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你以为没人能治你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2本章字数:2058字

    这话一出,苏云轩的脸色瞬间就僵硬了下来。

    苏月夕自然瞧见了他的神色,心中暗暗有了判断,她微微一笑,低声道:“就当是我喝醉了吧。”

    可能是喝了一点酒,苏云轩愣了一下,然后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坛子。

    就在苏月夕以为他不会在回答的时候,他却突然开口了:“我想的是,在过几年她若没嫁,我就会娶,我照顾她一辈子……”

    可惜终究是黄粱一梦,有人抢占先机。

    “为什么?”苏月夕脱口问道,她不明白痴傻的锦溪到底哪里好,为什么他要这么死心塌地的想对她好?

    为什么?苏云轩在嘴里呢喃着这个词,一向不苟言笑的他竟然笑了。

    “或许是为了报答吧。”

    半晌他吐出这么一句话,这句话一分为二,苏月夕自然而然的想到的是他为了报答苏暮宸的恩情。纵然他喜欢锦溪,却没有到了那种非卿不娶的地步。

    可是苏云轩知道自己会想娶苏锦溪,想报答的对象并非苏暮宸,而是她自己。

    两人将一坛子酒喝完了,苏云轩看了看时辰,为了不给三姨娘寻麻烦,便用马车将苏月夕送回去。为了确保安全,他也随着一起

    苏月夕的酒量还算不错,喝了那些酒,还没有醉只是有点头晕。路上苏云轩将自己带的药丸给她吃了一颗,让她好受一些。大概是寻常憋得太久了,两个人就坐着喝酒也能坐很久。

    苏云轩对苏月夕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但更多的是同情。

    “下回你若有事,便来找我吧,如若能帮上忙的,我一定不会推辞。”到了府上,苏云轩低声在她耳边说道。

    苏月夕知道他一口吐沫一个钉,不会说谎逗她玩,可是她怎么会求到他的面前呢?

    “谢谢你,可我不是锦溪。”苏月夕自嘲的笑了笑,留下了一句似似而非的话,然后起身下了马车。

    苏云轩没想解释,只是这句话不管她是否当真,他是记在心里了。能帮就帮一把吧,他是这样的想的。

    看着她进了苏府之后,苏云轩这才让车夫调转马头,朝着军营去。

    苏月夕一踏进府上,服侍她的丫鬟已经在门上等了许久了。看见了她忍不住就念叨了两句:“姑娘去哪了?怎么这么久?夫人都等的着急了……”

    她听到了,却是淡淡的一笑,没有作答。今日跟苏云轩喝了一点小酒,吐露了一番心事,心里的确是舒畅多了。

    “姑娘你喝酒了?你怎么跑出去喝酒了呢?这让别人知道了,可了不得了……”丫鬟叽里咕噜的还没说话,苏月夕一下子封了她的嘴。

    “嘘,赶紧回房去,你不说,就没人知道。”苏月夕笑着和她说,一脸迷离的样子,这会酒劲竟然有些上头了。

    听了她的话,丫鬟再也不敢吱声,扶着她匆匆的往自己的院子走。

    可偏生是怕什么来什么,回去的途中竟然遇见了二姨娘和苏月玲。

    丫鬟赶紧牵着苏月夕请安,苏月夕倒也做了,只是苏月玲看着她不对眼,便刻意走到她跟前想要刁难她,可是没等靠近,却闻到了一股子酒味。

    “呦,三妹真是不一样了,竟然还喝起小酒了。”苏月玲讥讽的笑着,明艳的脸上闪过一丝讥讽。

    苏月夕暗道不好,便出言辩解道:“二姐误会了,我方才只是撞了人家的酒坛子,这才一身的酒味。”

    “是吗?在哪撞翻的酒坛子?衣服都没事,倒是染了酒味了?”二姨娘缓缓的走到跟前来,画的精致妆容的脸冷漠的看着她。

    二姨娘恨大房入骨,连带她们帮忙的三房也是视若仇敌,此时自然不会放过她。

    “你当我是傻子,还是自己是傻子?”苏月玲低笑一声,走近了一步,苏月夕自然而然的后退了一步,眼睛不由自主的躲避她的目光。

    她的呼吸吐纳中都带着酒味,还想骗谁?

    “你当苏家的家规是摆设吗?一个小姑娘家家的竟然敢跑出去喝酒?”苏月玲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冷笑着说道。没等她说下一句话,苏月夕使出了吃奶的劲一把推开了她。

    苏月玲一时没防备竟然被推的一个踉跄,一屁股摔在地上,身后的丫鬟扶都没扶住。

    “女儿,你没事吧?”二姨娘扶起苏月玲,赶紧关心的询问,一脸的担忧。

    苏月玲吱呀咧嘴的叫疼,眼眶里眼泪都在打转,刚才那一跤摔得真的挺重的。二姨娘恨恨的看向苏月夕,身边的丫鬟被二姨娘的狠厉震摄,害怕的拽紧了苏月夕的袖子。

    苏月夕也不知道刚才是为什么,一下子就来了劲。可是现在做了,她也不后悔。直直的迎向二姨娘的眼神,她和苏月玲都是庶女,一个大一个小,就算是争嘴动了手也无可厚非。

    二姨娘被她理直气壮的样子气到,疾步上前,一个巴掌“啪”的一声狠狠的甩在了她的脸上。这一巴掌力气极大,苏月夕被打的偏过脸,嘴里顿时就泛上了血腥的味道。

    “一个大姑娘家家的竟敢跑出去喝酒,还对姐姐不敬,你给我跪下。”二姨娘盯着她恶狠狠的说道,苏月夕看了她一眼,刚准备跪,苏月玲一个箭步冲上来,一脚踢在她的膝盖上,痛的苏月夕闷哼一声,‘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来人,给我端一盆凉水来,三姑娘不清醒,给我浇醒她。”二姨娘目光盯着苏月夕,做一件一件的说道。

    丫鬟得了令,立刻就去办了。苏月夕身边的丫鬟见自己的主子也不辩解,慌忙说道:“二姨娘,您就饶了三姑娘这一回吧,三姑娘不是故意的。”

    可是她一句话没说完,苏月玲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她的脸上:“你算什么东西?主子教训小姐,有你什么事?”

    丫鬟被踹的摔倒在一边,苏月夕连忙扶起她。

    她抬眼淡淡的看了苏月玲一眼,扶着丫鬟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你看我干什么?”苏月玲缓缓的蹲在苏月夕的跟前,一副高傲的样子看着她:“苏月夕,你真以为你跟那个傻子一样鸡犬升天,没人治得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