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慧眼识珠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0本章字数:2011字

    “今个是什么风竟然把你给吹来了?”凌王府上,皇三子凤长歌原本在书房看书。穿着一身的靛蓝色的长袍,袖口领口都镶绣着银边的流云滚边,乌黑的头发束起来带着顶嵌玉的小银冠。

    书房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他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淡然开口。凤长歌乃是凤长漓一母同胞的哥哥,两人皆是封了王。当今的太子,乃是皇后嫡出的凤清绝。

    “我要封妃。”凤长漓走到书桌前,一脸羁傲不羁的神情。

    闻言,凤长歌总算不再埋首书中,缓缓的抬头看向自己的亲弟弟:“哦,是哪家的闺女如此有幸说出来我听听?”

    凤长歌与凤长漓长得挺像,斜飞的英挺剑眉,还有细长却藏着锐利的黑眸,五官分明,透着棱角的冷厉。

    无非是凤长漓邪魅的像妖,凤长歌沉稳内敛的像老僧入定一般。

    “苏家嫡女……苏锦溪。”凤长漓薄唇亲启,盯着自己哥哥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闻言,饶是镇定的凤长歌也愣了一下。苏家嫡女,那可是有名的傻子。

    “怎么想起娶她了?”凤长歌收起自己眼中的错愕,目光回归自己的书本,淡淡淡的询问道。

    他知道自己弟弟一向是个有主意的,突然说要娶苏锦溪,恐怕也是有缘由的。

    “前些日子,她救了我,所以我发誓我会娶她。”凤长漓也不跟他客气,一句话解释所有。

    提到前两天的刺杀,凤长歌的眼神晦暗了一番。是他大意了,才让他的亲弟弟陷入了危险之中。

    “对不起,这种事下次一定不会在发生了。”凤长歌放下了书本,站了起来,对着他一脸愧疚的说道、

    他是相信哥哥,所以才放心大胆的去做,结果却连命都差点丢了。

    凤长漓斜斜的依靠在书桌前,对于凤长歌的抱歉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哥,欠我的人情可不好还。我封妃的这件事,你帮我搞定哦。”

    “好。”凤长歌毫不犹豫的点头,凡是他弟弟想要的,绝对满足他。

    凤长漓听到了满意的答案,嘴角这才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朝着凤长歌邪笑了一声。

    “哥,这件事尽快办妥,不然你弟媳妇要是跟别人跑了,我可要跟你算账的。”

    话音刚落下,人就跑的没影了。看着弟弟如此风风火火的,他有些忍俊不禁。

    苏家嫡女,他听说过。就是不知道弟弟怎么会慧眼如此识珠,看上她了?

    ……

    竖日上午,苏锦溪在院子里玩,因为不想惊了李如依,所以苏锦溪就打算暂时先装着。等摸清了情况,在做决定。

    因为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李如依是把苏锦溪看的很紧,一点都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这两日李如依都谁不好,谁的身边有一个贼,谁都睡不好,二姨娘手段毒辣,她领教了一次又一次,所以防她必须跟防贼一样。

    苏锦溪玩的累了,便坐在躺椅上,用帕子盖住脸,佯装睡着了。

    夏如依坐在一边为她打扇,驱除蚊虫。

    原本是装睡,可是谁知道没一会,她是真的睡着了。见她呼吸均匀,李如依转首看着今夏轻声吩咐道:“今夏,去厨房拿一份桂花糕过来,等会小姐醒来要吃的。”

    今夏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这才离开。

    李如依怜爱的看自己的女儿,柔美的脸上满满的柔情。苏锦溪是苏暮宸和她的第一个孩子,她永远都记得苏暮宸抱起锦溪那一脸高兴的样子。

    原本她的女儿也是聪明伶俐的,可是在十三岁那年却撞见了二姨娘惩罚下人,将人活生生打死的血腥场面,小小年纪的锦溪,被吓得痴傻。

    她自然是知道二姨娘是故意的,她也在老爷面前闹过,却因为抓不到证据,而让这件事就此过去,没在追究。

    苏月玲是二姨娘的心头宝,但是苏暮宸却不怎么稀奇,他是一家之主,是大名鼎鼎的武将,需要儿子传宗接代。二姨娘事事都做的比别人漂亮,可是这件事却天不遂人愿。

    原本以为三姨娘会生一个儿子,谁知道也生的是女儿,一溜烟三个女儿,苏暮宸也就不再想生儿子的念头。

    他知道,是自己身上业障太多,所以老天爷在惩罚他。

    正想着,一向是无人踩踏的小院,竟然来了贵客,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三姨娘母女。

    “夫人。”三姨娘走近李如依,还恭敬的请了一礼。苏月夕也恭恭敬敬的跟着娘亲行礼。

    说来三姨娘跟李如依没有什么过节,她一向低调。自从有了嚣张跋扈的二姨娘之后,三姨娘更是低调的透明。

    原本是避世,却没想到有人不想让她好过。

    “不必客气,坐吧。”李如依让丫鬟上了茶,目光从锦溪的身上离开。

    “锦溪……可还好?”三姨娘忧心的看了一眼睡在躺椅上痴傻的苏锦溪,眼睛流露出可惜的神色。

    同样都是当娘的,如果是她的月夕变成了这个样子,恐怕她也做不到如今大夫人这样的淡定。

    李如依点了点头,想必前一段时间又蹦又跳的,这几日是真的好多了。可是三姨娘突然跑到她的面前说这些,李如依不傻,她肯定有什么事。

    “三姨娘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她转眼看向三姨娘,目光很是清明。

    她如此直来直去,三姨娘愣了一下,最终看向了自己的女儿。苏月夕点了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母女间的小动作自是被李如依看的清楚,她没做声,疑惑的看着他们,不知道她们想跟她说什么。

    “既然夫人快人快语,我也就不瞒您了。将军即将带兵外出这事您可知道?”

    “嗯,我知道。”李如依如是点头,这圣旨都下来了,谁人不知?可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三姨娘忍下乱跳的心口,凑近李如依的耳边低声说道:“夫人,二姨娘想要趁着这次将军外出将大小姐送出去,您尽早拿个主意吧。”

    闻言李如依目瞪口呆,顿时呆坐在凳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