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亲个嘴而已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2本章字数:3026字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的奇怪,苏锦溪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块点心。咬了半口勉强吞下,然后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娘亲。

    “小姐刚起,夫人这是?”红线装作疑惑的看向李如依和今夏,不解的问道。

    闻言,今夏一脸喜色的说道:“快给小姐简单的收拾一下行装,晋王爷来了要接小姐去别院玩两天呢。”

    “诶,好嘞。”红线自然高兴,连忙和今夏去收拾行礼。

    主子受人待见,下人自是高兴的,可是李如依却不是那么想,高兴之余更多的却是担忧。她走到苏锦溪的身旁坐下,对上她傻愣愣的目光,握住了她的手,一脸郑重的嘱托道:“锦溪,此次跟晋王爷出去玩,可不能使小性子,不能调皮知道吗?”

    迎着她的目光,苏锦溪点了点头。那样子好像根本没听懂李如依在说什么一样,可原本李如依也没指望她会听懂。

    她的女儿从来没有离开过她,纵然她在不愿意,可是晋王一声令下,她只能遵从。在说锦溪已经下旨册封的准王妃,只待她日成婚,便是要接受朝拜的皇家媳妇。

    “娘,锦溪会乖乖的,不会捣乱的。”苏锦溪勉强撑起了一抹笑意,笑呵呵的说道。其实她拿着糕点的手都已经在抖,身子也有些发颤。

    红线知道她可能是支撑不下去,便没有多磨叽,随意的收拾了几件,就开始催促今夏。

    说是外头的晋王还在等着,千万别让人等着急了。

    若是旁人今夏还敢拖延一阵,可是那人是王爷,她也是七魂没了六魄,慌里慌张的收拾。

    知道自己的女儿乖巧了许多,李如依也没在多说什么,反正说了她也不定记得住,反而让她烦恼。

    知道她没力气,红线主动走到身边,伸出手让苏锦溪扶着。这一路走出去,李如依心里有心事,所以也没有发现苏锦溪的异样。

    走到客厅,苏锦溪一进门就感觉到一双炙热的眼睛紧盯着自己。

    抬眼一看,便看到凤长漓关切的眼神。算了算时间,他似乎只回家换了身衣服就过来了。

    知道她身子守不住,凤长漓谎称时间急促,便没在多加逗留。主动走到苏锦溪面前,从李如依的手里牵过她,说了两句客套话,便把她带走了。

    苏锦溪步子虚浮的走出府,上马车的时候根本没有力气抬脚,还是凤长漓将她抱上去的。

    勉强和家人告别,苏锦溪就再也撑不住了,一下就歪倒在凤长漓的身上。

    “锦溪……”凤长漓大惊,连忙扶住她的身子。一探她的额头,果然是发热了。心中焦虑,立即吩咐驾马车的下人快些。

    “是不是很难受?忍一会,锦溪,马上就到府上了。”知道她身子瘫软坐不住,凤长漓将她抱在怀里,亲昵的靠着她的脸颊,用自己温度给她降温。

    苏锦溪这会迷迷糊糊的,虽然听清了他在说什么却也无法作答。

    回程的路仿佛变得特别漫长,苏锦溪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马车总算是停下了。

    紧接着,凤长漓立刻将她抱下了马车,朝着府中直奔而去:“莫峰,快给本王滚出来。”

    一脚踹开房门,凤长漓将苏锦溪放在床上,被子刚给她盖上,莫峰就出现了。

    “快给她看看。”凤长漓连头都没回,直接说道,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苏锦溪,根本没法离开。

    莫峰神情严肃,事情重大自然不敢耽搁,立即为苏锦溪探脉看病。

    过了一会,放下了苏锦溪的手。莫峰打开随身携带的药包,摊在一旁的桌子上,棉布上插满了一排又细又长的银针。做完了这些,莫峰走到门口,吩咐人拿端进来一盆水,和一杯温水。

    做完了这些,莫峰这才拿起银针:“王爷,让开,我要为苏大小姐施针。”

    莫峰话音刚落下,凤长漓一步起开,没有丝毫犹豫。莫峰转身坐在床边,伸手扒开了苏锦溪领口的衣服,那根纤细的银针朝着她的脖子慢慢的扎进去。

    这场面看的凤长漓心惊,却又不想别开眼,因为他实在是一眼都不想错过她。

    一针扎下去后,莫峰又寻了一根,在她的人中穴位轻轻的扎了一下。

    苏锦溪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愣了一下,然后突然趴在床边,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黑血。

    黑血落进盆子里,迅速的将水盆里的水都染的腥红。

    莫峰端了温水让她漱口,趁着她愣神之际,一掌狠狠的拍在她的背部,顿时苏锦溪又吐出了一口黑血,这次的黑血已不如刚才那般的黑。

    看到她吐出这口血,莫峰这才松了一口气。扶着她躺在了床上,莫峰收了针,让下人收拾好了东西,这才看向站在一旁的凤长漓:“王爷放心,余毒已经清了下去,我等会知会下人去煎药,喝上两天便好。”

    听到莫峰的话,凤长漓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完全放下心,不由得追问道:“你确定宿千吟没有下其他的毒吗?”

    “没有了,挽红砂里的确是有其他的毒,不过已被我清理干净。虽然他用毒很高,但是不至于我都查不出他下了别的毒。”莫峰如是说道。

    说到宿千吟,他们俩本是师兄弟,师承毒医魔影。

    宿千吟擅用以毒攻毒,毒医用的得心应手。而莫峰则是擅长解毒,医术高超,他们两人的存在就是互相克制。

    当初魔影怕两个徒弟用医术害人,便分出了亦正亦邪两个徒弟。宿千吟天资聪颖,年少便已经出师,被人称作鬼才之子。而莫峰则在魔影的身下多学了三年,以勤补拙。

    他们两师兄弟仿佛跟他们所学医术一般,互相克制,根本不能在一起。

    “好,你去开药方吧。”莫峰一句保证,便让凤长漓不再多问。打发了丫鬟进来收拾后,就把所有人都给赶了出去,他亲自守着苏锦溪。

    这些日子,她又清减了不少。这两日的折腾,让她的小脸看起来格外的苍白,眼窝都深陷了进去。

    这次完全是因为他,苏锦溪才遭受如此大罪。

    就如她所说,是他欠她的。

    ……

    等她彻底苏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眼睛刚睁开,就觉得身边有人,一转首就看到凤长漓和衣躺在她的身边。

    双眼紧闭,眼睑下方是浓重的青窝。一向注重容貌的他,下巴上都有胡茬冒出来了。

    这一觉醒来不同于上次,这一次只觉得神清气爽,头脑清明。

    她刚想转身戏弄睡着的凤长漓,谁知道他就毫无征兆的睁开了眼睛,在看到她之后,愣了一下之后,眼睛就涌上狂喜。

    “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头还疼不疼?肚子饿不饿?”

    一连几个问题,让苏锦溪都懵了,看他紧张的样子,竟然有点像一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

    “你问这么多,我怎么回答?”她的那双大眼睛直溜溜的看着他,表示疑惑。

    凤长漓一跃而起,也将她扶起来,看着她又问道:“头还疼不?”

    “不疼。”苏锦溪摇了摇头。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凤长漓在问,眼神上下打量她。

    苏锦溪摇头:“也没有。”

    “饿不饿?我让下人即刻给你准备吃的。”凤长漓这算是问到点子上了,苏锦溪点了点头。

    饿,她很饿,感觉饿的前胸都贴在后背了。

    凤长漓立马跑到门口,大声吩咐门外的婢女准备吃食。

    她要起床,凤长漓便给她拿衣服,一边拿一边叹道:“你都昏迷两天两夜了,差点吓死我了,要不是莫峰再三保证你会醒,我都要把他剁了。”

    他把衣服拿来了,苏锦溪手一伸,根本没打算自己穿。凤长漓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弯起了嘴角给她穿衣服。

    好家伙,真会使唤人,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给别人穿衣服呢。

    “宿千吟是不是给我下了别的毒了?不然光凭媚药,怎么会让我昏迷这么久?”他在认真给她扣着盘扣,苏锦溪盯着他认真的侧脸问道。

    “是,不过莫峰都解了。”凤长漓点了点头,终于把扣子扣完了,他抬起眼看着她。

    那双狭长的眼睛里,眸光很是深邃。凤长漓一脸严肃,他是第一次这么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怎么了?”他突然变了脸,苏锦溪自然就问了。

    凤长漓伸手抚摸她的脸,那双眼睛里仍旧只有她,薄唇亲启道:“锦溪,这辈子都是我欠你的。”

    “我知道。”苏锦溪笑了,她已经跟他说过,这辈子都是他欠她的。

    她回答的这么轻快,倒是让凤长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原本他准备了好多山盟海誓的话,也准备了很多毒誓准备在她面前发,可是现在好像是一句话都用不上了。

    看着她明艳的脸,凤长漓心中一动,捧住她的脸,俯身吻住了她的嫣红的唇。

    苏锦溪没有拒绝,静静的坐着,感受他的激情。

    换句话说,两人最亲密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亲个嘴这等小事根本不用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