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说,是不是第一次?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2本章字数:2023字

    过了好一会,凤长漓脸不红心不跳的从她唇边离开。一张邪魅的脸带着笑意,就像成了精的千年老妖一样。

    此时在看她,脸上的愧疚歉意消失不见,那双狭长的桃花眼含着一网深情,让人移不开眼睛。

    “吃饭了,不然等会你又该饿晕了。”那张薄唇一张一合,声音淡淡的带着诱惑。

    看着他,苏锦溪不厚道的笑了:“是我要耽误这么久的?”

    磨磨蹭蹭的不知道是谁,虽然她没有说出口,但是凤长漓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当下刚想着怎么挽回弥补的时候,面前的苏锦溪突然伸出了胳膊,看着他鼓着嘴,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不想动,你抱我起床。”

    既然是把他当奴才一样的使唤了,那在使唤一次与两次都是一样的,索性就任性到底吧。

    习惯了第一次,第二次凤长漓二话不说就把她打横抱起。自己的亲亲娘子,还是要自己来疼才行。

    正好有侍女端着水盆进来,看到眼前这一幕惊愕的下巴都快掉了。

    晋王爷虽然不是个暴脾气,可是在下人面前一向都是严肃而又深沉的存在,突然见他弯起眉眼朝着苏小姐笑,眼里温柔的都可以掐出水了,自然是惊愕的。

    传闻苏小姐痴傻无比,远非常人。可是在下人看来却并非如此,能把堂堂的晋王爷收入囊中怎会是个傻的?

    侍女在房间根本不能久呆,就算是送了饭食过来也只是搁下就走,所有的事情根本容不得她们插手,皆被锦衣玉食的晋王爷给包揽了。

    不过苏锦溪也并非矫情,虽然今日是好了很多,但是手脚冰凉。虽然不至于头晕目眩,但还是有些四肢发软。

    因为不知道苏锦溪喜欢吃什么,所以早膳的花样弄得很多。水晶饺子,馒头,油条,还有南瓜粥和各类馅饼,看着就食欲大增。

    苏锦溪不怎么挑食,凤长漓给什么就吃什么。

    坐在他的腿上,靠在他的怀里,就像是米虫一样被人饲养。以前觉得这种场面垦地会离自己很远,没想到一朝来到异世,就享誉到了这种清福。

    还真是福祸相依,乐极生悲,悲极生乐。

    好不容易吃完了,凤长漓又把她安置在床上,然后自己风卷残云的将她吃剩下的早膳囫囵的吞了一些。

    只要温饱,不计口味,若是细心些还可发现,他吃的都是苏锦溪吃的欢的早点。至于她没吃的,也是丢弃在一旁碰也没碰。

    啧啧,身娇肉贵的晋王爷吃起剩饭来也是毫不嫌弃,觉悟甚是高啊。

    ……

    因为身体虚弱,苏锦溪被凤长漓勒令在床上修养,根本不能踏离床榻一步,由他亲自监管。

    她很好奇,他堂堂一个大男人守着自己不难受吗?

    后者答曰……乐意之至。

    凤长漓寻了一把牛角梳,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给她慢悠悠的梳着头发,这两天躺在床上头发根本没有整理。而苏锦溪则是百无聊赖的玩自己的手指头,玩着玩着就郁闷了,突然瞪了一眼凤长漓,眉眼里全都是探索的怀疑。

    对上她的眼睛,凤长漓梳头发的手一顿,不禁疑惑的问道:“怎么了你?”

    她一向古灵精怪,除了生病安分一点,其余的时间都像是带刺的刺猬,骄傲的很。

    这眼神,不知道是不是又想出了什么损招。

    苏锦溪甚是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出其不意一双白藕的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根本不稍用力凤长漓被她抵在了床上。

    女上男下的姿势不说,还被她居高临下的藐视了。知道她无趣了,凤长漓便由着她折腾,

    “说,宿千吟是不是把你扑到了?你们俩用过这姿势没有?”纤纤玉手抵着他的脖子,看似用力,其实一点威胁都没有。苏锦溪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就像一个女王藐视自己的群臣一般。

    凤长漓被她的问话呛住了,口水险些把自己淹死,一时之间愣愣的看着她,想不起来作合反应。

    而他的这惊愕在苏锦溪的眼睛就成了变相的承认,他难道真的和宿千吟有染?所以宿千吟恨自己抢了他的小媳妇或者小相公?

    苏锦溪看着他的眼神立刻就变了,带着一抹质疑。难道凤长漓真的是个变态,男女通吃?

    “现在才考虑这个问题是不是有点晚了?”回过神的凤长漓显然已经将刚才的惊愕统统都收了回去,那双长眸里满满的都是戏略。

    好像是有一点晚了,苏锦溪有些后知后觉。凤长漓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奸笑道:“你都被我吃干抹净了,已经彻彻底底是我凤长漓的女人了,还有空计较这个?”

    说到这个,凤长漓眸色变深。这是个意外,可也是早晚都会发生的事实,他该尽快给她名分的。

    光是册封圣旨还不够,是该盘算一下怎么把她娶回家了。这样的话,他就能整日守着她,也就不用担心谁会暗害她了。

    既然他挑起了这个话头,苏锦溪也没打算放过他,眼珠一转,横眉冷对气场比刚才更加冷冽了两分:“你说,技术那么纯熟,是不是早就演练过无数回了?府上有几房小妾,几个通房?”

    对上这个话题,凤长漓更是无奈,长臂一挥把她揽入胸膛上,让她跟他一起躺着。

    “来,听听这心跳声。知道吗?这都是因为对你你一见钟情,所以它才鲜活的跳动的,不然还是一具行尸走肉。”

    虽然这情话说的甜死人,是赤/裸/裸的哄人手段,但苏锦溪的内心中还是有一分震动,就像嘴角不经意弯起的弧度一般。

    “凤长漓,你这堂堂的晋王爷说着等话哄人是不是有些跌份啊?”苏锦溪打趣道,他的身份尊贵,一向都是只有别人倒贴的份,现在对她低三下四,口气哀求,难道不会心理不平衡,觉得委屈吗?

    见不得她不相信自己的话,凤长漓一起身将人压在身下,盯着她的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废话,那也分谁。你是我的亲亲娘子,我不哄你哄谁?”