着她:“娘,你还有我呢。”

    她又看向大夫人:“妓女也照样比你强,你看你活的这个样子,连妓女……不,连娼女都不如。”

    苏宰相怒道:“想不到你是这么恶毒的女人,害死了五夫人,害死了我儿子,甚至,清和母女也差点死于你手,还害的她不能再孕,我还留你有何用?来人,把五夫人拖去水牢受刑。”

    大夫人呵呵笑着:“你说我恶毒,你呢,你比我好不了多少,拖我去水牢受刑,然后就让我死吗?我告诉你苏明寒,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姐姐是皇后,我爹是王将军,你动我,是想与他们为敌?”

    苏宰相默不作声,她手中还握有自己的把柄没说出来,要是惹急了她,自己就完了。

    轩辕流暮看此情此景说道:“他不敢,我敢,大夫人,你这已是死罪。”

    大夫人看着轩辕流暮,笑道:“你敢?你想要争夺皇位是吧?你敢杀了我,那你永远坐不上那个位子了。”

    轩辕流暮犹豫着,抿唇不语。

    清和心里一凉,对啊,大夫人不能死,虽然她很想,本来他就为了她与皇后闹的不合,如果他真把大夫人怎么样了,登上皇位就更难了,到时候皇后和王将军会牵连相府,那个时候,她母亲就不会好过了。

    她上前,挽着轩辕流暮的手臂:“死罪就免了吧,牵扯太大了,今晚的事你就当不知道,让我爹裁决此事吧。”

    轩辕流暮知道清和是为了他,他感激的看着她:“谢谢你,清和。”

    他又对苏宰相说道:“苏宰相,这事你觉得该怎么办?”

    苏宰相缓缓道:“大夫人妒忌心重,十六年前给二夫人喝了绝子药,现剥夺其管理相府之权,由二夫人接管,以后,二夫人与大夫人平妻,其女苏清和是为相府嫡女。”

    他看向轩辕流暮:“王爷以为这样如何?”

    “啊!”

    轩辕流暮不知做了什么,大夫人尖叫了一声。

    “我已废了她的武功修为,再让她为五夫人守暮百日,忏悔自己的罪过,再打三十板子吧。”

    “一切按王爷说的办,来人,拉下去打三十大板。”

    两个人把大夫人拖走,不久就传来啪啪啪的声音。

    大夫人撕心裂肺的尖叫:“啊,你们看,我无论犯了多大的事你们都不会杀了我,苏明寒,你是孬种。”

    “平妻,哈哈哈,夺了我在相府的权,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不得好死。”

    “还有梅香,她也是被我骗的,这些人真傻,为了所谓的亲情什么都愿意做。”

    苏宰相听不下去了:“堵住她的嘴。”

    大夫人不再骂了,传来支支吾吾的声音。

    清和看向苏宰相:“那李大夫呢,他的家人还在打夫人手里。”

    李大夫忙道:“我自知罪孽深中,还请宰相大人饶了我的家人,把他们从大夫人手里救出来。”

    说完,就拿出一根银针,扎上了自己的太阳穴。

    清和叹道:“他也是被逼的,这些年,心里受了很多折磨。”

    苏宰相说道:“回头让大夫人把他的家人放了,把他的尸体交给他家人,再给一千两银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