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11本章字数:1834字

    第二天,钟馨吃完早饭,换好衣服就出来了。她来到百货大楼门外,在约定的

    时间,易姬丽出现了。

    易姬丽新换了发型,乌黑的短发长及耳根,额前有一缕头发飘逸地盖住半张脸,

    上身穿颜色淡雅新款式的T 恤衫,下身穿一条非常短的色彩斑斓的裤子,两条大腿

    完全暴露出来了,只在臀部才紧紧地包着几块布料,脚下是闪闪发光的皮凉鞋,鞋

    跟又尖又高,背上背着时髦的皮包。一见钟馨,就冲她招手:“嘿,我在这。”

    钟馨也冲她招手:“嘿,你过来。”

    易姬丽穿过大街上的人流,来到钟馨跟前,钟馨上下打量易姬丽:“哎呀,你这

    衣服多少钱啊?”

    易姬丽得意地转了个圈:“怎样?好看吗?”

    “像摩登女郎。”

    易姬丽优雅地笑了笑,半抿着嘴唇,伸出四个手指在钟馨眼前摇晃。钟馨吃

    惊地问:“四百块?”

    易姬丽点点头。

    钟馨又盯着易姬丽脚上的鞋子问:“这也要一百多吧?”

    “不,二百四十。”

    “皮包呢?”

    “八百。”难怪易姬丽把它当宝贝,爱不释手呢。

    八百,钟馨一个多月的工资,有了它,能办多少急需的事情,再凑一点就能买

    一架大钢琴了,可易姬丽居然为了时髦只买了个皮包?再看看易姬丽的全套着装,

    如果换成人民币去买粮食,那能养活多少穷人呀。也许有人说,钟馨的算法太土,

    跟不上潮流。是的,形象是需要投资的,而且形象已经成为成功的前奏,为了成功,

    人们不惜花大价钱去整容。

    钟馨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草黄色的连衣裙,平底黑色皮凉鞋。虽然很干净,

    与易姬丽相比,太不相称了。一个光彩夺目,一个像发了霉的老古董。

    “嗨,我怎么也得跟上潮流啊,是不是?”易姬丽说着,挽着钟馨的胳膊走进街

    心公园,在一条石凳上坐下了。

    瞬间,钟馨心痛欲裂,为了转换话题,她故意问:“你儿子今年上小学了吧?”

    “不,是学前班。”易姬丽挽着钟馨的胳膊,“好啦,快走,到百货大楼看看,那

    里的衣服有折扣。”

    一走进花花绿绿的商场,易姬丽的眼睛便闪闪发光,人也像打了兴奋剂似的,

    兴致勃勃地和服务员讨论起商品的质量和款式,又一件件放回到货架上去了。

    钟馨皱起眉头,暗暗埋怨:干吗看了又看,看了又不买,没事找事。她不耐烦

    地说:“看了这么多,没有合适的吗?”

    易姬丽丝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把拿着的一件化妆品放回到柜台上:“哎呀,你别

    急嘛,再看看,再看看。”

    “买东西应该有目标呀,怎么这么毫无目的地瞎逛?”

    “哎呀,这就是乐趣,我呀,看到这么多好东西,忍不住都想买哩。”

    “那好,你尽量往家搬吧。”在钟馨看来有时间逛商店还不如看书哩,可她不得

    不耐着性子陪易姬丽。

    易姬丽说:“哎,你需要什么呀。”

    “我儿子让买水彩笔。”

    两人来到文化柜台,钟馨挑了一盒水彩笔,正在付钱的时候,突然看到不远处

    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穿着白色翻领汗衫,浅色直筒裤子,夹着公文包,浓密的

    头发,一举一动都让钟馨想起一个人,钟馨禁不住哆嗦了,她定睛一看:林之川。

    林之川背对着钟馨在柜台买文具,也许他在为女儿买学习用品吧?他没有发现

    钟馨,付了钱就走了。

    等他走远了,钟馨还呆呆站在原处,手心全是汗珠子,心怦怦乱跳,感觉有一

    股气堵在胸口,她擦擦额头的汗珠,可是,胳膊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易姬丽奇怪地问:“你怎么啦?中暑了吗?”

    钟馨挣扎着走出商场,来到大门外的椅子上坐下来,易姬丽一路跟着:“怎么了?

    不舒服吗?”

    钟馨把头埋在胳膊里,胃像翻江倒海一般难受,被遗弃的凄凉让她喘不过气来,

    原以为已经把林之川遗忘,怎么一看到他就浑身发抖?更让钟馨难受的是,记忆的

    闸门一旦打开就一发不可收拾,过去的爱和恨都如此清晰地浮在脑海里。都说爱与

    恨是两兄弟,没有所谓的爱也就没有所谓的恨,看来尽管受尽林之川的冷落,自己

    却一厢情愿地去爱他。钟馨的脑子全被林之川占据了,她仿佛看到林之川和老婆在

    一起谈笑风生,一副恩爱的样子。

    “你怎么了?”易姬丽坐在钟馨的身边,“哪不舒服?”

    “对不起,我要回家了。”

    钟馨头也不回地走了,心里有种想哭的感觉,怎么搞的?为了尽快忘记林之川,

    自己才和夏东山交往的,可一见到林之川她才明白,她还是爱着林之川。想忘记一

    个人怎么这么难?唉。太累了。

    “妈妈回来了?”儿子一见钟馨便问了,“妈妈,买水彩笔了吗?”

    钟馨拿出水彩笔:“呶,这不是?”

    儿子高兴地扑了过来,搂着钟馨的脖子,不停地说:“谢谢妈妈,妈妈,你真是

    我的好妈妈。”

    钟馨紧紧地搂着儿子,把脸埋在儿子的脖子上,贪婪地吮吸儿子芬芳的体香,

    她在心里默默地念着:“我没有丈夫,可我还有儿子。”

    儿子不知钟馨的心事,跑去画画去了。

    钟馨回到房间,躺在床铺上,暗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坚强起来,我不能倒下,

    我也一定能够坚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