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黄雀在后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1本章字数:2034字

    “大小姐,你干什么?”

    “啊……

    二姨娘的院子里,苏锦溪提着棒子就进去了。下人拦都拦不住,她伶着棒子冲进屋子就咂,引得奴婢惊声尖叫。

    苏月玲赶到的场面就看到苏锦溪在她娘的屋子里乱砸一气,气得她脸色都变了。赶紧走到屋子里,大声的叫道:“喂,疯子,你干什么……啊……”

    一句话没说完,一个古董花瓶在脚下碎的四分五裂。

    “这,这,我娘的…”苏锦溪指着地上碎的东西,一脸坚持的说道。

    闻言苏月玲只觉的她真是疯了,不,简直就是疯子中的极品:“你个疯子,你看清楚这是谁的房间。难怪爹要把你送出去,真是疯到了极点。”

    说这话的时候,苏锦溪只是冷笑,却不答话。随手又是一棒子,直接打碎了又一个花瓶,其间还有一个价值连成的彩绘马。

    ……

    “老爷,老爷,不好了,大小姐发疯了,在二姨娘的院子里砸东西呢。”二姨娘刚准备走进去,挤兑李如依几句,却听到一个下人急匆匆的赶到屋里,匆忙的说道。

    二姨娘一听,大感不妙,她房里的东西可都是值钱的玩意呢。

    没等苏暮宸过去,她自己就先疾步赶到自己的院子里去。结果一脚踏进院子里,看到那些砸碎的瓶瓶罐罐,差点没气晕过去。

    随后苏暮宸也赶到了,身后还有让今夏扶着的李如依,她脸色苍白,一脸无奈。三姨娘和苏月夕也来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惊动了她们。

    三姨娘站在李如依的旁边,看了她一眼,然后点了点头。紧接着两人,各自移开眼神,好像从来没有这一幕一般。

    “孽畜,还不快住手。”苏暮宸一脚踏进院子里,就看见苏锦溪举着一个大大的花瓶正要往地上丢。

    被他怒喝一声,苏锦溪仿佛被吓住了一般,一脸泫然欲泣,然后慢慢的放下了花瓶。

    二姨娘看到这一幕,吓得怦怦跳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娘,娘……”苏锦溪几步跑到李如依身边,跪着地上抱着她的腰哭。

    “都是娘的,都是娘的,不给……”

    她的话没头没尾,让人听不懂。可是李如依仿佛听懂了一样,心疼的眼泪直掉。

    “老爷,你可要给我做主。大小姐真是疯了,我这院子全让她毁了……”二姨娘适时的扑到苏暮宸的身边哭诉道,眼前的场景让苏暮宸不怒也难。

    “都是娘的,你不给她,我也不给你……”岂料,苏锦溪听了她的话,转过头,恶狠狠的朝着二姨娘说道,

    “长姐,你有没有理?是你咂了我娘的院子。”苏月玲听不下去了,上前一步冷声辩解道。

    苏暮宸看着苏锦溪的眼神更加厌恶了,这个大女儿始终不能再留了。

    “我倒是听懂大小姐的话了。”此时三姨娘突然开口说话,她抬起眼看着苏月玲,淡淡的说道:“二小姐,大小姐不是失心疯,是你没听懂。”

    “我能听不懂傻子说的话?”苏月玲高声反问道,小脸上气的通红。

    二姨娘也帮腔道:“三姨娘的意思,大小姐砸了我的院子还有理了?你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呢。”

    “方才再来的路上我听说了一些,刚才又问了夫人,对于情况也知道些。二姨娘,敢问大小姐手上的镯子真的是你的吗?”三姨娘上前一步,拿着锦溪站了起来,让她伸出手腕上的镯子给二姨娘看。

    二姨娘看也没看,昂着头硬声道:“当然是我的,自己的东西,我自己认不出来吗?”

    “二姨娘,你真是眼拙,这分明是夫人陪嫁之物,可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你的?”三姨娘冷冷的看向二姨娘,只见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你胡说,那分明就是我的。”

    “是不是胡说,看看夫人当年的陪嫁单子就知道了。”三姨娘淡淡一笑,朝着院子门口走去。

    门口还有一些碎的花瓶,三姨娘笑了:“这些都是吧,当初看了你戴着夫人的镯子,本以为是夫人送你的,可如今看到大小姐这样,这东西的来历恐怕另有内情吧。”

    这一席话让二姨娘慌了神,转身看着三姨娘怒斥道:“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你天天藏在院子里绣花,你知道什么?”

    “我的确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我分的主次,我安分守己,更不会越距。”三姨娘今个是跟她怼上了,句句藏针,堵得二姨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些都是娘的,她不给娘,我也不给她。”这个时候,苏锦溪又大声的说了一句,紧紧的抱着李如依。

    而李如依也是一脸苦不堪言的样子,这摸样看的苏暮宸心碎,他走近李如依,急声问道:“如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年,府上的事情他疏于管教,以她体弱为由,将府上大小事务都交给了二姨娘。

    他大约也知晓这些年她受了委屈,可是他却没想到二姨娘的心胸这么狭隘。李如依只是紧紧的抱着苏锦溪,一句话也不愿说,可是脸上的泪水已经说明了一切。

    “三姨娘,你把你知道都说出来。”苏暮宸问不到她,只能转身看着三姨娘。

    闻言,三姨娘低垂着头,淡淡的说了一句:“老爷,这还用问吗?只需要把夫人的陪嫁单子和府上的进出账本拿出来仔细看看便知道了。”

    她不也不愿多说,模棱两颗的说道。

    可是这短短的两句话,却让苏暮宸大惊。他怎么会猜不到这其中的深意?

    想来二姨娘这些年在府上一手遮天,恐怕是克扣了不少的东西。他自认公平,虽然独宠二姨娘,但是她有得东西,李如依和三姨娘都有。

    可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来人,按照三姨娘说的,把东西交到大堂来。”苏暮宸冷着脸说道,随后带着李如依和苏锦溪走出了小院。

    三姨娘和苏月夕慢悠悠的跟在身后,眼看苏暮宸走远了,二姨娘恶狠狠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你以为你们能赢得了我吗?三姨娘你真是枉做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