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11本章字数:2242字

    “林之川老婆生了一个女儿。”

    钟馨面无表情地埋头择菜。

    母亲凑近钟馨身旁神秘地说:“今天我碰到他单位的会计,她说林之川很不高兴

    哩。”

    “那又怎么样?”

    “他不是想要儿子吗?”母亲顺势坐在钟馨身边的小矮凳上,幸灾乐祸地说,“怎

    么生不出来了?”

    “他告诉你他想要男孩了?都什么时候了,还重男轻女?现在生女儿更划算。”

    钟馨颇有感慨。

    “不管什么时候,人们都还是喜欢男孩,有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希望

    能有个儿子。”这时候的母亲完全忘记自己在哥哥家的遭遇,沉湎在有儿子的喜悦

    中。也正是这一点,让钟馨耿耿于怀。

    “所以呢?”

    母亲盯着钟馨的脸正儿八经地说:“林之川说他想乐乐,想让乐乐去看他。”

    “现在想儿子了,过去怎么不想了?”

    “现在他不是因为没儿子嘛。”母亲嘘唏着,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说他很想

    乐乐,只是工作忙没时间。”

    “这借口也编得太不高明了,乐乐的学校离他的办公室不到三里路,他如果想

    乐乐,那他应该主动到学校去找乐乐。”

    “他不好意思去学校,他想让乐乐去找他。”母亲极力为林之川辩解。

    “凭什么让乐乐去找他?他就不能找乐乐呀?”钟馨把择好的菜放到一旁,走回

    房间躺在床上了。

    母亲不满地望着钟馨的背影,又追过来说:“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不是想见乐乐

    了吗?这是好事啊。”

    “让乐乐去找他?就是他来找乐乐我也不让他见。”钟馨气呼呼地说,其实这不

    是她的心里话,她只不过是借题发作罢了。自从林之川结婚以来,她一直有种奇怪

    的预感,预感林之川不会幸福,林之川已经掉到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里了。当听到

    林之川的老婆生了女儿时,她甚至幸灾乐祸,她知道林之川是一个重男轻女的人,

    钟馨转过身子一想,现在林之川明白不是什么人都能为他生儿子了吧!他以为只要

    “撒种”就一定能得到儿子吗?哼,关键得看是什么样的“土地”。

    看到钟馨不理睬她,母亲自觉没趣,摇摇头回房间去了,她走到父亲床前:“老

    头子,你哪不好受?”

    钟馨赶到父亲床前,和母亲一起把父亲搀扶起来、坐好,父亲眼眶凹陷,脸颊

    松弛,头无力地歪到一边,微微喘着气,喉咙咕咕噜噜作响,眼睛红红的挺吓人。

    母亲端来一杯水,把杯子凑到父亲唇边,父亲像婴儿一般小口地吮吸着,可一

    半的水从嘴角边上不断地往下流。母亲拿起毛巾擦拭,一手给父亲捶背,给父亲喝

    完水后,母亲又赶紧给父亲换衣服,父亲不停地咳嗽着。

    眼前这一切,让钟馨感到了绝望,恐怖又袭上她心头。她第一次感到害怕,害

    怕万一有一天撑不下去。

    好不容易把父亲安顿好,母亲对钟馨说:“你爸爸的状况更不好了,怎么办?要

    不要请巫婆到家里驱邪?”

    巫婆虽然能让母亲解除一时的忧虑,终究解决不了问题。怎么办?让儿子去找

    林之川?这样,既弥补乐乐自长久以来缺少父亲教育的缺陷,唤醒林之川的父爱,

    也能解除自己的后顾之忧。

    儿子放学回来了,他一进门就把书包丢到床上,嘴里叫着:“妈妈,我回来了。”

    说着,跑到卫生间撒尿去了。

    钟馨走进卫生间:“乐乐,放学回来了要洗洗脸。”

    儿子蹲下身子,一边洗一边说:“妈妈,老师说明天要交四十块钱。”

    “是什么费用?”钟馨扯过一条干净的毛巾,浸在水里拧干后递给儿子。

    “上机实习费。”儿子接过毛巾草草地搓了一把脸,就把毛巾丢到盆里了。

    儿子的学校最近经常要学生交钱,不是这个费就是那个费,一个学期下也有一

    笔不小的数字。唉,看到儿子脸没洗干净,钟馨赶紧捞出毛巾,边给儿子擦脸,边

    试探问:“乐乐,想爸爸没有啊?”

    “不想。”

    “为什么?”

    “没为什么。”

    “如果妈妈让你去找爸爸,你去吗?”钟馨定睛看着儿子,“去找爸爸吧!他现

    在很想你。”

    “不,我不去。”儿子没有一丝犹豫,挣脱钟馨到客厅看动画片去了。

    钟馨没能说服儿子。母亲忍不住走到儿子身边:“乐乐,你爸爸现在很想你,他

    让你去找他。”

    “不要脸。”儿子一扭身子,“你让他别想我,想也没用了。”

    “你爸爸真的想你了。”母亲怜爱地拍拍儿子的肩膀,“不管怎么说,你应该去看

    看你爸爸呀。”

    儿子撅了撅嘴巴,轻蔑地问:“谁是我爸爸?”

    母亲郑重地说:“你爸爸叫林之川啊!”

    儿子心烦地走进房间往床上躺下了,他把被子一拉,盖住了脑袋。母亲走进去

    把被子往下一拉:“乐乐,听话,去吧,去看看他。”

    儿子背过身子并不理睬。

    “听话。”母亲摇摇了儿子的身子,“乐乐,你难道就这样不理睬你爸爸吗?他是

    你爸爸呀。”

    “谁愿意谁去,反正我不去。”儿子使劲扯过被子盖住脑袋。

    “乐乐,听话哦,去找你爸爸。”

    “不去。”儿子斩钉截铁地说。

    母亲无奈叹了口气,站起来走了。

    钟馨到厨房端出饭菜:“乐乐,起来吃饭了。”

    儿子边吃饭边盯着电视机,看样子,他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饭桌上母亲几次想

    重提刚才的话题,可儿子完全被《足球小子》吸引了,钟馨也不忍心破坏儿子的

    情绪,心想找个机会再说吧!

    晚上睡觉时,儿子又像以往那样往钟馨身边凑,钟馨知道,这个时候,儿子最

    容易听进自己的话了,所以,她欠着身子看了看儿子,试探着问:“乐乐,为了妈妈,

    你去看看你爸爸吧,啊?”

    儿子睁着疑惑的眼睛,努了努嘴,表示不同意。

    “去找你爸爸吧!”钟馨幽幽地说,“你放心,并不是妈妈不要你了,不管你在

    哪里,你永远都是妈妈的儿子。妈妈不是不爱你,只是妈妈太累了,好孩子,你去

    找你爸爸吧,他现在很想你啊。”

    “妈妈……”

    “求你了,乐乐,去找找你爸爸吧!”钟馨颤抖了,想到今后漫长的日子,只能

    一咬牙一跺脚让儿子断了对自己的依恋。

    儿子只知道和钟馨在一起最安全、最可靠,不愿也没想要去找父亲,他转过身

    子不理钟馨了。

    钟馨知道自己的作为不光彩,是私心作怪,儿子的反应不奇怪,她担心把话说

    得太过会伤了儿子,这件事急不得,得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