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嫡庶有别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1本章字数:2025字

    “你们这是……在下棋?”苏暮宸已经做好了大发脾气的准备,可是眼前和谐的一幕让他有些愕然。

    闻言,苏月夕淡淡一笑,恭敬的说道:“是啊,大姐觉得好玩,我就教她了。大姐很聪明的,一会功夫就学会下棋了呢。”

    听到苏月夕夸赞自己,苏锦溪慢慢的从她身边站了出来,脸上洋溢起了开心的笑意。

    她本来就长得不赖,这一笑犹如十里春风,甜进了苏暮宸的心里。

    “如此……甚好,甚好。”苏暮宸严肃的神情慢慢的缓和下来。

    苏月夕刚想说什么,只见苏月玲疾步赶了过来,指着苏月夕和苏锦溪哭诉道:“爹,就是苏锦溪拿了蛇要咬我。”

    话落,苏暮宸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苏月夕看向苏月玲,不解道:“二姐,你在说什么呢?我和大姐刚才在花园里采花,然后就在下棋,什么时候弄了蛇来了?”

    “就是,你撒谎,明明是你欺负夕夕的。”苏锦溪在一旁帮腔,不屑的哼了一声。

    “你说什么?刚才不是你拿了蛇来咬我吗?怎么你敢做不敢当?苏锦溪,苏月夕,你们好狠的心肠啊。”苏月玲转身拽着苏暮宸的胳膊哀求道:“爹,你一定要为女儿做主啊。”

    她哭的可怜,苏暮宸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结果还没说话,苏锦溪就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假惺惺,欺负了别人自己还哭。”

    “锦溪,怎么回事?”苏暮宸不想听苏月玲一面之词,便问苏锦溪,苏月夕一向是个老好人,受了什么委屈都往肚子吞,所以直接问苏锦溪。

    苏锦溪看了一眼苏暮宸,眼神里带着敬畏,只是看了一眼,然后看向了苏月玲:“你刚才都骂夕夕是贱蹄子了,还让婢女打她。还说我们欺负你,你真不要脸。”

    “你……”她一脸厌恶的表情,看的苏月玲心下恐慌,连忙喊冤:“爹,我没有。”

    可即便她再怎么说,苏暮宸也不相信她了,冷冷的看着她,低喝道:“给我滚回房间去,在有下次,我让人封了你们的嘴。”

    不管苏月玲大喊大叫,让下人给她拖走了。

    苏暮宸转而看向苏锦溪和苏月夕,收起了一脸戾气,淡笑道:“你们姐俩接着玩吧,没事了。”

    “是。”苏月夕恭敬的朝着苏暮宸行礼,不管刚才经历什么,她都是一脸温淡的笑意,不急不躁。

    看着这个久未正视的小女儿,苏暮宸越看越顺眼,随笑道:“我书房里有一套白玉做的棋子,你们姐俩若喜欢,就拿去玩,左右我也用不上几回。”

    “谢谢爹。”

    看看苏月夕,再看看苏月玲,两相比较,苏暮宸在心里不禁对而二女儿又失望了些。

    苏暮宸转身走了,苏月夕看着他的背影入了神,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瞧她,还对她笑,苏月夕的心里有些激动。

    苏锦溪转身在凳子上坐下,手托着腮边静静的看着苏月夕。

    其实她现在的心情,她很能理解。一个多年不受重视的人,慢慢的展现在众人面前,那种喜悦无可比拟。

    她原本就是个聪明的,在苏府蛰伏了这么多年,只是想要好好的活着而已。可当有人逼她活不下去的时候,她反击的手段,一定会让那人不好过。

    没过一会,苏月夕转过了身。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苏锦溪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她不禁笑了,其实傻了的苏锦溪很好相处。至少她不会跟她撒谎,而且还会帮她出头,

    方才原本她是想将这件事忽略过去的,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谁知道苏锦溪一下子就把刚才苏月铃骂她的话全都说出来了,苏暮宸这才对苏月玲失望。

    也因此,苏暮宸才多看了她两眼。她看着苏锦溪的眼神不禁笑了,想来她和娘的决定是正确的。

    与虎谋皮,一不小心就会被要咬死。而且她也不想走那条巴结人的老路。

    “大姐,走吧,咱们回去了,回去在睡。”苏月夕叫醒了苏锦溪,然后哄着她走回自己的小院。

    回去了之后,今夏就伺候她去房间里睡了。

    因为李如依的挽留,苏月夕就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得知了事情的经过,李如依脸色变了又变。

    “真没想到苏月玲这么大的胆子,在花园里就敢打人,真是跟她娘一样的跋扈。”

    “今个多亏大姐了,不然非要挨一顿胖揍不可。”苏月夕苦笑着说道,这句话并非是假话,今天没有苏锦溪,苏月玲的那一巴掌她是挨定了。

    她没想到会是苏锦溪救了她。

    “锦溪就是爱玩闹,没给你添麻烦就好。”李如依歉疚的说道,只要锦溪没事那就什么都好。

    没过一会,一个下人送来了一盒棋子。走到李如依面前恭敬的说道:“夫人,这是老爷给大小姐和三小姐的棋子,方才去了花园,两位小姐没在……所以就给送到这来了。”

    两位小姐,却只有一副棋子。李如依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说道:“送到三姑娘的房里去。”

    “是。”

    “大娘,你这是干什么?这是爹给锦溪的……”苏月夕连忙阻拦,纵然她也很喜欢白玉的棋子,可是这种事情面前,她不出头。

    “你拿着,这是你爹给你的,锦溪懂什么?虽然是说给你姐俩的,那其中的意思你不明白,我还能不明白吗?”李如依浅笑道,现如今她不求老爷能喜欢锦溪,只要不把她赶出府就行。

    李如依已经这样说了,苏月夕只能接下了。没坐多大一会,她便带着苏暮宸的赏赐离开了。

    今日的收获完全是一个意外之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说到底,她还要感谢苏月玲今日之举,否则她不知道要下多深的功夫才能得到苏暮宸的另眼相看。

    不过,走在路上,她忽然转身看了一下婢女手上的棋子,心中痛快之余又有些不舒服。

    下人没找到她们,第一时间是将东西送到大夫人的院子里,终归是嫡庶有别,份有尊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