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11本章字数:4059字

    “钟馨,快到操场拍照。”科长对着待在办公室的钟馨喊着,他还把在楼上的老

    师们都喊下来了。

    钟馨一听到要拍照就烦,她觉得这是没事找事干,拍那些照片干什么?浪费时

    间不说,还浪费大家的表情。

    钟馨知道学校搞这个活动无非是为了收集材料,是为对外宣传,同时也是为了

    显示大家的凝集力,钟馨觉得为应付上级检查而拍这些照片未免太作假;如果是向

    社会宣传也不必非把大家聚在一起,只要真正把教学质量提高了,社会知名度自然

    而然就会高。现在可好,教学质量虽然有人管,但从来没有多大的改善,领导一门

    心思想着找好的摄影师来拍一些照片到处去宣扬。这种只注重外在宣传的做法让钟

    馨非常抵触。

    而且钟馨还讨厌拍照时大家故意装出的笑脸,那种表面上装出的笑脸丝毫没能

    掩盖内部的矛盾。钟馨也知道今天的拍照是一项集体活动,科长刚才的话就是命令,

    是不允许反抗的。

    钟馨故意慢吞吞地收拾桌子上的办公用品,她要拖时间,想趁人不注意抽身走

    开。机会终于来了,钟馨瞅见没人注意就转身向操场外快步走去,可刚走到一半就

    碰上了左老师,左老师抱着讲义夹急着往回赶,一看到钟馨就大声喊:“你去哪?校

    长通知我们到操场集合哩。”

    钟馨敷衍着:“知道,我到那边拿点东西。”

    “来不及了。”左老师急忙摆着手,“你先不要去,等拍完了再去拿也不迟啊。”

    “没关系,我马上就来。”钟馨边说边向校门口跑去。

    左老师不解地看着钟馨,这时别的老师在喊左老师去拍照了,左老师只好向操

    场走去。钟馨松了一口气,她怕等会儿又有别的老师来叫她,就急忙走到学校的围

    墙外,心想,等老师们拍照完再回去。

    钟馨走在空旷的野外,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过去她担心被贾老师孤立,总想融

    入群体当中,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一个人独处后,反而不习惯热闹的场合了。

    她想到一个安静的地方,那里没有烦人的争吵,也没有小人的嫉妒和诽谤;既没有

    名利的得失,也不存在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冷得像剑一般的目光,宁静得好比世外桃

    源,没有世俗的侵蚀,心灵只有在那样的环境才能得到超越凡尘的净化。而且当一

    个人独处的时候,思绪就好像脱缰的野马,在自由自在中得到了释放,那种释放让

    她感到了幸福,那是那些追逐名利的人所不能享受的幸福。

    回想当初来学校面试的情景,钟馨曾发誓要把自己的后半生献给学校,那时她

    对教学工作是多么热爱啊,她不惜一切、毫无怨言地执行学校的教学计划,把精力

    倾注到学生的身上。

    可现在钟馨变了,她变得很不安,因为教师这个职业已经被同行演化到了神的

    地位,老师仿佛成了真理的代表,是学生崇拜的偶像,教师不管在课堂上还是在课

    后说什么都被冠于“这是为了学生好的”的美名,学生只有诚惶诚恐地接受,极少

    考虑自己的意愿和需求。

    钟馨经常扪心自问,自己真的有那么大的能耐?自己只不过是凡夫俗子,今天

    却因为站讲台要接受学生的敬意,而为了维护所谓的“师道尊严”就要装出一副道

    貌岸然的样子。渐渐滋生的负罪感让钟馨犹如活在地狱中一般,不能承受。

    钟馨环顾四周,田野里的绿肥早已结籽了,有的田里已经放了水,农民们挽着

    裤角、赶着牛正准备耙田,另一边的水田里,几位大嫂弯着腰愉快地拔秧苗。她们

    的笑容和从容有节奏的动作让人感觉她们不像在劳动,而像是在玩游,翠绿的秧苗

    就是她们手中的玩具。

    钟馨又一次来到情人坡,此时的情人坡正焕发出一片新绿,茂密的灌木丛盛开

    着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钟馨不知不觉哼起歌来了:

    百灵鸟从蓝天飞过,

    我爱你中国。

    我爱你春天蓬勃的秧苗……

    正唱得高兴的时候,一个念头突然涌上心头:虽然不能在教学上说三道四,可

    至少可以给科长提个建议,建议学校成立业余合唱团,把那些爱好唱歌的学生组织

    起来,利用业余时间练习唱歌,这样,既能充实学生的课余生活,也能培养学生的

    艺术细胞,达到陶冶学生情操的目的。钟馨想着,想着,仿佛看到了一百多人的合

    唱团站在流光溢彩的舞台上齐声高唱《祖国颂》的情形,那是多么气势磅礴、场面

    恢宏的动人场景啊!一想到这,钟馨禁不住转身往回走,她要趁热打铁,找科长反

    映反映,她急匆匆回到学校,在办公室找到了科长。可没等她开口,科长先问:“你

    怎么不参加拍照?”

    钟馨一惊,怎么把这事忘了?刚才走得急,忘跟科长请假了,而且就是请假科

    长也不会批准,怎么办?钟馨勉强笑了笑:“嗯,这,刚才有事。”

    科长威严地说:“有事也得说一声!你为什么没说?你要知道,这是集体活动,

    每个人都应该积极参加。”

    钟馨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别看钟馨嘴上没说话,其实她心里却说:“我知道这是

    集体活动,可我不感兴趣,求你们别管我,给我自由吧!”

    “你好像很少参加学校活动哩?”科长继续说,“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总是一

    个人独处?这样下去别人会怎么看你?”

    钟馨认为,像拍照之类的事情并没有涉及具体的工作,只要不涉及工作,科长

    就不应该过多干涉。钟馨沉默着,科长则非常不悦,钟馨明白自己的处境,极不情

    愿地鼓起勇气:“对不起,科长,我不喜欢热闹,我喜欢清静。”

    “嗬,热闹?这是集体活动,而且不是你喜欢不喜欢的问题。”不等钟馨回答,

    科长又继续说,“什么人都不能搞特殊化。”

    “下次再不这样了。”

    “这次就不追究,以后再不能这样。”

    “知道了。”钟馨表面上答应着,心里却说,“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才不

    管呢。”

    科长又说:“你说,大家都在照相,你却一个人跑到一边,就算我理解你,别的

    老师可不一定理解。”

    钟馨低下了头,心里却说:“随你们怎么想吧。”

    “以后改一改吧!”看钟馨低头不语,科长误以为她认错了,满意地端起杯子喝

    了一口水,转换口吻,“这事说到这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是,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看科长训话已结束,钟馨暗暗松了口气,“科长,

    我们成立业余合唱团吧?”

    “合唱团?”科长一怔,惊异地盯着钟馨,脑子急速地思考着。

    “是,找一些爱好唱歌的学生组成合唱团,利用业余时间唱歌,这样一来,既

    活跃气氛,也陶冶学生的情操,一举两得。”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件事?”科长脑子转得快,他很快恢复了平静,淡淡地问,

    “成立合唱团?”

    “合唱是一门高尚的艺术,它能唤醒学生的集体荣誉感、爱心意识,也能满足

    学生的表现欲望,现在很多大学都有学生自发组织的合唱团哩,我们国家近几年也

    成功举办过几届国际合唱比赛。”

    “所以你想……”

    “我想,我们利用歌曲的力量凝聚学生,让他们把多余的精力投入到唱歌中去,

    这样,既能陶冶他们的情操,也能让他们学到一门知识。”

    “哦。”科长沉思起来了。

    “另外,现在的学生业余生活太贫乏,每天吃完晚饭就没事做,无所事事地东

    逛西逛,精力旺盛得没处发泄;一些学生打架斗殴、喝酒吵闹,要不就谈恋爱;以

    至于学生的精神状态不好,上课老睡觉,虽然老师们提醒学生不要上课睡觉,可是

    效果并不好。”

    “是啊,他们天天晚上玩到十一二点钟。要不是我们管得严,他们也许要玩通

    宵哩,可一上课却睡觉了。”

    “不是学生不爱学习,是觉得上的课没意思。”钟馨满怀期待地说,“科长,把学

    生组织起来唱歌的话,他们一定会高兴的。”

    “我知道,可成立合唱团不是简单的事,首先我们没有这方面的师资力量,怎

    么组织学生呢?”

    “如果你没意见,让我来教好了,我很乐意做这件事。”

    “你的想法不错,等我们研究后再回答你吧。”

    钟馨满怀期待地望着科长:“那你们要赶快研究哦。”

    “这个问题急不得,慢慢来。”

    回到房间,钟馨仔细回味刚才科长的一番话,觉得科长不是很热情,颇有敷衍

    搪塞的成分。她隐约有失望感,因为据她的经验,领导所说的“研究”其实就是推

    托之词,联想到以往种种例子,钟馨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这时,走廊外传来一阵阵吵嘴声,钟馨刚想起身到外面看个究竟,门被重重推

    开了。贾老师脸色铁青,一进门就躺到床上盖上被子,紧接着,杜老师也走进来,

    冲贾老师嚷嚷:“咳,他是你男朋友吗?为什么围着他打转转,安的什么心?”

    贾老师一言不发,可把杜老师气坏了!也不管钟馨在不在场,她继续嚷:“看你

    兴奋得,哦,他口不口渴用得着你管吗?就算他口渴也应该由我来张罗,你跑前跑后、

    喧宾夺主地张罗什么?”

    在杜老师一连串的言语轰炸下,贾老师憋不住了,她把被子一撩,坐起来:“哎

    呀,你误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

    “谁误会了?”杜老师摆着手,瞪着眼睛,“你把我当傻子吗?我告诉你,我的

    两只眼睛看得清清楚楚的,不光是我,其他人不也看到了吗?你刚才那叫什么行为?

    你还说我误会?”

    “你……”

    “装什么纯情?你是少女吗?恶心死了。别人看着都觉得腻味。虽然早知道你

    有这毛病,可你平时爱怎样卖弄我不管,你怎么能在我的男朋友面前这样?”杜老

    师咬牙切齿,“本想我们是朋友才让你一起去的,可你都干了什么?生怕别人不知

    道你有多能干吗?”

    “得,随你怎么想吧。”

    “在他面前热情似火、眉飞色舞,表演给谁看啊?”此时的杜老师在钟馨的眼里

    是那么的陌生,“还有,你为什么揭我的短?”

    “我怎么热情似火、眉飞色舞、揭你的短了?”

    “没话总找话,声音还那么大!说我怎么样怎么样的。哎呀,我怎么样与你有

    什么关系?你什么居心,破坏我的形象?破坏我的形象对你有什么好处?哈哈,难

    道想拆散我们不成?”

    “谁拆散你们了?”贾老师步步为营,“你别误会好不好?刚才不是已经解释了

    吗?”

    “那叫解释吗?既解释不通也没诚意,根本就是敷衍了事嘛。”杜老师发火的样

    子真可怕,“警告你,敢在我男朋友面前轻举妄动,别怪我不客气。”

    杜老师瞪了钟馨一眼转身走了,钟馨呆若木鸡,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样子好像不是件小事,要不然杜老师也不会这样气急败坏。

    原来,周末聚会时,大家邀请了杜老师的男朋友,可没想到,贾老师的老毛病

    又犯了,她极尽其所能卖弄风骚、故意抢夺话题,处处喧宾夺主,硬是把聚会变成

    她个人表演的场合,弄得杜老师异常难堪,只是碍于男朋友在场才强忍着没发作。

    好不容易等到聚会结束,送走了男朋友,杜老师再也忍受不了,找到贾老师,异常

    猛烈地向她“开炮”。

    这样的“炮火”对贾老师来说只不过小菜一碟,她关心的是怎样阻止消息的传播,

    可这场争吵却暴露在钟馨面前,这让贾老师颜面尽失,虽然她尽了全力,此事仍然

    被传得沸沸扬扬,大家添油加醋、一传十、十传百,经过大家口口相传,事情也就

    变得愈来愈离奇,其结果非常致命——贾老师积累下来的威信开始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