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训练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6本章字数:2014字

    坚持做着,说帮忙做些什么安心一些,轩辕流暮无奈,便随了他们。

    三王爷那边的难民们则比较辛苦了。

    天还没亮,他们就在后院跟着跑步,累的气喘吁吁。

    “快点跑,没在规定时间内跑完你们没肉吃了。”一个侍卫笑着说道。

    “康大哥,你们这么快就完了,你们是铁打的吗?我们跑三千公里,你们……你们可是五千,你们的时间还比我们少。”

    “府中侍卫都是三王爷亲自训练过的,你们自然不能比,我们还算差的,看到那边一百个人没,是三王爷从边疆带回来的,他们的训练强度才叫强。”

    他们看去,那一百人正在练习长枪。

    柱子有些羡慕:“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练习这些?”

    康哥哈哈大笑:“你们先把体力练好再说吧,加油,只剩八百里了,跑完后我训练你们其他的。”

    吴路他们继续跑着。

    跑完后,一个个累的都趴在了地上,康哥看着他们笑道:“你们在规定时间内跑完了,看来早饭可以吃肉了。”

    柱子喘着粗气说道:“那可不,我们的体力好着呢,要不是脚上冻伤没好,我们还可以更快。”

    “看来我低估你们了,你们都起来压压腿,刚刚只是热身。”

    众人怨声载道不想起。

    “嫌累就放弃,不用训练了,还想当兵的赶紧起来到木桩那儿压腿。”

    众人忙从地上爬起来,跑到那儿压腿。

    “考虑到你们有的人冻伤还没好,三王爷让我对你们的训练少些,所以,这几天不会让你们做高强度的训练。”

    “你们要坚持下去,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有人说道:“村子被雪埋住,我们来到这儿,不知吃了多少苦,我们不会放弃的。”

    “对,不放弃。”

    “是啊,那么艰难的日子都过来了,这些算什么!”

    ……

    康哥笑道:“有这种想法是很好的,希望你们的士气一直这么高涨,在累的时候想想这些。”

    康哥要求他们扎马步一炷香的时间,让他们聚在空地,拉开距离。

    他示范着:“两腿平行打开,两脚间距离三个脚掌的长度,然后下蹲,脚尖平行向前,不要向外撇。”

    他拍拍膝盖:“两膝向外撑,膝盖不能超过脚尖,大腿要与地面平行。同时胯向前内收,臀部不要凸出去,胸要平,背要圆,头往上顶,头顶如被一根线悬住。”

    众人照做,康哥走到人群中纠正他们的姿势。

    “你的脚打的太开,往回收,嗯,对,就是这样。”

    “你再往下蹲些。”

    “你不要摇头晃脑的。”

    ……

    纠正完后,他走到前面说道:“你们这都是第一次吧,要坚持,扎马步最重要的是稳。”

    “马步扎好了,学其他技艺就容易多了,这是基础中的基础,今早先让你们扎一炷香的时间。”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他们的头上已经出了汗。

    康哥说道:“我知道你们很难受,我也是从你们这个阶段过来的,但是,必须坚持。”

    突然,传了阵阵哭声,柱子垮了脸:“康哥,我儿子哭了。”

    康哥叫来一个人:“你让两个丫鬟哄哄孩子。”

    “是。”

    不久后,孩子停止了哭声。

    “好了,扎马步完毕,你们活动活动筋骨。”

    众人立刻放松下来,揉肩捶腿,这时,天已经亮了。

    “呦,康哥,休息了啊。”

    康哥听到声音,立刻看过去,笑道:“齐心,你怎么来了?这孩子是?”

    “你不是让人哄哄这个哭的很厉害的孩子吗?他一直吵着要爹,我就把他带来了。”

    “我让那些丫鬟们去,你去做什么?”

    “正好闲着没事,康哥这是嫌弃我了?”

    康哥大笑:“岂敢,你可是这王府的管家,我这是诧异。”

    齐心手中的孩子跑向柱子。

    康哥说道:“柱子,你的儿子挺可爱的,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柱子怜爱的看着孩子:“他叫林三,四岁了。”

    “孩子母亲呢?四王爷那儿?”

    “唉。”柱子叹了口气,“孩子他娘已经去世了。”

    康哥愣了愣,说道:“我不知道,抱歉。”

    柱子笑道:“没事,这孩子我会教育他成才的。”

    吴路说道:“齐心姐姐这么年轻就是三王爷的管事,还是女子,那康哥是什么职位呢。”

    “我啊,哈哈,王爷去边疆的那几年,相府的侍卫都是我训练的,我算这王府的侍卫总管了吧,王府的丫鬟很少,但每个都身怀绝技,这都是齐心训练出来的。”

    “齐心姑娘可真厉害。”

    “是啊,巾帼不让须眉。”

    ……

    康哥摆摆手:“你们别说了,齐心都要被夸上天了。”

    齐心怒道:“你才上天了呢。”

    “孩子送来了,你怎么还不走。”

    “我想在这儿看你们训练。”

    康哥皱眉:“穿这么单薄,你还是回去吧。”

    齐心摇头:“没事,我不冷。”

    康哥叹了口气,把他身上的披肩解下,披在齐心身上:“你披着,可不能病倒了,王府上下离了你不行。”

    说完,对着柱子他们说道:“接下来,我们站军姿,这个很重要,关乎军人形象,站三炷香,军姿要领,抬头挺胸,手臂下垂,手掌紧贴裤缝,脚向外打开,像我这样。”

    齐心看着康哥认真的样子,苦笑一声,任康啊任康,她喜欢他很久了,多次明示暗示,可他就是不明白,是装傻呢,还是真的没发觉?

    她看着他为她披上的披风,难道真要直白一些说出来吗?

    林三也站到他们中间,有模有样的站着军姿。

    康哥看了,笑道:“柱子,你儿子不简单呐。”

    他走到林三面前,蹲下问道:“林三,你喜欢训练吗?”

    林三睁着大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康哥又问:“你喜欢这样站着吗?”

    林三点点头:“喜欢。”

    “你想站多久就站多久,累了就停下来,知道了吗?”

    林三点点头。

    他们又训练了一个时辰,都是关于军人基本动作,林三也跟着他们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