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鸡犬升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1本章字数:2010字

    因为皇上赐婚一事,苏锦溪在苏家的地位瞬间上升。再也不是从前那个让人欺负作弄,看不起的傻子大小姐了。

    凤长漓没说怎么看上了苏锦溪,但是无意中却透露了一点,是与当初苏锦溪李家的事情有关。

    这件事不用细说,却已经传遍了府上。二姨娘一下子就猜到是当初张妈将苏锦溪扔出去的那次,那次没有要她的命已经是遗憾,却没想到还意外的成就了她这一段的好姻缘。

    二姨娘气的吐血,却没她什么事了。自从苏暮宸的寿宴过后,李如依的身子也逐渐的好了起来。于是苏暮宸已经将府中大小事都慢慢的交给李如依,她就算是能插手,却在也不能和以往一样雷厉风行。

    李如依有了权利,第一时间自然是将府中的人员调动,尤其是自己的院子。二姨娘在想故技重施,却极难插手。因为苏锦溪的原因,凤长漓安插一个知道她底细的人在李如依的院子里。有了她,苏锦溪想做什么也就方便了。

    到现在为之,苏锦溪还不想让李如依知道自己清醒的事实。因为装的和真的不知道,有很大的区别。二姨娘的事情还远没有结束,这个时候根本不敢大意。

    此时的苏锦溪在院子里安静的坐着为玩,以她骨折了手臂不方便为由,身边围了一大堆丫头伺候。谁都知道这是未来的晋王妃,谁都上赶着巴结。她嫌烦,就都给轰走了。

    苏月夕去的时候,她正在烦闷的发脾气。还是一副蛮横不讲理的模样。怀着疑惑走近之后,不由得问道:“大姐,你这是怎么了?”

    虽然已经确定苏锦溪是装傻,只是她没有拆穿,也没有告诉任何人,这是她深藏在心底的一个秘密。

    苏锦溪看到她眼中闪露出一抹惊喜,随后紧紧的拉住她的手,一脸笑呵呵的:“夕夕,你来找我玩吗?”

    “嗯。”苏月夕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晃了晃自己手上的盒子:“我来找姐姐下棋,反正我一个人无聊。”

    听到下棋两字,苏锦溪更是高兴,然后牵着她的手朝桌子旁走去:“夕夕,快来,我们来下棋。”

    苏月夕不疑有他,摆好了棋盘,和她一起下棋。苏锦溪装傻,胡乱的下,苏月夕就陪着她玩。

    “云轩少爷吉祥。”

    苏锦溪正下的聚精会神的时候,身后的下人突然喊了一声。苏月夕一抬眼,便看见穿着一身便装的苏云轩站在一旁。褪去了冰冷的盔甲,他换上了深蓝色的长袍,整个人依旧是在军营的模样,只是他看人的眼神不一样了。

    “大姐,云轩哥哥来了,你不跟他说话吗?”苏月夕扶着苏锦溪的肩膀,淡淡的笑道。放佛此刻在她眼里,眼前的人的确是一个可怜的傻子。

    听到她的话,苏锦溪慢慢的转过头去,看到苏云轩。

    上次见到他,因为二姨娘要把她送出去的事情,他一向不掺合后院之事,却为了她和二姨娘顶撞。苏云轩真的很努力,他成日把自己泡在军营里,然后努力用军功来证明苏将军选择他是没错的。

    知道苏云轩有话对苏锦溪说,苏月夕自觉的带着丫鬟离开了。这不大的院落,瞬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下棋吗?我陪你下好不好?”他站在她的面前,淡笑着问道。面容很冷硬,却在她的眼前露出一丝笑意。

    想来,他是真的想对她笑的。

    苏锦溪没拒绝,点了点头。对于苏云轩,她是天生的不能抗拒。小时候互相取暖的两个人,在长大后依旧相互扶持,真情难能可贵。

    得了她的同意,苏云轩便坐在了她的身边。苏锦溪认真的下棋,苏云轩拿着棋子在手上把玩,而他的目光却落在了她的身上。

    “锦溪,你开心吗?”半晌,他终于问出了口。

    苏锦溪一愣,呆呆傻傻的看着他,有些疑惑,状似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一样,

    “我是说,你嫁给晋王爷开心吗?”他叹了一口气,在次问出口。终究他还是放心不下她,就怕晋王会拿她有什么的交易。

    他的话,苏锦溪自然是听的懂的,只是她装作听不懂,而目前晋王也是她最好的选择。

    “开心的,有桂花糕吃。”苏锦溪傻兮兮的笑着,没心没肺的看的苏云轩一阵心疼。他不禁想起了小时候,那时候她是多么的聪慧伶俐,如果没有当初的那一场意外,今天的苏锦溪怎么也不会是现在这样。

    锦溪,你知道吗?我曾经想过娶你,等我有所成就,就让干爹把你嫁给我。

    别人嫌弃你,可是我不会,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可是,终究是没有那一天。

    现在的我没有能力保护你,或许晋王真的是你目前最好的选择。

    他情不自禁的将手落在了她的头上,一向冷厉的他红了眼眶。原本以为他会很平静,可是真的见到了她,才知道在不知不觉间,她在自己的心中已经占据那么多的位置。

    “锦溪,但愿你真的幸福。”他收敛住自己的情绪,淡淡的说道。

    苏锦溪将他所有的情绪尽收眼底,他……喜欢自己?

    “云轩哥……”

    “锦溪……”

    两个人一起开口,苏锦溪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苏云轩,企图想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什么不一样的神色来。

    苏云轩被她盯着,那些话堵在嗓子眼却在也说不出来一句。

    圣旨已下,说什么都晚了。黯淡的垂下了眼眸,然后放下了棋子:“算了,我们继续下棋吧。”

    那句算了,像是在放弃什么。

    苏锦溪握着手上的棋子,盯着棋盘的眼神便的很深邃。

    她可以确定苏云轩喜欢自己,只是这种喜欢参杂了其他的东西。她在他心里,并没有重要到能跟晋王抗衡的地步。

    可即便这样,苏锦溪依旧在心里感激他。痴傻的苏锦溪并不是没有人要,也并不是没人喜欢。

    这样的话,真正的苏锦溪也能安心了,她做的替代也不至于愧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