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难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6本章字数:2009字

    “曹嬷嬷,拿纸笔来。”

    她写了一封信,给了曹嬷嬷:“老法子,交给王将军。”

    二夫人忙了起来,她接手了相府的掌权之位,那些工作她都要一一熟悉。

    清和见她这么忙,也帮衬着,清和现在成了嫡小姐,下人对她多了份尊重。

    新年就要到了,二夫人也开始置办过年所需的东西。

    大夫人被罚,苏清瑶也收敛了许多,苏清远知道后很震惊,和大夫人的关系降至冰点。

    相府做了场法事,去霉气,清和见了,不以为然,都是些骗人的把戏,这些霉气都是人为的,只要有人造霉气,再怎么去也不管用。

    阳光和煦,万里无云,冬日难得的一个好天气。

    清和与二夫人来到街上置办一些物品,突然,一个小孩跑过来拽住清和,他的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碗,穿的破烂不堪,非常单薄,他窃窃的说着:“这位姐姐行行好,给我些钱吧,我很久没有吃饭了。”

    清和看她可怜给了他二十两银子,温和道:“再买些衣服穿,小心冻坏了。”

    那小孩看到这么多钱,立即跪下来:“谢谢姐姐,谢谢姐姐。”

    清和连忙把他扶起:“不客气,男儿膝下有黄金,以后莫要轻易下跪。”

    那男孩苦笑:“在生存面前,尊严这东西要不起,多谢姐姐了,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说完就一溜烟跑了。

    清和看他远去的身影叹了口气,她正要往前走时,发现被十几个衣衫褴褛的人档了路。

    他们齐齐跪下,哀求着。

    “姑娘夫人行行好,给我点钱吧。”

    “也给我些吧,我爹还病着没钱吃药。”

    “求姑娘也给我点,我儿子快饿死了。”

    ……

    清和见他们这样,叹了口气:“你们都起来,人人有份。”

    他们连连感激。

    “谢谢姑娘。”

    “姑娘简直是菩萨。”

    “姑娘一定会有好报的。”

    ……

    可他们都没站起来。

    清和皱眉:“谁还跪着,就没谁的份。”

    那些人立刻站了起来。

    清和拿出银两正要发给他们时,身边的蜻蜓说道:“小姐,奴婢给他们吧,小心脏了小姐的手。”

    清和冷笑,眼里闪着怒意:“我自己来吧,你在这儿呆着就好。”

    清和上前给他们银两,也是一人二十两,二夫人见状,上去帮清和。

    每发到一人手里,那人就小心翼翼的接过,接连说着谢意。

    当走到一个老者身边时,他说道:“姑娘给我一两就够了。”

    清和笑道:“没事,我的家境还算富裕,不打紧的。”

    分发完毕后,清和说道:“你们之间有青壮年,可以去找工作赚钱,不用在这乞讨。”

    一个壮年忙说:“我们也试过,可那些老板不要我们,说怕脏了他们的店,影响生意。”

    清和皱眉,看来这方法行不通了。

    她又淡淡道:“有重病家人的站出来,我会些医术,可以帮忙看看。”

    有三个人站了出来,清和询问了病情。

    她说道:“先去这个小哥那儿吧,他儿子的病情比较严重。”

    那小哥笑道:“姑娘,我们都在一个地方呆着,很近的。”

    清和了然:“这样方便多了,我们走吧。”

    路上,清和问道:“京城怎么出现了这么多难民?”

    其中一个人说道:“我们都是一个村的,生活在一个山脚下,突然来了场雪崩,把我们的村子都给掩埋了,死了很多人,活着的也就差不多百人,我们无家可归,等了几天也没见人来管我们,后来想着京城官员多,在这儿找人安置我们,路上也死了很多人,大多是老人儿童,现在我们只有六十人了。”

    “你们来京城多少天了?”

    “前天才来的。”

    清和疑惑:“你们怎么进来的?京城门口的官兵没有阻拦你们?”

    “额,没这个规定。”

    清和又问:“你们都住在哪儿?”

    “在一座破庙里,离这儿也不远,辛苦姑娘和夫人了。”

    “别挣扎了,快跟我走吧。”一个官兵一只手拎着一个女人,另一只手里拿着刀,凶神恶煞的说道。

    “这位官爷行行好,我孩子饿的快不行了。”

    “你儿子再饿,也不能公然抢人家东西,抢东西就要坐牢。”

    那妇人挣扎着,满眼泪水:“不行,我现在不能去,孩子还在等着我呢。”

    “你别动,小心我砍你。”

    挣扎间,那刀刺穿了那妇人的胸膛。

    清和看见这一幕,连忙上前。

    “不!”

    她身边的一个男人喊道,快速冲了过去。

    他扶起那妇人,哭道:“你撑住,我给你找医生。”

    他朝着清和急切的喊到:“姑娘,我求求你救救我娘子。”

    清和过来,看了看伤口,把了把脉,摇了摇头。

    那妇人被刀穿心,当即毙命。

    他摇着那妇人,哭喊着:“你快活过来,我们的孩子需要你。”

    没人回答他,他把那妇人放平,看着她的手,还拽着那馒头,他气愤的拿出来,握紧,看着它说道:“都是这个,都是因为这馒头。”

    他看着那个士兵冲上去:“都是你,都是你杀了我娘子,我和你拼了。”

    那士兵躲开:“我又不是故意杀她,是她自己撞上来的。”

    他又冲上去:“就偷一个馒头而已,用的着抓她去牢里吗,那也是你害的。”

    士兵好歹训练过,自然很容易制住了他。

    清和上前,看着那士兵说道:“放开他。”

    那士兵呵呵笑着:“长得挺不错的,大爷告诉你,少管闲事。”

    “大爷你当不起,你知道我是谁吗?”

    那士兵一听这话,看清和穿的素净,她旁边的二夫人也是清清淡淡,带着两个丫鬟,说道:“看你们这样,也不是太富裕的人家,我就给你们个人情,你们给我三百两银针,我就放了他。”

    二夫人拿出一块令牌:“你瞧仔细了,就凭你刚说的那些话就是大罪。”

    那人一看牌子,不以为然:“宰相夫人,你从哪儿偷的牌子?宰相夫人怎么可能穿的这么寒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