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我是正儿八经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0本章字数:2041字

    “喂,我是正儿八经的男人,我有能力保护你,今天只是一个意外。”男子俊美的脸上闪现出一抹促狭,却还是坚定的看着她振振有词的说道:“再说了,刚才你不也吻我了吗?我们彼此就算是当作交换的信物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吻?刚才?明明是一个人工呼吸。

    “刚才之举不过是为不让我们暴露踪迹而已,你想多了。”苏锦溪笑的玩味,挥开他的手站起身就走。

    “喂,你还没说你的名字呢?”才走出两步,身后传来男子的不解坚持的疑问。水声荡漾,声音更加撩人。

    苏锦溪脚步一顿,缓缓转身。嘴角一挑,扬声道:“本姑娘喜欢男人,更喜欢有本事的男人,而你这个无赖还是有多远就滚多远。”

    闻言,男子眸光微敛。还未开口说话,她已经转身大步离开。

    看着那道的纤细的背影潇洒离开,男子的眼眸越发的深邃了。

    今日被人算计实属意外,方才生死垂危之际,他就发过誓。谁要在这时救他一命,男子结拜为兄弟,女子无论貌美丑陋皆是娶妻。反正就是人被逼急了,谁要是救了他就是用尽浑身解数报恩。

    原本是寄老天于希望,却没想到老天真的给了他一个惊喜。

    既然这女子有才又有貌,那就非她不可了。思及此处,凤长漓微微一笑,盘腿坐下开始运功祛毒。

    苏锦溪从郊外走至京城之时,天色已经黑了,她按照自己过往的记忆慢慢的寻回苏府。

    在路上她早已经想好对策。既然二姨娘喜欢欺负傻子,那她就将计就计,看看到底是谁利害。

    才走到苏将军的府前,就看见门口有着两个举着火把的下人,还有一道瘦弱的身影焦急的四处的张望着。

    她在明处,她在暗处,将那人脸上焦急的神情尽收眼底

    “大夫人,您别着急,下人都出去找了,想必一会就能找到的。”一个侍女走到那女子的身边,劝慰道。

    “锦溪神智与别人不一样,我是真的怕啊。”李如依握紧了侍女的手,通红的双眼紧紧的盯着侍女,哭诉道:“今夏,你说小姐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面对李如依充满希翼的眼神,今夏不忍伤她,叹了口气,劝慰道:“大小姐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不想李如依刚松了一口气,只听见一道讥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姐姐,这都这么晚了,您这么折腾值得吗?连累的老爷也在房里都不能休息,这耽误了明日上朝可怎么办?”

    随着声音,从府中走出一道窈窕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苏府的二姨娘慕容莲。

    火光之下,她那张修缮精致的脸庞让所有人看的格外清晰。螓首蛾眉,领如蝤蛴,分明是个极为美貌的女子,但是那双顾盼的美目却流露出毒辣的光芒。

    她是朝中户部尚书的小女儿,年轻的时候曾经被奉承为京都第一美人。当年对朝中大将苏暮宸一见钟情,嫁他做妾。早些年曾把年轻气盛的苏将军栓的死死的,即使在正室面前,耀武扬威也是常事。

    而李如依是江南知府的女儿,生性温柔善良。在苏府一向都是得过且过,从来不与人争什么。可是这次,是她的女儿不见了,李如依忍不下去了。

    “锦溪是苏家的嫡女,她不见了理所应当要找,瞧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丢失女儿,她的心里已经很难受了。眼见她来挑衅,李如依真想破口大骂,只是性子使然,不过是加重了语气。

    嫡女?慕容莲心中冷笑,一个傻子一样的嫡女吗?

    她的女儿如她一样聪慧貌美,却只能是庶女。而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女却占尽了天机硬生生的压她女儿一头。

    凭什么?

    想找她回来?哼,等死了在阎王殿里见吧。

    “姐姐这可是冤枉我了,我不过是‘心疼’姐姐而已。这么晚还在折腾,说不定明天大小姐自己就回来了呢!”慕容莲掩唇轻笑道。

    谁会相信一个傻子能自己回来?

    她分明是在挤兑她。

    “你……”李如依气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颤抖的手指着慕容莲,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姐姐,我可是好心安慰你呢……”

    “你闭嘴。”李如依险些扑上去,身边的今夏一下子拉住她,朝着她摇头,眼中尽是焦急的神色。

    见她失控的样子,慕容莲更加的得意了,要不是外面站着的全是下人,她真是得意的笑出声了。

    从今以后,她的女儿就会是嫡女,这府上的一切都会是她们母女的。

    “你们在外面吵什么?”威严的冷喝声响起,将所有人都镇住了。

    李如依转眼看着从门口缓缓走出来的人,心口忍不住的疼。她的女儿没了,可是她的丈夫却一点都不着急。

    “老爷……”见到来人,慕容莲眸光随即浮现出一丝委屈的神色,几步走到他跟前,抱怨道:“我好心劝姐姐莫要累坏了身子,结果……”

    说道此处,慕容莲哽咽了,再也说不下去了。

    这般神情落入苏暮宸的眼里,心中便对她怜惜三分,看向李如依的眼神变得冰冷了:“还没找到?”

    “没有。”李如依摇了摇头,脸色更加苍白。

    上午明明在院子里,可是今夏只是转身进屋给她拿了一份桂花糕,一转眼就不见了。

    府里上上下下,还有这主街上都找遍了,却也没有踪影。

    “老爷,就是今夏这丫头不伤心才让大小姐走丢了。该死的丫头,就该拖下去乱棍打死,大小姐有一丁点损失,她可赔不起。”慕容莲目光扫过今夏,转而对苏暮宸说道。

    话音刚落下,今夏吓得一下跪在地上,哭诉道:“老爷饶命,今夏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苏暮宸厌恶的看了一眼今夏,李如依心中一跳,不等他说话,便开口求情:“老爷,今夏跟随锦溪从小就跟着我……”

    “来人,还等什么,还不把这罪该万死的丫头拉下去。”她快,慕容莲更快,当即挥喝着下人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