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12本章字数:4482字

    趁早上没课,钟馨到办公室找易姬丽,易姬丽正忙着,她头也不抬:“今天没

    课?”

    钟馨点点头,她坐在易姬丽的对面:“是,一星期就今天上午没课。”

    “唉,还是做老师好呀。”易姬丽指着桌上的一大堆表格,“你们做老师没课的

    时候可以休息,可我们做行政工作的天天都得整理各种各样的数据、资料、没完

    没了的,真讨厌。”

    钟馨深深地靠在椅子上:“我不是没事,是觉得太累想放松一下,丢下教案没写

    来找你聊天。”

    易姬丽边忙边说:“我想放松也不行啊,刚才我们科长又来催要老师们的课时

    了。”

    钟馨蹙着眉头:“作业你做了吗?”

    “你比我好,你至少还记得数学作业,我现在连老师布置了什么作业都忘得一

    干二净了。”易姬丽重重地叹了口气,“不说了,一说就气得想自杀。”

    “什么呀?莫名其妙。”

    “股票。”易姬丽大声地说,“都怪我抛出太快了,看现在涨得!哎呀,气死我了。

    要不然我发一笔了哩。”

    唉,随着牛市的终结,现在的股票市场就好比病魔缠身的病人,有气没力,很

    多想在股市中捞一把的人都被牢牢地套住了。钟馨的股票不也被套住了么?想当初,

    要是听从专家的建议早点卖掉就好了,唉,世上可没有后悔药。都说贪心不足是人

    的通病,在这方面钟馨也脱不了俗。只是经过这一次的教训之后,她和儿子都明

    白了,炒股不能太当真,只能玩玩。要不然,希望多大失望就会多大。只有脚踏实

    地地生活才是最保险的生活。

    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人们越来越浮躁,对金钱的追逐也越来越疯狂。每天翻

    开报纸、杂志、打开电视,看到的、听到的都是涉及民生和财富的报道。在今天这

    股全国性的经济浪潮中,没有人能置之度外,只是工薪阶层没有别的致富门路,只

    能在股票市场试试。可股票市场风云变幻不定,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大把大把地挣钞

    票,自己却屡屡不顺,这对于任何不安于现状的人来说是难于忍受的。

    易姬丽对钱越来越渴望,幻想能够躺在钱堆里,过有钱人的惬意生活。虽然是

    妄想,却也能解除心理的饥饿感。

    “玩股票不能太投入,否则一旦股票跌了就会受不了。”钟馨淡淡地说,“再说,

    钱不是万能的。”

    “没钱行吗?没钱你连厕所都上不了。”

    没错,在物质至上的时代,没钱寸步难行,还谈什么理想与人生价值。追逐财

    富已经形成共识,财富也成为国家富强的象征,没有人再沉湎于理想主义,人人都

    是现实的。曾有专家学者提出,一个国家要想真正富强起来,必须要有人文基础来

    支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软实力。可现在放眼望去,一些先富裕起来的人们,除了

    追逐金钱之外,很少想到财富的意义。当财富聚敛成堆时,他们却没有了快乐,相

    反常常感到空虚。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提起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比尔?盖茨曾经

    说过,“巨大的财富不仅意味着成功,也意味着巨大的责任”,所以比尔?盖茨向世

    人宣布将把自己的全部财产捐给慈善组织,他要把自己的财产用到慈善事业上,帮

    助千百万还处于贫穷之中的人们,事实上比尔?盖茨也这么做了。

    有人说,比尔?盖茨的语言与行为不相称,一个为全世界的慈善事业捐助了大

    量资金的人却没有什么豪言壮语,是的,比尔?盖茨的语言是极其朴素的,可他的

    行动得到了全世界人们的敬佩,他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楷模!

    比起那些整天说大话,干了一点芝麻绿豆的小事就大肆宣扬的人来说,比尔?盖

    茨非常值得赞扬。可现在为富不仁者大有人在,所以我们确实需要检讨一下,需要

    重新确定财富的意义。

    易姬丽摇摇头:“唉,我过去不懂节俭,上街逛商店只要我看中的东西不管它有

    多贵,都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买下来。”

    钟馨揶揄道:“那现在呢?”

    易姬丽怅惘地叹气:“如果懂得把钱存下来的话,那现在至少有一笔不少的钱

    了,那我就可以去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了。”

    “问题都是因为你生活得太好了,你真应该去过一过苦日子,这样,你才能正

    确看待问题。”

    易姬丽反唇相讥:“你知道什么?看问题别总光看表面。”

    “你是不是和老公吵嘴了?”

    易姬丽摊着双手:“前天是我公公的生日,我和老公商量买什么礼物,可他说让

    我自己看着办,哎哟,可把我气坏了,又不是我父亲的生日,是他父亲的生日哩,

    他怎么能这样?”

    钟馨不以为然地说:“这也值得生气?你老公说得没错,他让你看着办不就是尊

    重你的想法吗?”

    易姬丽余怒未消:“让他帮我洗头,他却和儿子躺在床上看电视,说什么让我去

    美容院,哎哟。”

    钟馨忍不住笑了:“他说的也没错。”

    易姬丽恼怒道:“咳,算了,和你说你也不懂。”

    钟馨说:“芝麻绿豆的小事,值得你生这么大的气啊?老公让你去美容院也没什

    么不对啊。”

    易姬丽委屈地说:“每次家庭聚餐,所有的活都是我干,你知道他们家有多少人

    吗?足足有三十人哩,他们家讲究菜的品种和口味,我一个人还要洗那么多的碗筷,

    还要打扫卫生,哎哟,把我给累得,我原本就有腰疼的毛病,所以我才让我老公帮

    我洗头的。”

    “又不是世界末日即将来临。”钟馨停住笑,“非得要当天洗?既然腰疼,那等第

    二天再洗嘛。”

    “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易姬丽含着泪花,“如果你看到满屋子的人个个都是

    当官的,有钱的,你呢,是一个依附老公的人,家里没有任何的背景,平民百姓一个,

    落差这么大,你知道这其中的滋味了。”

    对易姬丽这种多发性的自怨自艾,钟馨也是见多不怪了,只是她觉得易姬丽如

    此耿耿于怀无非是在自寻烦恼:“都什么时代了,你怎么还有这种陈腐的门第观念?”

    “不管什么时代,只有人类存在,门第观念就永远存在,我们高喊的平等只是

    相对的,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平等。远的不说,就说我们学校,那些小集团的成员,

    哪一个地位不比我们高?”

    “这点我承认,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平等。”钟馨幽幽地说,“门第观念是那些吃饱

    饭没事干的人才有事没事地挂在嘴上,你怎么也拿出来自寻烦恼?你们是自由恋爱

    结婚,还谈什么门第观念?幼不幼稚?再说,你都做他们家那么多年的儿媳妇了,

    怎么还把老公的家人当成外人?”

    “可是,每次和他们吃饭,我总感到自卑。在这种时候,如果老公能多关心我

    一点,我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他可能是一时疏忽。”钟馨打断易姬丽的话,“人都有疏忽的时候,为这点小事

    生气不值得。”

    易姬丽幽幽地说:“有时候,我真羡慕你,你一个人生活真好,没有人管你,自

    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钟馨拉着长腔,说:“你知道一个人生活有多苦吗?你现在遇到一点小事都受不

    了,如果你真的处在我这种环境的话,恐怕你早就自杀了。”

    “算了,不说这些了,去吃午饭吧。”

    “今天午饭吃什么?”

    “早上带了点昨天晚上剩下的旧菜,我去热一热就行了,你呢?”

    钟馨边走出办公室边说:“我也是。”

    下课铃声响了,校园的喇叭响起雄壮的进行曲,学生们纷纷涌出教室,大家都

    掩饰不住疲倦和兴奋,一改在教室里那一副慵懒的模样,个个都变得生龙活虎、朝

    气蓬勃,彼此之间相互取笑和打闹,都向食堂奔去了。

    贾老师拎着讲义夹和一些没收来的杂志,和别的老师一路笑着一边走下教学楼,

    她把教学日记放进办公室,又走了出去。这时,一个男生从楼梯的转角处蹿出来,

    冲贾老师嘻嘻哈哈地打招呼:“老师。”

    贾老师脸色一变,瞥了男生一眼,绷紧神色,不发一言,大步流星向宿舍走

    去。男生紧紧跟在贾老师的身后:“老师,老师请听我说,老师,请你停一下听我说,

    老师。”

    贾老师声色俱厉:“你想说什么?”

    男生嬉皮笑脸地说:“把杂志还给我吧!”

    “还给你?休想。”

    “哎呀老师,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不敢了。”

    “要拿回去没那么容易,得写份检讨书。”

    “哎哟,老师,我真的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男生低声下气地哀求,就

    差没有给贾老师下跪了。

    可贾老师一副岿然不动的架势,学生怎么哀求都无济于事:“上课你都干什么

    了?是不是都懂了?不需要学习了?”

    “老师,我真的知道错了,原谅我这一次吧。”

    “原谅你?没门儿,你得写份检讨。”贾老师打开宿舍,放下讲义夹和杂志,“别

    怪我无情,这都是为你好,我是想让你长点记性,所以你乖乖回去写检讨,不然,

    杂志休想拿回去。”

    见没能打动贾老师的铁石心肠,男生悻悻地转身下了楼,贾老师嘟嘟囔囔道:

    “哼,不给你们点颜色,你们就不知道我的厉害。”

    钟馨和易姬丽走回各自宿舍,钟馨在电炉上热饭菜,她拿起一本书,可她觉得

    脑子一片空白,眼前的书变成了一片模糊的字符,她把书一扔shangchuang躺下,不久就迷

    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易姬丽端着饭碗来了,一进门就喊:“吃饭了吗?怎么睡了?”

    钟馨从床上爬起来,把电炉上的锅取下来,她忙着关电闸:“怎么一会工夫就睡

    着了,真是的。”

    易姬丽边吃饭边说:“等会儿吃完饭,我也要去睡一会儿,我问你,数学作业做

    了吗?如果做了就让我抄一下吧。”

    “算了,万一做错了会害你也跟着错了。”钟馨端着饭碗,心绪不佳,“这数学真

    让我头疼,这次考试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我不担心数学,我担心的是英语。”易姬丽说,“不要紧,考试的时候找个成绩

    好的同学,让她给抄一抄。”

    “也只能这样了。”钟馨说,“不然我肯定考不好,我连二十六个字母的大小写都

    分不清哩。”

    “真的?”易姬丽颔首一笑,突然说,“这个星期我们去买衣服吧,现在很多商

    场都在大减价哩。”

    “你还有心情买衣服?都快要考试了。”

    “现在买衣服最划算了,商家都在打折呢,价钱很便宜,怎样,一起去吧?”

    钟馨感慨道:“刚才还后悔过去不懂得存钱,怎么,刚说过的话,马上就忘了?”

    易姬丽不悦地瞥了钟馨一眼,随即换了个话题:“听说学校要派人去参加歌咏比

    赛,你知道吗?”

    “不知道。”

    “听说贾老师参加了。”

    “预料到了。”钟馨忍不住揶揄,“她那么红,都红透半边天了,也早该为我们学

    校争点光了。”

    易姬丽会意地笑了:“你也去报名,你嗓子不比她差。”

    这话不假,钟馨确实拥有一副好嗓子,在学生时代,每逢在田间地头劳动的时

    候,她经常应同学们的邀请高歌一曲。当年恢复高考的时候,她曾想报考艺术学院

    声乐系,可因为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后来不了了之了。工作之后她也没有施展歌

    喉的舞台,可一有机会还是会哼上一曲,她特别喜欢刘淑芬、马玉涛、关牧村、德

    德玛的歌,但凡他们唱过的曲子她都喜欢,而且模仿得极其相似。由于钟馨一向沉

    默低调,所以学校没有人知道钟馨拥有唱歌的天赋,而且钟馨本人也不愿意显现这

    一才能。上一次科里为了犒赏那几个经常协助实习科教学工作的教师,科长请大家

    到有卡拉OK 设备的餐馆去吃饭,原本,科长寄望贾老师为大家露一手,活跃气氛,

    贾老师也像以往那样神气十足,可不知什么原因,贾老师的发挥完全失败,嗓子

    干涩,气势全无,连中音la 都唱不了。眼看气氛一直活跃不起来,有人让钟馨救

    场,钟馨按捺不住好奇心,毕竟,她是第一次看到卡拉OK 这玩意儿,所以,她

    拿着话筒轻轻地唱了起来,在高音区,她的声音清脆辽亮、气势磅礴;在低音区,

    她的声音宽厚深沉像锣鼓。所以,她不唱则已,一唱一鸣惊人,大家都愣了。在

    大家的鼓动下,钟馨唱了一曲又一曲:《 看见你们格外亲》《西沙,我可爱的家乡》《美

    丽的草原我的家》《老房东查铺》《牡丹之歌》《草原夜色美》《延边人民热爱maozhuxi》《黄水谣》《黄河颂》,等等。那一个晚上,钟馨就好比出了笼的鸟,自由、尽

    情、淋漓尽致地舒展歌喉。从此,“钟馨歌唱得不错”的评价在校园里传开了。易

    姬丽也是听到传言后才知道钟馨如此会唱。但钟馨淡淡地说:“算了,对我来说多

    一事不如少一事。”

    “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晚上还得去上课哩,哎哟,累死我了。”易姬丽伸伸

    腰,站起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