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狗腿子就是腿软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2本章字数:2076字

    庭院里,苏月玲目睹了这一切。看着曾经不受重视的苏月夕和苏锦溪与爹相谈甚欢,她心中妒火蹭蹭的上去。

    这个该死的苏锦溪,她凭什么?

    不过是一个傻子,不过是一个青楼妓女生的女儿,她们毫无背景和身份可言,怎么敢这样的嚣张?

    苏月玲想了想,还是整理一番自己的容颜,然后面带笑意朝着凉亭走去。怎么说她也是父亲最宠爱的女儿,看着她们这般其乐融融,怎么能没有她的身影呢。

    “大姐,你真坏,怎么能骂我呢?”苏月夕半真半假的笑骂声音,随着她的走近而听的越发的清楚。

    但是苏月夕的笑骂声,换来的是苏锦溪傻乐的笑声。苏月玲心里越来越生气,可是脸上却要保持镇定,保持微笑。

    “大老远就听见了大姐和三妹妹的笑声,真是开心,把我都吸引来了。”苏月玲笑着走近,然后恭敬的朝着苏暮宸行了一礼:“没想到爹也在,月铃给爹请安了。”

    “快起来吧。”苏暮宸很开心,所以对苏月玲的态度也松软了些:“快来坐吧,难得你们三姐妹与我一起,甚是开心呢。”

    “大姐和三妹妹这是在下棋吗?”坐下之后,苏月玲似笑非笑的目光看向苏月夕。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这个温婉的三妹妹,竟然学会了哄傻子的那一套。真不知道对着一个傻子摇尾乞怜,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呢。

    苏月夕自然看出了她眼神里的不怀好意,微微一笑,浅淡道:“是呢,大姐聪慧,教了几盘就回了。”

    “看来三妹妹棋艺真是高超,连大姐都教的会。”这句话听着像是在夸她的,可是其中暗讽的味道,明眼人都能听的明白。

    苏暮宸坐在一边,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这姑娘说话,怎么听怎么别扭,说话的口气就跟二姨娘一般,一样的刁钻跋扈。

    “二姐,是大姐原本就聪慧,犹记得幼时,我们姊妹三个一起读书,那拗口又难读三字经可是大姐最先学会的。更别提诗词书经了。”苏月夕说道,话语间散着淡淡的唏嘘和哀愁。

    这话勾起了苏暮宸的回忆,当年的苏锦溪可谓是天子骄女。貌美绝色不说,还聪慧伶俐,小小年纪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可就这么一个的姑娘,却突遭大变,变得痴傻再无往日的风采。

    从此绝代风华被掩藏,痴傻无知不如一个十岁儿。

    他难掩悲痛,突然站了起来,皱眉道:“为父还有些事,你们姊妹再玩会吧。”

    说完,转身就走,连给人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苏月玲和苏月夕连忙起身,恭敬的行礼一礼:“恭送父亲。”

    苏锦溪坐在座位上把玩着棋子,没有站起来,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静静的坐着听苏月玲在耍嘴皮子。

    这姑娘是典型的不作死就不会死。

    眼看着苏暮宸走远,她缓缓的转身,神色傲慢的看向苏月夕,讥笑道:“苏月夕你这狗腿子可真够软的,谁得势紧跟在谁的身后,还真是有奶便是娘。”

    那张嘴一张一合,说出的话犹如利刃,直插人胸口,让苏月夕立刻白了一张俏脸。

    不过苏月夕也不是那般好惹的,区区两句话还不至于让她变成哑巴:“我从未依附过你,你哪来的嘴说我?再说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现在说你也正合适。”

    “你……”苏月夕一语让苏月玲变成了哑巴,三姨娘母女两个最聪明的地方就是不攀权附贵,以前就是二姨娘得宠,她们母女也从未示好。

    苏月夕底气很足,她比苏月玲高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中讥讽意味甚浓。

    这目光看的苏月玲怒从心来,一个不忍,就刚刚的扬起了手掌。

    谁知道一巴掌还没有落到苏月夕的脸上,自己的手便被捉住,紧接着只听见“啪嗒”一声,自己的脸上便火辣辣的疼。

    “苏锦溪你敢打我?”一声暴喝下,苏月玲朝着苏锦溪扑去。

    谁知道她身子古怪的一躲,苏月玲扑了一个空不说,还被扳倒在地上,摔了一个狗吃屎。

    苏锦溪连忙绕道苏月夕的身边,笑的一脸贼嘻嘻的:“夕夕快走,等会她要来追我们了。”

    说完后,拉着苏月夕就跑。

    苏月夕明白,她这是把这当成游戏了。知道她想必有自己的打算,所以就没打算过问,跟着她跑便是了。

    “苏锦溪,你个疯子,你给我站住。”她们抬脚刚跑,苏月玲暴喝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苏锦溪回头看了一眼,真是气急败坏的模样

    追不上苏锦溪,苏月玲脚步一顿,眼珠子一转,立即伸手把自己的头发弄得一团糟,然后转身与苏锦溪背道而驰。

    ……

    “好了大姐,不要跑了,二姐没追来,你不要跑了。”苏月夕受不住了,连忙叫住苏锦溪。自己停下步子,掐着腰喘粗气。

    苏锦溪回头张望了一下,苏月玲果然没来,而且也没有她怒骂的声音。想来不是追不上,应该是去别处了。以她的性子,挨了打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

    不过转眼看向苏月夕的时候,她还是一脸傻呵呵的笑。

    虽然知道她在装傻,但苏月夕还是被她的举措感动,缓缓的走近她,道“大姐,以后不可在这么打人了。二姐小心眼,又是龇牙必报的性子,备不住以后她怎么折腾咱们呢。”

    一番话说完,苏锦溪不解的看着她,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算了,是我说的繁琐了,知道你该听不懂了。”苏月夕叹了一口气,转眼看向身边的丫鬟。

    “你叫什么名字?今夏呢?怎么没跟着大小姐呢?”

    “回三小姐的话,奴婢红线,是刚分来给大小姐的。今夏姑娘陪着大夫人着,这些天帐房忙,就没空过来照看大小姐。”红线恭敬的说道。

    闻言,苏月夕点了点头,随后又道:“既然你跟着大小姐,万事就要长点心。下次在发生今日的事你该拦着大小姐,知道吗?”

    “是,奴婢知道了。”红线道。

    “夕夕,我们走吧,去房里吃菊花糕去。”苏锦溪嘟着嘴,一副饿极了的样子,苏月夕拿她没办法,只好跟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