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轩辕流暮的心思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5本章字数:2030字

    他又对身边的下人说道:“今晚的是谁都不许说出去。”

    那几个下人忙跪下:“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这样最好,要是走漏了一点风声,你们都得死。”

    第二天,相府大夫人因妒被罚,二夫人成为平妻的事很快传遍了京城。

    “相府这些日子事可真多,先是五夫人母子惨死,这会儿大夫人又被夺权。”

    “是啊,二夫人也是可怜,被大夫人喂了断子汤,生育对一个女人很重要的。”

    “唉,四小姐也是可怜,那么小就没了娘。”

    ……

    阁楼上的轩辕流云听了这些话,对对面的人说道:“四哥,恭喜清和了,成了嫡女。”

    轩辕流暮叹道:“嫡女有什么用,二夫人的不育是好不了了。”

    “四哥,你对清和可是真好,五夫人这次是不是和大夫人有关?”

    轩辕流暮皱眉:“你怎么知道?”

    “想也想到了,大夫人容不了二夫人,自然也容不了其他夫人,况且这次这么巧,五夫人刚死没几天,就传出大夫人谋害二夫人的事。”

    “这事你万不可说出去。”

    轩辕流云漫不经心道:“我知道分寸,对了,流月如何?”

    “你自己去看她啊。”

    “四哥又揶揄我了。”

    轩辕流暮叹了口气:“她很不好,整天被人盯着,不能出宫,你没收到她给你写的信吧,都被皇后截回去了,她可是整天嚷嚷着要见你,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你回宫一趟,看看她吧,绕开你不想见的人就行。”

    轩辕流云苦笑:“我去看流月,别人发现怎么办,我说过永不入皇宫的,被人知道多没面子。”

    “唉,好吧,如果你想,我可以安排的。”

    “算了,不去了,有劳四哥费心了。”

    轩辕流暮无奈摇头:“你呀,对了,流骞怎么样,回来感觉如何?”

    轩辕流云挑眉:“你怎么不自己去问他,哦,我知道了,你整天陪着你的未来王妃,怎会看我们这些兄弟。”

    轩辕流暮瞪了他一眼:“贫嘴,他整天在北营练兵,一有空就往你府里跑,你找我的次数都少了很多。”

    轩辕流云桃花眼一挑,抛了个媚眼:“原来四哥喜欢我啊,这是吃醋了?把苏清和踢了,我们在一块吧。”

    轩辕流暮嘴角抽了抽,立刻离开他三尺远,嫌弃道:“你以后离我远点。”

    “哈哈哈……”轩辕流云捂着肚子,“四哥,你刚刚的表情真逗,跟吞了苍蝇似的。”

    轩辕流暮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啊,没什么不适应的,我和三哥你也知道,从小关系亲密,他常常和我说他在边疆的趣事。”

    轩辕流暮来了兴致:“什么趣事?说来听听。”

    “好啊,不过这顿饭四哥请了。”

    轩辕流暮扶额:“每次说的你请,可那次不是我掏钱。”

    轩辕流云的脸布上红晕:“那是四哥主动给我付的,我又没让你帮你给我付。”

    “你还好意思说,你不是装醉就是提起跑路,还不是不想付。”

    ”额,我想起来付钱的事时你已经付了,我总不能再付一次吧,好吧,为了感谢你,我就和你说说。”

    轩辕流云喝了杯酒,继续说道:“他在边疆的时候,有一次遇到了好几十只狼,他一个人都灭了,后来,他又带人捣入狼窝,把狼都给猎杀了,那些狼常常扰害当地居住的人,此事后,那儿的人都特别崇拜他,把他当神看。”

    轩辕流暮笑道:“他是弟兄中武力最厉害的,他还做了那么多好事,而且打仗没有败绩,难怪当地人称他战神。”

    “是啊。”轩辕流云又伸出胳膊:“你看,这是狼王的牙,两个,他都给了我,四哥,你还没送过我什么名贵东西呢,你看清和那身上披的,都是上好的貂皮。”

    轩辕流暮用手敲了一下他额头:“你这十年来吃我的用我的花我的,价格早超过狼牙和貂皮了,都说让我送你,你怎么不送我?”

    “这十年,我带给你多少欢乐,这是无价的。”

    “好吧,好吧,我说不过你。”

    轩辕流云呵呵笑着:“别不开心了,三哥在北营的情况我不清楚,我问他,他只说挺好的,四哥,你知道其中的事吗。”

    “我所知道的就是三弟对那些士兵都非常严格,除了他以前带过的兵,都怨声载道的,还有王将军儿子受贿来的那几千人,现在被训练的有模有样的。”

    “唉,希望他能搞定那些人吧。”

    轩辕流暮看着流云的眼睛,严肃道:“四弟,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轩辕流暮沉声道:“你也知道,四哥有意争夺皇位,我想让你帮我问问四弟,可否愿意帮我?”

    轩辕流云皱眉:“这事你问比较好吧。”

    “我旁敲侧击的问过,他说只保卫父皇和皇宫,做自己该做的事。”

    “他的脾气就像一条驴,一旦决定的事很难回头,我了解他,他不愿意陷入到宫廷争斗中,宫中的事我不会劝他帮助任何一方,抱歉了四哥。”

    轩辕流云叹了口气:“没事,我早猜到会这样,我抽时间再和他说说吧。”

    “不谈这些事了,我们喝酒。”

    皇宫,轩辕晔听闻相府近日发生的事,叹了口气:“李公公,请几个高僧,给相府做做法事,去去霉气,就说是朕慰劳的。”

    “遵旨,皇上用心了。”

    “这是朕该做的,时间过的真快,马上就要过年了。”

    “是啊,到那时,宫里一定很热闹。”

    “是啊,不过朕又老了。”

    “不不不,皇上看着精神着呢。”

    “就你会说话。”

    坤宁宫,皇后看着手中的纸条,摔了桌上的杯子。

    纸条是大夫人拖清瑶传过来的,里面一五一十的记录了相府发生的事。

    妹妹做事怎这么不小心,还把管理相府的权利丢了,给了二夫人,二夫人居然和她成了平妻,那苏清和也成了嫡女。

    她还被四王爷废了武功,挨了三十板子,为五夫人守灵百日。

    都怪苏清和,要不是她,也没这么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