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螳螂扑蝉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1本章字数:2091字

    这话一出,苏暮宸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看上去二姨娘是在辩解,实则却是在火上浇油。

    “二姨娘,你这话什么意思?”李如依气愤的看着她质问道,早该知道她会不甘,却没想到她会憋着这么一颗坏心,无论做什么都瞄准了锦溪。

    因为她知道,锦溪就是她最大的弱点。

    “大姐,我没什么意思啊?是我大惊小怪了。原是锦溪拿了,若是跟我说一声,我也就不大张旗鼓的找了,还以为家里出了贼人呢。”慕容莲巧舌如簧,一脸笑意似是讨好,却字里藏刀,让李如依怄个半死。

    “你……”

    “好了,都给我闭嘴。”苏暮宸懒得听她们俩在这辩解,看向苏锦溪的眼更加厌恶了,冷道:“还不把镯子还给二姨娘。”

    一听这话,苏锦溪连忙捂住了自己的手腕,就像是保护好自己的所有物一样:“不给。”

    “你给不给?”苏暮宸气坏了,上前两步,指着她怒斥。

    面对他如此的盛怒,苏锦溪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他,就是不给。苏暮宸生了大气,当即冷喝道:“来人,把大小姐给我关起来。”

    “锦溪,锦溪,你乖,快把镯子给她吧。就当娘不要了的东西了,快给她吧。”眼见苏暮宸生了大气,李如依连忙走到苏锦溪的身边,哽咽的劝道。

    可锦溪不干,说什么都不干。

    下人站在一边,面面相觑不敢动。二姨娘立即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大小姐得了失心疯,还不赶紧抓起来。”

    眼见有人发了话,家丁这才敢上前。拉开了李如依,架住了苏锦溪的一左一右的手臂,拽她手上的镯子。

    他们硬生生的拽,弄疼了苏锦溪,她生了气,一脚揣在那人的身上。家丁顿时就哀嚎一声,松开了她,捂着自己的小腿。

    既然打了人,苏锦溪就不在乎闹得更大一点,在门栏上捡了一根粗棒子,四处打人,原本那些抓她的家丁被打的落荒而逃。

    “锦溪不要……住手。”李如依看到这一幕也是慌了神,连忙去拦。

    “哎呀,大小姐真是得了失心疯了。”二姨娘害怕的尖叫了一声,躲在黑脸的苏暮宸身边,适时的说道:“老爷,上次妾身就说了,临泉寺极灵。还不如把大小姐送过去,经过佛祖庇佑之后,说不定还能好呢。”

    苏暮宸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这幅场景,心里极不是滋味。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孽,老天竟然这么惩罚他,赐给她这个一个失心疯的女儿。

    想了想,苏暮宸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二姨娘可是时刻关注着他的表情,一看这个样子,她心里越发的得意。

    如此的小的计谋都能把苏锦溪赶出去,她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苏暮宸一个箭步上前,徒手抓住了苏锦溪手上的棒子。手上一用力,就把的棒子夺了下来,扔在了地上。

    苏锦溪恨恨的瞪着他,苏暮宸毫不在意,冷喝道:“来人,给大小姐收拾行头,送到临泉寺静养。”

    一听到这话,李如依顿时就呆住了,一句话没说出来,双眼一翻白,直接晕了过去。

    “娘……”苏锦溪一声呼唤,好在身边的今夏及时扶住了李如依,不至于让她摔倒在地上。

    “如依!”苏暮宸也是慌了,几步走过去将李如依抱起来,疾步走到屋子里去,放在床上躺着。

    “来人,赶紧请大夫。”

    二姨娘看到这一幕,心里畅快极了,这几日的心里的憋屈,可算是出来了。

    “娘……”苏锦溪趴在李如依的床边哭,可能是声音太大了,李如依幽幽的转醒了,看到自己的女儿哭的梨花带雨,不由得心疼,抓着苏锦溪的手,有气无力的说道:“锦溪,把镯子给二姨娘吧……”

    苏锦溪依旧哭着摇头,死死的保护着自己的手上的镯子。

    苏暮宸看的奇怪,却又将这一切归咎在苏锦溪得了失心疯的由头上。

    “你是不是连娘的话也不听了……咳……”

    因为说的声音大了些,李如依咳得不停。吓得苏暮宸赶紧将苏锦溪推开,扶起李如依,拍着她的背让她舒服些。

    苏锦溪被推倒在地上,满脸泪光的看着自己的娘亲,还有苏暮宸。然后一下子站起来,朝着外头冲去。

    “锦溪……”李如依连忙叫道,生怕她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支撑着自己下床去追她。

    “别去了,下人看着呢。你要要休息,身子要紧。”苏暮宸刚和她和好,自然是对她比较关心,至于那个失心疯的女儿,他连看都不屑的看一眼。

    冲出门的苏锦溪把苏月玲撞了一个正着,的亏二姨娘扶住了她.

    两人大小瞪小眼,苏月玲这就指挥下人要把苏锦溪抓住,谁知道苏锦溪捡了地上的棒子挥舞起来,让一干人都不敢靠近。

    然后,她朝着院子外冲出去。

    “看什么看啊?赶紧追啊!”苏月玲气急,连忙去追。

    ……

    “老爷,求你被把锦溪送出去。我会好好看着她的,求你了……”屋中李如依拽着苏暮宸的袖子,苦苦的哀求道,锦溪是她的唯一,如果夺走这个唯一,她怎么有希望在这个府上呆下去?

    好不容易得回的娇妻梨花带雨的哀求自己,苏暮宸心里矛盾极了,可是一想到刚才苏锦溪的样子,他就皱眉。

    “去庙里,又不是去别的地方,你还是可以去看她的。”

    那怎么能一样呢?锦溪在别处,她怎么安心?

    “那我跟锦溪一起去,这样总可以了吧,既然去养病,没有我亲自照顾,怎么能行?”李如依说的有些赌气,苏暮宸气嘴唇都在哆嗦。

    “你是非要跟我唱反调吗?”

    “我不敢。”李如依垂低了眼眉,她怎么敢跟他对抗呢?她只是想要时时刻刻的跟着自己的女儿罢了,因为她的女儿跟寻常人不一样。

    别人可以不喜欢她,可是她这个当娘的却非常爱她。没人要没关系,她一辈子陪着她就好。原本以为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是现在却变得如此复杂。

    门外,二姨娘听到这番对话,嘴角忍不住勾起了讥笑的弧度。

    她就知道,李如依成不了什么大气,她的女儿足矣让她自乱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