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夜探尚书府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2本章字数:3052字

    苏暮宸站在众人的眼前,脸色严肃,不怒自威的样子让所有人都不敢大口喘气。

    “今日,我将众人聚集,是为了重申我苏府的家规。近日来,琐碎事不断,让人心烦。所以从即日起,除了大夫人,谁敢在府上动用私刑,绝不姑息。府上的下人,谁敢在主子耳边嚼一些不干不净,挑拨离间的话,直接乱棍打死,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一番话说完,所有的下人连忙吓得跪在地上。

    二姨娘坐在一边,更是脸色铁青,双手紧紧的抓住了椅子的扶手。

    这一番话,是说给她听的吧,这是为了给三房出头?难道她一个姨娘,教训一个没规矩的丫头还要禀报?

    三姨娘坐在苏月夕的身边,小心翼翼的照顾她。看着她苍白的脸颊,心里是心疼的很。

    二姨娘恨得咬牙切齿,带着恨意的目光看向她的时候,三姨娘毫不犹豫的瞪了回去。有什么事情冲着她就好了,可是这一次她是针对她的女儿,三姨娘怎么可能不恨?

    这下好了,大房得宠,连带着三房都鸡犬升天,二姨娘心头的怒火更加旺盛了。

    不行,她不能这么坐以待毙下去了。

    可是正当她在心里谋划的时候,苏暮宸的目光一下子看向了她。

    这一眼,再也不是从前带着宠溺的目光,而是冷冰冰里透着失望的目光,二姨娘的被这一眼看的浑身冰凉。

    “二姨娘可是听见了?”他看着她,冷冷的质问。从前的夫妻恩义,荡然无存。如今在他眼里看见的,就是从前他看大夫人和三姨娘的目光。

    “是,妾身一定谨记。”二姨娘咬牙说道。

    今日的场面,苏暮宸主要做给二姨娘看的。虽然解了李如依对她的禁足之罚,但是他的一番话却比李如依的惩罚还要严重。

    在后宅里生活,一是看身家,二就是夫君的宠爱,这是最关键也是最要命的。

    苏锦溪躲在红线背后,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现在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二姨娘恐怕做梦也没想到,她也会有今日的下场。

    二姨娘生性骄傲,又从来没有吃过亏,这会面对苏暮宸即便是认错,却也是满脸不服和不悦,看的苏暮宸甚是心烦。

    冷冷的两句话打发了二姨娘,然后让她回自己院里去。

    ……

    晚上,苏暮宸歇在三姨娘的院里。好在苏月夕好了很多,已经不需要人整夜照顾了。

    李如依看着苏锦溪在房里睡着之后,这才离开。如今她们的日子好过了许多,再也不需要像以前一样活的战战噤噤了,就连今夏也为她高兴。

    “夫人,咱们大小姐从今以后就是晋王妃了呢,我就说大小姐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不会亏待她的。”

    “哼,就你个小丫头会说。好了,这话你就在我面前说说可以,以后就闷在心里,不要再提。”李如依笑着提醒道,虽然为锦溪高兴,可是她们也不能太张扬了。

    今夏点点头,跟随夫人多年,自然知道她是什么性子了。若不是为了大小姐,她也不会这么强出头,与人为敌。

    “夫人,我扶您去休息吧。小姐睡了,有红线看着呢。”

    听了今夏的话,李如依这才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苏锦溪,帮她掖好了被角这才离开。

    李如依吩咐红线把灯留了一盏,其余的都灭了。

    等她彻底走远了,床上的睡着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黑眸在夜色中闪着濯濯的精光。

    “小姐,夫人已经回房休息了。”红线对于苏锦溪这时候醒来一点都不诧异,站在她身边等候吩咐。

    “你在房间守着别让人进来,我出去一会,很快回来。”苏锦溪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在柜子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夜行衣穿上。

    红线脸上有些不情愿:“小姐有什么吩咐奴婢红线去做就可以了,您怎么可以亲自去?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她的职责是保护苏锦溪的,可不是让她去涉险的。

    “不用,我去的地方你去不了,也不知道我要找什么。”说话间,苏锦溪已经将自己的脸用黑色的锦布捂住,只露出一双眼睛。

    “小姐……”

    “诶,红线,我今晚不再的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这事要是泄漏出去了,我可是会让凤长漓唯你是问。”红线还没有说出的口的话被苏锦溪挡回去了,

    她已经做下决定,红线也没办法更改,只能照做。

    苏锦溪不再耽搁,立刻飞奔而出。

    夜色里,一道黑色的影子犹如鬼魅一般,迅速的闪过。一跳一跃,就出了苏大将军的府邸。

    ……

    京城之中,慕容尚书府邸。苏锦溪小心翼翼的趴在房顶上,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这里是二姨娘慕容莲的娘家,因为在朝中地位庞大,家中的看管也要比苏府严密的多。慕容家是真正的大家族,宅院大,分房也多,今天她来就是踩点。

    苏锦溪知道要想彻底扳倒慕容莲,她手上就要有慕容府上的把柄。否则根深叶茂,无论二姨娘犯下多大的错,只要慕容家不倒,苏暮宸就永远不会致她与死地。

    苏暮宸再朝政上效忠皇上,对于太子和其他王爷两不相靠,但是这位尚书就不同了,名面上不想帮,实际上早已靠拢太子。

    当今的西凉,太子是凤清绝,是皇后嫡出。德行出众,深的重臣的心。

    而有资格与他争上一争的就是当朝的凌王凤长歌,他是凤长漓一母同胞的哥哥。风华绝代,是个人物,皇上十分喜爱他。

    为了不让皇上与重臣对哥哥起疑心,凤长漓从继位晋王起,就很少沾染政事,一向以一个懒散王爷自居。但是暗地里做了什么事,就不为人所知了。

    尚书府是他们共同的敌人,就免不了苏锦溪走着一趟了。

    只是这尚书府也知自己树敌颇多,所以守卫一般一倒,基本在十分钟之内就能巡逻过来。

    这个时候,她对尚书府不熟,根本不敢贸然闯入。

    她正想着呢,身边突然多了一个黑影,那人落下脚,苏锦溪就知道了。

    事不宜迟,一脚踏起,朝着屋檐外一跃而下,然后在大街上迅速的逃跑。

    谁知道,那人轻功极好,在房檐上与并肩齐驱,根本没有任何的退让。

    苏锦溪跑了好远,都没能将他甩下,便知这人甩不下了。

    她不跑了,站在大街上,手却悄然的按上了后腰。

    下面的人突然站住了,上面的黑影自然也不跑了,从房檐上一跃而下,缓缓的落在苏锦溪前面十米的位置。

    那人刚转身,只见一柄带着寒光的匕首从眼前划过,他大惊,连忙躲闪。

    可是那柄匕首,却如影随形。像是一条冰凉的毒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锦溪,苏锦溪,你干什么?”凤长漓脚尖着地,后退了几米远,突然扬声叫道。

    听到这个声音,苏锦溪愣了一下,收住手上的匕首,惊核的看着眼前的人。

    “你怎么来了?”凤长漓与她一样穿着黑衣,不过长发遮住了他的半张脸,根本看不清他的样子。

    “我还想问你呢,你来这尚书府干什么?”凤长漓怒气冲冲的走近苏锦溪,冷声质问,而且他也有些生气,竟然不看清人就动手。

    刚才要是真的伤了自己怎么办?

    “我来有事,你来干什么?红线通知你的?”苏锦溪收起了匕首,一脸不耐烦。

    红线真多嘴,看来回去她要警告她一番了。

    “还用红线说吗?你以为苏府上只有红线一个人?”凤长漓猛的低头,狭长的眸光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

    四目相对,苏锦溪在他的眼睛看到了担忧。没等她说话,凤长漓突然说道:“你知不知道尚书府是什么地方?竟然敢乱闯?那是一个我都轻而易举不敢进去的地方知道吗?”

    凤长漓紧张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他匆忙赶来就是想看她深夜出来是干什么,没想到真的让他猜中了。

    “我知道凶险,所以我没打算进去,我今天只是来踩点的。”苏锦溪接受他的担心,所以实话实说。

    “不过,你夜探尚书府是为什么?”凤长漓皱紧了眉头问道,尚书府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她一个苏家大小姐,人家跟她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她来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想让二姨娘从我眼前消失,所以就想弄点有利于我的把柄,在说,尚书府不也是你的敌人?顺手牵羊找点证据,应该不难。”苏锦溪推开了近在眼前的凤长漓,风轻云淡的说道。

    可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在凤长漓的心里投下了一块大石头,喜悦的跟上她的脚步,追问道:“锦溪,所以你是为了我才来夜探尚书府的?你已经这么喜欢我了吗?喜欢到要为我赴汤蹈火?”

    “你想多了!”苏锦溪毫不犹豫再次推开企图靠近的凤长漓,一本正经的解释。

    他的脑回路是怎么想的,分不清主次吗?

    明明都说了是为了对付二姨娘,然后顺手牵羊帮他的。

    但是凤长漓不管这些,反正他是听到了苏锦溪一心为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