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14本章字数:2341字

    下了班,夏东山和钟馨来到阳光城饭店,这是当地有名的音乐饭店,环境优美。

    刚一进门,从大厅就传来一阵阵优美的钢琴曲。两人选择偏僻角落坐了下来。夏东

    山兴致很高,英俊的脸上始终笑眯眯的,背靠在罗圈椅上,深情地注视着钟馨:“谢

    谢,刚才我还担心你不来哩。”

    钟馨笑了笑,说:“哦。”

    夏东山真诚地说:“你来了我很高兴。”

    钟馨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来了又能怎么样?这是不道德的。”

    夏东山急忙从桌子那头伸过手来握住钟馨的手:“别,别这样,今天不说这些不

    愉快的事,尽情玩吧。”

    其实钟馨并没有要离开夏东山的意思,现在夏东山是她唯一的依靠和倾诉的对

    象。如果没有夏东山,她又要回到过去那种封闭自守的日子了,那该多可怕啊。自

    己之所以敢迈出这一步,不就是为了寻找活下去的动力么?但为什么在和夏东山交

    往时,心里深处有隐隐约约的不安呢?

    夏东山又亲切地说:“我现在上班的时候老想着你,脑子里全是你的影子,总想

    快点见到你。”

    钟馨苦笑了一声:“你就这么想见我?”

    夏东山说:“是,非常非常想见你,只有见到你,我才能放心,我总害怕你不肯

    见我了。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感到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一件多么令人高兴的

    事。我虽然有家庭,爱人对我也不错,可我并没有真正享受到那种激情澎湃的爱的

    滋味,有了你,我这生活也有活力了。”

    “你妻子是性冷淡?”

    “不知道,原来我以为女人生育孩子之后都是那么回事,可是,是你,是你让

    我懂得女性生育后还能拥有这么让人激动的情感,谢谢你。”

    “这就你背叛妻子的原因?”

    “也不完全是,夫妻之间的事情,别人很难理解,你也不用问了,我们现在这

    个样子不是很好吗?”

    “可是,为什么挑上我?为什么是我?”这是明知故问。说实话,钟馨对自己是

    很有信心的,想当年,生下儿子之后,与林之川的夫妻生活质量一度下降不少,虽

    然她并不缺少激情,而且她也想了不少办法,可肉体上的变化还是让林之川提不起

    劲。看着正值英年,身强力壮的林之川犹如笼中困兽一般没得到解脱,她心里充满

    了歉疚,除此之外她束手无策,毕竟肉体上的松弛不是她能改变的。

    就在钟馨苦恼不已的时候,她从一本生活杂志上看到一则有关妇女产后恢复身

    体机能的小窍门,她如获至宝,反复地看过之后,就按书上说的坚持锻炼,每天三

    次,每次十五到二十分钟,她使劲憋尿和提拉肛门肌肉,坚持一个月之后她感到身

    体有了明显变化,这一切林之川感受最深,他惊喜地享受到了激情澎湃的夫妻生活。

    这让钟馨信心倍增,更加努力坚持锻炼,就是离婚后也照样坚持,正是这样,钟馨

    私处肌肉恢复得异常结实。

    只是夏东山不知这其中的奥妙,他除了贪图享受之外,更多的是庆幸能够找到

    钟馨这样的女人了。

    “第一,因为我们原本就相识;第二,我对你一见钟情;第三,和你在一起很

    安全,没有负担。”

    “为什么?”

    “你有文化,自尊心很强,懂得为别人着想。事实证明和你交往是对的。”夏东

    山得意洋洋地说。

    钟馨也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筹码去要挟对方,

    相反她感谢夏东山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但钟馨并不是没有顾忌,她在享受夏东山的

    温情的同时,仿佛看到另外一张无辜的脸庞。服务员把菜端上来了,夏东山又叫了

    一个果盘,他殷勤地招呼钟馨。

    吃完饭,夏东山和钟馨坐出租汽车来到他们租住的房子,一进门,夏东山就抱

    着钟馨亲吻起来,但,很快,夏东山压抑住激情,洗澡去了。钟馨赶紧打开窗,让

    空气流通。夏东山洗好澡穿着浴衣走出来时,发现钟馨正忙着收拾房间。

    夏东山在钟馨的肩上拍了拍:“别管这些,快去洗洗吧。”

    “这怎么行?”

    “让我来,你快去洗一洗。”

    “就快好了。”钟馨把抹布放在盆里洗了洗,又去换了一盆干净的水,回来继续

    擦着柜子。

    夏东山一把把抹布抢了过去:“让我来,我们要抓紧时间。”说着,夏东山弯着

    腰笨拙地擦拭起来。

    钟馨洗了澡,出来发现夏东山chiluo着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听到钟馨的脚步声,

    他坐起来,用眼神示意她走近前来,钟馨故意拖拖拉拉,夏东山跳起来拉过钟馨

    的手,在她的颈项上亲吻起来。

    种手术也就等于判了我的死刑,让我守着一个身子不完整的男人过日子也很痛苦。

    所以我愿意代你去做手术。可是,我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你,因为我知道你还在想

    着你的前妻,所以你要向我发誓,你要保证一辈子爱我,永远不能遗弃我。”

    老婆一语切中林之川的伤心处。想当初,自己如此绝情地离开钟馨和儿子,原

    以为能顶天立地像个男子汉那样开始新的人生,殊不知,当初做得有多绝情,今天

    就有多痛苦。这些日子,他无数次梦到儿子,梦到钟馨。梦境中的一切是那么的甜

    蜜和温馨。他现在也只有靠梦幻来支撑,从中寻找过去的回忆,领略其美好的一面。

    在老婆直逼的眼光下,林之川退缩了,现在有求于老婆,林之川怎么还能端出

    大男子主义的架子?

    “那好,等你写好了保证书我就签名。”

    “可我明天就要下乡了。”

    “又下乡?你怎么老是下乡呢?”老婆狐疑地盯着林这川,“你是不是想逃避我

    才故意下乡的?”

    “看你说的。”林之川既厌烦但又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我的工作就是指导农民搞

    蔬菜种植,我不下乡指导难道在办公室里指导啊?”

    “可你去的次数也太多吧?”

    “怎么多了?你以为只要教农民把种子撒到地里就行了?你又不是没有当过农

    民。”

    “莫非你要和那些种植户一起守着蔬菜长大?”老婆振振有词说道,“只要教给

    他们方法就行了。”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林之川不愿意再谈下去,他转换话题,“在我下乡回来

    之前你一定要签好字。”

    “还是那句话,你写好保证书我再签。”老婆说完走了。

    看着老婆渐渐走远的背影,林之川暗暗嘘了一口气,写了保证书今后就要看老

    婆的脸色过日子了,一想到这,他浑身哆嗦,对老婆的嫌恶又多了一层,他现在甚

    至希冀老婆能带着女儿自动离开,还自己一个自由之身。

    这有可能吗?林之川绝望了,这时候,对儿子的思念就好比狂风暴雨进入了他

    的脑海,那么长时间没去看望儿子,儿子还会认自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